《蛇妖》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蛇妖- 第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蛇妖  君夫人 



(一) 

  七月,夏末。 

  上午明明是艳阳高照的好日子,午后的山里却突然下起雨来。 

  万宁扛着一大篮的薪柴躲进庙里。这些看似不值钱的木头可是他的宝贝,虽说大部分都是拿来烧的,可是其中可有那么几根是雕刻的好材料,如果卖给古玩店或是让王大毛收购去刻成印章的话,可以多卖一两百文呢!平常他都会带着一块厚布,以防这样好的木材被雨淋湿,可是今天出门的时候看天气比昨天还炎热,便没有带出来,没想到偏偏让他遇上了这一场莫名其妙的雨。 

  解下柴篮,从里面挑出质地最差的几根,堆在庙堂的正中央,再从怀里拿出火石来点着,熟练地将火升了起来。这雨不晓得会下到什么时候?他淋湿了倒是没什么关系,不过篮里那些上好的木头如果淋湿就不能卖了,到时候他得喝西北风啦! 

  从后堂翻出烛架,将半湿的衣服脱下披了上去,围在火堆边烤着。这才有空看看这个临时的避难所。 

  这座山他不常来,这间小庙的传说他倒是听过好多种版本。 

  现在是七月,这间小庙当然也有很符合时节的故事,不过他万宁老老实实过生活,对父母孝顺、对朋友有义气、有些闲钱也会捐给寺庙做善事,就算真的遇到什么,那个什么也不需要为难他才对。 

  比起那个什么,他反而比较担心野兽之类的出现,毕竟他再怎么强壮,也不可能拿着斧头劈了一只熊或老虎什么的。不过如果是传说中成人大腿粗的蛇妖,那就另当别论了。。。。 


  『那只蛇妖通体发出白光,青森森的眼睛像盯着猎物一样地盯着你,你跑不了几步就会被追上,接着一圈一圈地紧紧缠着你的身体,勒得你没力气,甚至还来不及等你断气,就会张开血盆大口,露出尖牙往你的脖子咬下去!』 

  听了受害者的描述,总觉得有些夸张。虽然受害者声称自己是多么机智多么神勇才逃过一劫的,不过他压根不相信。在山林间讨生活,长条状的见得多了,最大也不过是手腕粗,而且那么粗的通常没有毒,牠们也不会想吃像人那么大的动物。要是真的靠过来了,他手上那把利斧也还应付得了。 

  至于大腿一般粗的蛇,他压根儿不相信会有。再说了,照那受害者所说,真的被那么大的蛇缠住身体的话,再怎么机智也是没法儿的,只能乖乖地被吞掉,哪还有那个命回来口沫横飞地当说书人吶! 

  不过。。。。话虽这么说,他还是小心点好。在这种地方,毒蛇猛兽总是少不了的。 

  于是万宁起身,确定小庙的每个窗户都锁上了,前门后门侧门小门也搬来贡桌和长椅挡住,再将火生得大些,斧头也拿上手,这才比较放心。 

  听着外面那雨声,短时间内是不会停了,说不准今晚就得在这庙里过夜。不过幸好这间庙小归小,地方还算干净,收在柜子里的几块布都能直接盖着睡,地上没什么落叶脏污,墙角只有一两张蜘蛛丝,连桌椅都没多少灰尘,不像普通的山中破庙。 

  “大概是常常有人来暂住或是躲雨的关系吧。。。。”他单纯地想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外面的雨势不但没有减弱,反而越来越大。雨水打在纸窗的声音让万宁昏昏欲睡,加上怀里正好揣着一块干净柔软的桌巾,于是他取来后堂墙边的一捆稻草打散,铺在离火堆远一点的地方,还穿着单衣就躺了上去,握着斧头盖上桌巾睡去了。 

  一扇窗户不堪雨水的拍打,在反复的推弄后把湿透的栓子折断了,透着湿气的风从窗口不断地吹进来,正巧吹向那火堆,无声无息地将火给灭了。 

  雨声变得更大,盖过了庞然巨物滑过梁柱、滑过地板的声息。 

  万宁在睡梦中觉得有些冷,缩了缩身体将桌巾揣得更紧。过了一会儿他觉得好像没什么用,因为冰冷的感觉从小腿、大腿迅速地往上袭来。他吓了一跳醒过来,睁开眼看到的,就是一对发出森冷青光的蛇目。 

  一条蛇。一条跟他大腿一样粗的白蛇缠绕住他的两腿,前半身压在他胸前,高高举起了头颈,吐着鲜红的蛇信,像是看猎物一样地看着他。 

  万宁惊骇起身想要拿斧头对付牠,却在起身的瞬间被大蛇袭上,迅速地缠住了他的四肢和上半身,缠得死紧。这种情况下就算手里拿着斧头也莫可奈何,更何况他的斧头不知何时竟落在离自己好几尺远的地方。 

  他用力地挣扎、扭动着身体,却只感觉到被白蛇缠得更紧,紧得有些不舒服。 

  他有些绝望地看着白蛇靠近他的脖子,张开了血盆大口,露出两根又白又尖的利牙,对着他的脖子一口咬下! 

  「呜啊啊啊啊」 

  万宁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回荡在渺无人烟的山间小庙中。 

  须臾,雨声未停,那骇人的悲鸣却慢慢地停了下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咦?」 

  万宁停止吼叫,呆愣住。他不太了解现在是什么情况? 

  大蛇还咬在他的脖子上,而且发出美味的咀嚼声,但是他的脖子却没有传来想象中的痛楚,甚至该说是一点痛感也没有,只有大蛇口腔摩擦的湿润感和脖子右侧两处应该是尖牙抵靠着的冰冷感。 

  大蛇微微地扭动着身体,嘴里发出吧哒吧哒的声音啃着万宁的脖子,让他有种被张大娘那未满一岁的女儿含着手指啃咬着玩的错觉。 

  这只大蛇没有牙齿!不,应该说除了那两根吓人的尖牙以外,口腔内竟然没有任何一根碎牙!那,那牠到底是在咀嚼什么?为什么能啃得这么起劲? 

  万宁觉得自己的太阳穴有些发疼。 

  脖子上湿润的摩擦慢慢停了下来,缠着自己的强韧躯体也慢慢变得柔软,然后,然后他听到了呼咻、呼咻规律悠长的吐纳声息。。。。这只大蛇竟然咬着他脖子睡着了! 

  万宁望着屋顶的瓦片,哭笑不得。 

  那,现在该怎么办? 

  万宁慢慢地从大神缠绕的身下伸出自己的双手,然后先是摸摸自己的脖子,确认它的确还没断,也确认依然卡在大蛇的口腔和尖牙中间,处境艰难。 

  毕竟是猛兽,万宁不敢任意扳开大蛇的嘴,更何况自己的性命也还在人家嘴里。他确认自己的屁股没压到大蛇后,缓慢地坐起身。脖子上的蛇头扣咚一声倒在肩上,只靠着两根长长的牙齿勾挂在他脖子上。 

  “这也睡得太熟了吧。。。。”万宁心中冒出戳戳大蛇脸颊的想法。 

  外面的风雨渐小,但感觉却比之前寒冷,也许跟这条冰冷的蛇卷在身上也有一点关系。万宁从怀里拿出火石,再次将火堆升起,让室内变得温暖,然后抓来刚刚挣扎时被踢出稻草堆外的桌巾,盖在自己和大蛇身上,接着小心地维持着刚刚的姿势躺下,暗忖着以大蛇那样的尺寸,自己应该是不会压伤牠才是。 

  万宁老实善良,他心想既然这条大蛇没有伤他,他也不需要伤了这条大蛇,但手上还是握住了一根在火堆里烧着的粗柴,心想如果大蛇醒了想伤他,他再用火吓走他就好。不过经过刚刚那些事,其实他已经打心底认为大蛇不会伤他了。 

  摸着大蛇渐趋温暖的柔软身体,万宁不知不觉也睡着了。等他再度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不见大蛇的身影。 

  过了一夜,雨势早歇,外头微微透出天光。火堆已熄,他手中那根粗柴躺在火堆中央,烧得只剩末端没有焦黑,如果当时还握在他手上,自己怕是已经被烫醒了。 

  身上没有爬虫类该有的滑腻液体,摸摸脖子,也没有湿润的唾沫留下,说是蒸干了嘛,却是一丝异味也没有。 

  「奇怪,难不成是作梦了?」 

  万宁疑惑地起身穿衣,却突然听见地上传来当啷轻响。 

  数枚晶莹剔透、有如冰晶的椭圆形片状物体散落在地,在晨照下透出温润如玉的美丽光芒。 



(二) 

  「小哥,你手上那东西可以卖我吗?」 

  卖完木柴的下午,万宁坐在路边玩弄着前几天在庙里捡到的奇怪物品时,一位带着家仆的少女这么问他。 

  「咦?这东西?」 

  「是啊,我远远的就看到它的光泽,应该是稀有的宝石吧!而且它的形状又这么圆润,很难得一见呢!你卖我好不好?我用十两跟你买。」 

  「十、十两!」万宁惊讶地站了起来,这个数目他即使砍一年柴都赚不来呀!「三、三片就值十两吗?」 

  「什么?你有三片啊?那当然是给你三十两喽!」少女向家仆使个眼色,家仆马上从怀里掏出白晃晃的银子来,交到万宁手上。 

  「等等、等等!太多了!」万宁把手收回来不敢拿。「而且这位姑娘,这个、这个玩意儿可是蛇的鳞片呀。。。。」 

  「蛇鳞?怎么可能!莫说这东西一看就是少见的宝石了,你说是蛇鳞,哪来这么大的蛇呀?小哥你不会是嫌我出的价太低吧?」少女向来是喜欢什么就要得到手,于是她又向家仆使了使眼色。 

  「不不不不用了,十两就够了!」看到家仆又要面不改色地掏出更多银子来,万宁吓得连忙将手中的三片蛇鳞交到少女手上,然后拿过十两银子。 

  「是三十两。」少女纠正。 

  「真的不用,十两就很多了。」拿着三十两走在路上他会怕被抢被偷,回家还要怕父母以为他偷来抢来的,太可怕了。 

  少女有些惊讶,原以为是不是有什么诈,可是仔细看了这三片透明却有着美丽诱人光芒的薄片宝石,越看越是喜欢。再看看万宁一副穷酸样,只给十两实在是说不过去,要是让人家知道了,说不定还笑他周大小姐占人家便宜呢! 

  「不成不成,少说得三十两!」这三片奇异的宝石,她从小到大都没看过,如果让人估价,说不定有上百两的价值,用三十两买来实在是太便宜了。 

  「不用不用,真的不用。。。。」用力摇头,频频退后。 

  万宁的金钱观和周大小姐实在差太多,他们在大街上推来嚷去,到最后才达成了一个协议:周大小姐先给他十两,剩下的二十两等万宁需要的时候再上周府找家仆拿。 

  万宁怀里揣着十两银子,又高兴又惊惶地奔回家,将其中九两交给了父母,当然他没有说是卖一条大腿粗的没牙大白蛇蛇鳞得来的,只说在山里找到了好木头,被识货的人以高价买走。因为不习惯对父母说谎,所以万宁支支吾吾、含糊地交代完就带着一两又冲出家门。 

  他先去钱庄换成了铜钱,大大的一袋,差不多是他一两个月不吃不喝所赚的钱。 

  接着他买了一些一直很想吃却嫌贵或是买不起的食物。 

  然后他想到了那条大白蛇。 

  “这些钱应该算是牠的,我不能独占。” 

  万宁想到大白蛇没有牙齿,也许没办法吃大的猎物,于是他想到替牠买些吃食。 

  买了两只烧鸡,怀里的铜钱已经少了大半,他心中一跳一跳的,从小到大没花过这么多钱。 

  “真该谢谢大白蛇才是。” 

  提着两只鸡走上山,天色已经有点暗。他循着自己的印象找到前几日那间小庙,虽然经过一夜风雨,小庙里还是干净如昔,连他已经归位的器具都摆放得更加整齐,有些不可思议。 

  万宁没有多想,依然很单纯地认为大概有人来整理过。 

  他用路上捡来的柴升起了火,然后把烤鸡围在旁边加热,希望香味可以传到大白蛇舌头里。 

  等着等着,天就黑了,他因为肚子有些饿,所以撕了一小块鸡屁股肉来吃,尽量维持鸡只的完整。 

  又等着等着,大白蛇还是没有出现。万宁起身走到庙门口,往外面探了探,希望能看到一丝白色的身影。探了一刻钟左右,在一片黑漆漆的森林中也没探出个什么来,隐约看到一些红光,大概是觊觎他的鸡只却又碍于火堆不敢靠近的野兽们吧! 

  「阿白会不会也怕火呢?」万宁在嘴里念着,但是想到昨晚他抱着睡着的大白蛇再次升火时,大白蛇感觉到热度却没有惊醒,应该是不怕的。 

  「不晓得我喊牠的话牠听不听得到。。。。」万宁想了想,虽然蛇好像是没有耳朵的,不过还是决定试一试。他深吸一口气,对着森林大喊:『阿白~前几天那条大白蛇~我带两只鸡来给你吃~有听到的话就快来喔~」 

  黑夜里只传来『喔~喔~喔~』的回音。 

  原本安静的森林突然骚动了起来,动物快速掠过草丛的声音清楚地传进他耳里。 

  「是阿白吗?」万宁兴奋地大喊。「阿白!」 

  庙口前的草丛中,沙沙声越来越大、越来越近,万宁迫不及待地想冲出庙门口迎接他的新朋友。 

  就在他跨出右脚的剎那,从正前方草丛里窜出来的,不是大腿粗的白蛇,而是一只半人高的斑斓大老虎! 

  「哇」万宁惊叫一声,跨出的右脚当下就缩了回来巴在门上。 

  为什么这座山里的猛兽都长得特别大只啊?不过。。。。这只看起来绝对不像会吧哒吧哒啃他的脖子。。。。 

  万宁想着先把门关起来,虽然相较于半人高的老虎,那两扇门薄弱得可怜。 

  人在紧张的时候总是容易出错,有时候绊到门坎这种事也有可能致命的,尤其当你跌出门外的时候,跟你的距离又更近了一步的大老虎正准备扑过来。 

  “死定了!”万宁抱着头害怕地颤抖。 

  突然,从庙里发出一声巨响,像是什么庞然巨物落到地上的声音。 

  万宁趴在地上回头一看。 

  「阿白!」 

  从屋梁直接落到地上的大白蛇看起来凶狠无比,吐着鲜红的蛇信对大老虎发出嘶嘶的吓阻声。 

  说也奇怪,大老虎的身形跟大白蛇比起来应该是不相上下的,但是大老虎一看到大白蛇,就像儿子看到老子一样,缩起了耳朵和尾巴,看着万宁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大白!」万宁从地上跳起来,扑向大白蛇。他知道,大白蛇救了牠。「阿白,你来了,真好。不对,应该说你一直都在屋里嘛!怎么都不出来呢?」 

  大白蛇起先有些退却,但是被万宁又搂又抱,像看到多年好友一样对待,也就不再抗拒,亲昵地缠住万宁。 

  「阿白,我跟你说喔!你之前掉在地上的鳞片被一个有钱的大小姐买走了,她给我好多钱,所以我买了两只鸡来给你吃,谢谢你给我鳞片。」 

  万宁抱着大白蛇来到火堆旁,小心地坐了下来。 

  说也奇怪,大白蛇看起来巨大无比,抱起来却好像抱一只小牛一样轻,完全不符合一般视觉上的估测。 

  「我知道你没有牙齿,所以我帮你撕小块一点,你用吞的就好了。」万宁这么说着,同时付诸行动,撕下一只鸡腿送到大白蛇嘴边。「来,快吃!」 

  大白蛇看着万宁热情的笑容,看着眼前香喷喷的鸡腿,再看了看万宁。 

  然后,牠终于张开了血盆大口。。。。 

  『吧哒』一声,咬住了万宁的脖子。 



(三) 

  连续几次的见面,万宁都拾获几片漂亮的蛇鳞,可是因为现在不缺钱,自己也想留一些阿白的鳞片在身边,所以他便没有再卖别人,收在一个朴实的木盒里。 

  这段时间以来,他花了约莫两百枚铜钱,买了新的磨刀石、更坚固的背笼、更耐穿止滑的鞋子以及专用手套,摇身一变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