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妖》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蛇妖- 第1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我相信他可以的,再说这次是雪劫,任你毛皮再厚也会受不了的,而且,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是吗?」 

  阿虎虽然非常不同意,但是白爹爹说的话总是让他无法反驳。 

  「可恶,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他紧紧握拳,看得出来心中有多么不甘心。 

  「阿虎,没关系的,你走吧!你不希望往后看不见我,我也不希望往后看不见你 

呀!」阿白走向阿虎,慈爱地抱着他,摸摸他的头。 

  「白爹爹,那,你要保重,我很快就会回来的。」阿虎低下头,不舍地在阿白颈间蹭了蹭,再舔了舔阿白颈后的头发。 

  「不用那么急着回来,那事快了也不成,慢慢来,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阿白又拍了拍他的背,虽然他也很舍不得这个陪伴他九百多年的好孩子,但是他更希望阿虎能平安幸福。「好了,你走吧!」 

  「嗯。」阿虎重重地点了头,然后看向不明就里的万宁。「你一定要好好保护我的白爹爹,要是他怎么样了,我回来就咬死你!」撂下狠话后,他化成小老虎的样子跑开了。 

  「那个,阿虎要去哪里啊?」因为无法融入他们俩当中,万宁有些哀怨地上前抱住阿白。 

  「阿虎能幻化成人型已经一年多了,他的第一个天劫也快到了,我叫他去找能帮助他渡过天劫的对象。唉,我本来还想着要帮他的,没想到我也。。。。」阿白看着阿虎离去的方向,心里仍是舍不得。「我只得让他找到对象后带来这里,如果到时候我还在,就可以一起帮忙。」 

  「胡说什么,你当然会在!刚刚阿虎不是说什么,我会帮你渡过天劫吗?虽然,我还不知道要怎么做。」万宁抓了抓头,其实对自己不太有信心。他只是个樵夫,不是神通广大的妖精或神仙,家里又穷苦,自己真的帮得上阿白的忙吗?「阿白,我怕我帮不上你的忙,你要不要多找几个人。。。。」 

  「这件事我只能找你一个,人多了更不安全。进屋去,我说给你听。」 

  回到屋里,阿白将自己第一个天劫的事情告诉万宁。 

  「所以,只要我护着你不放手,天劫就拿你没办法,对不对?」 

  「简单来说,是这样没错。」 

  「听起来很简单啊!」原来要帮到阿白不需要什么金钱或宝物,也不需要坚固的房子,只要他用自己的身体去保护他就够了。「只是这样的话,我、我很有把握,我会像阿虎一样,就算被雷劈也不放手的!」 

  「谢谢你。」阿白欣慰地一笑。 

  「你、你不用跟我说谢谢啦!听起来好生疏喔,我们都已经可以做夫妻了,你怎么还跟我说谢谢呢?」万宁拉起他冰凉的手放到嘴边,帮他搓揉呵气。「都要入冬了,你还是这么冷怎么行?」 

  阿白的手怎么搓都不见暖和,万宁索性掀开被子,将他包起来再搂进怀里。 

  「万宁,你知道蛇会冬眠吧?」 

  「嗯嗯,你也会冬眠吗?」 

  「我每年大概会冬眠一个月,那段时间会卷在阿虎身上,靠他的体温存活。」 

  「那今年你得卷着我睡一个月了?」万宁开心地问,脑中浮现的却是没穿衣服的人型阿白缠蜷着他的模样,让他觉得原本还有些冷的身体这会儿全热了。 

  阿白一边说着『行了,变热了』一边剥开棉被。 

  「万宁,你要仔细听我说。」这次换成阿白牵着他的双手。 

  「嗯,我听仔细了。」他紧张地正襟危坐。 

  「今年冬天就是我的雪劫,我感受到的温度会比你们低许多,所以会冬眠整整三个月。这段期间,请你要想办法维持我的体温,不需要很暖和,只要你摸起来不冰就可以了。」 

  「好。」那我就从早到晚抱着你。 

  「还有,你要记着,这是天劫,一般的取暖方法是没办法帮到我的,你一定要把我放在身上,否则我就会被冻死。」 

  「我知道了!」这一点和他不谋而合,万宁更加受到激励。「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觉得有一点点冷。」 

  「还有,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万一他们惧怕我,一定有办法趁你不注意的时候下手伤害我。」 

  「好,我绝对不说。」 

  「最后一件事,三个月的时间很漫长,为了保持我的体温,你会很辛苦。万一哪一天你支撑不下去了,请找一个你信任的人托付,不要轻易将我丢下。」 

  「不会的!」万宁用力摇头。「我不会把你交给别人,就算我病了、受伤了,也会坚持下去的!我跟你保证,你睡醒之后第一个看到的一定是我!」 

  「谢谢你。」阿白凑上前去,在万宁嘴上印了一个吻。 

  「阿、阿白,」这一吻给了他无比的勇气。「睡醒之后,请你嫁、嫁给我吧!」 

  「嫁给你。。。。」因为这一千多年来没有人对他求偶过,更别说是求亲了,阿白一时有些恍神。 

  「也不一定要嫁,如果你想娶我也可以。。。。虽然我觉得你穿新娘的喜服一定比我好看。。。。」 

  脑中浮现万宁穿着新娘礼服盖着红头巾的模样,阿白忍不住嘴角上扬,压抑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阿白平时都是温和文静地微微笑着,哪时见过他捂着嘴角,笑玻Я搜鄣难樱客蚰荒钦琶览龅男α成钌钗。岵坏靡瓶邸K蚍终湎У嘏跗鸢椎牧常崛岬孛拍前啄巯钢露涞牧臣铡!

  「阿白,我不太会说话,可是我一定会让你觉得,那天在小庙里遇到的人是我不是别人真是太好了。」 

  「我一直都这么觉得。」尤其在那之前他已经在小庙里遇到过不少人,每个都被他吓得三魂去了七魄。 

  听他这么说,万宁既开心又感动地将阿白抱在怀里,然后学着阿白的动作,亲了亲阿白软软的嘴唇。 

  「阿白,我真的好喜欢你,虽然我很不会表示,只能偶尔买些酒给你喝,可是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欢你的。」 

  「你还不知道怎么表示吗?」那天不是都告诉他,他喜欢万宁对他那么做了吗? 

  「咦,难道你告诉过我可我忘了?哎呀真糟糕。。。。阿白,你可不可以再说一遍?我这次会牢牢记得的。」印象中阿白似乎没有说过『喜欢一个人要怎么表示』,但他心想也有可能是阿白说得比较不明显,他太笨没有听出来的缘故。 

  阿白看着虚心求教的万宁,叹了一口气。 

  「等我睡醒再说吧。。。。」再说他过两天就要冬眠了,等渡过了天劫,再跟他好好说清楚吧! 

  隔天,阿白告诉万家夫妇他要回家乡,大概三个月后才会再回来。等到离开了他们的视线之后,才变回小蛇的模样,回到万宁房间。 

  万宁坐在散落着一堆衣服的床上,正跟针线奋斗着。 

  「你在做什么?」怕会被万家夫妇发现,阿白是用蛇型在说话的。 

  「我在缝内袋。」万宁把阿白捞起来放在床上,然后继续做着把一块正方的布三边缝在他的单衣胸前内侧的细活儿,并且不时就把自己的手指头扎出一两个小洞。「这个就是你睡觉的地方,我缝在胸前,很安全也很温暖,布我也是挑软的,你可以安心地冬眠。」 


  万宁看起来虽像个粗人,但是对家人和喜欢的人却极为细腻,愿意花许多心思让对方高兴,阿白觉得这样的万宁比其它所谓『有魅力』的雄性动物好上许多倍。原本刚认识的时候只是想耍着他玩,后来发现他不怕自己,便觉得交个朋友也不错,接着却又因为他每每不懂情趣、总是无意地拒绝了自己而感到不悦,没想到后来竟演变成如此既亲密又信任彼此的状况。 

  那天狐妖族长问他为什么想跟万宁交尾?是不是爱上他了?那时他还不懂什么是爱,只当自己是顺从想交尾的欲望罢了。但是真的做了之后,他才发现那是一件无法随便跟别的人类或动物做的事情,他只想跟万宁做,不但很舒服,而且心里好像被塞了满满的棉花糖一样既柔软又甜蜜。他没有万宁那么迟钝,如果这还不是大家口中的『爱』,那什么才能叫『爱』呢? 


  他爱万宁,他相信万宁也爱他,所以他愿意把自己的生命交到他手上。 

  「全缝好了!阿白,来试试大小!」万宁开心地低声叫喊,穿上其中一件单衣,然后把阿白捞起来放进他缝好的内袋里,阿白也就顺着内袋的大小调整了自己身体的大小,调到恰好能在里面盘两圈。「太好了,刚刚好。」 

  「不管你缝多大,我都可以弄得刚刚好。」 

  「说得也对,阿白你好厉害。」 

  万宁总是这么轻易地就能说出打从心底敬佩的话语,让阿白头一次觉得身为一千多岁的蛇妖真是件不错的事儿。 

  明天就要进入冬眠期了,晚上,万宁刻意把门窗都落了栓,要求阿白用人型陪他睡一晚。 

  「因为,接下来有三个多月看不到你这个样子,我、我想今晚再多看两眼。」万宁期期艾艾地说,不知道会不会碍了阿白的事儿。 

  「只想看两眼?」阿白用湿润的眼睛揪着他。 

  「那。。。。」万宁不自觉地吞了口口水。「可以看三眼吗?」 

  「。。。。。。。。」这家伙实在是搞不清楚重点吶。「除了看,就不想做些别的?」 

  「想做的这两天都做完了。」万宁低头,不好意思地笑说。 

  「比如说?」 

  「我亲了你好几下,也抱着你好几次。」 

  「这样你就满足了?」阿白实在不了解,万宁那天明明就很厉害、让他很舒服地泄了出来,可是为什么后来就没有再做过那样的事了?而且无论自己怎么挑逗他诱惑他,他的反应都好像是他们从未做过那件事一样。 

  虽然也有可能是自己的诱惑技巧没有进步的原因。 

  但是,就算万宁还不知道『那种事』和『喜欢』之间的关联,难道连基本的欲望都不会有吗?抑或是自己对他真的没有吸引力? 

  「万宁,你都不会想做那天那种舒服的事吗?」 

  「那天?舒服?啊。。。。」领悟到阿白说的是什么,万宁一下子变得有些手足无措。 

  「原来,你不喜欢亲我的身体啊。。。。」狐妖族长说,对付男人,用这招最有效。 

  「当然不是、当然不是!」万宁吓得连忙又摇手又摇头。「我很喜欢!不管亲你哪里,我都很喜欢!」 

  听万宁这么一说,他就放心了。于是他拉开腰间的带子,让薄薄的单衣松开来,露出里面白皙透明的肌肤。 

  万宁倒抽一口气,然后害羞地把头转向旁边。 

  「我知道你很能自制,可是我一想到要三个月后才能看到你,接受你的疼爱,我就觉得好难过。。。。」狐妖们帮他想的各种经典名句说起来还真是恶心,不过倒是很有效果,因为他话还没说完,万宁就压了上来。 

  「你别难过别难过,那,我像上次一样,帮你亲一亲,好不好?」 

  「好。」 

  阿白柔顺地躺在床上,任由万宁吻遍自己的身体。他的双手带领万宁停留在敏感羞人的地方,制造许多被他疼爱的回忆。 

  天亮的时候,万宁紧紧地抱住怀里冰凉的身躯,阿白也蜷起了身体努力往万宁怀里温暖的地方埋去,但最后仍是不敌骤降的温度,化成一条白色的小蛇,让万宁小心翼翼地收进他亲手缝制的内袋里。 

  没有时间难过,因为接下来,他要护着阿白躲过三个月的雪劫,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离不弃,即使山崩地裂也会带着他一起。到了明年春天,他要亲眼看着他苏醒, 
然后用最好看的表情、最温柔的语气,笑着跟他说: 

  『看吧,我没有冷着你喔!』 



(二十) 

  每天早上醒来,万宁总是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胸前,确认那个硬得磕人的藤盒还在不在?里面的小生物有没有安好? 

  冬天的早晨还是黑摸摸的一片,他只能在被窝里小心地打开紧贴着自己皮肤的方形藤盒,把手探进去,小心地捞出软布中冰凉的物体,然后迅速贴上自己胸前,再把藤盒放到床头。那藤盒是为了怕自己在睡眠中不小心压到那小东西而准备的。 

  在这样的冬日里把这么冰凉的东西往胸口贴,总是让他忍不住打一个颤。不过这一阵子下来,即使天气一天比一天寒冷,他仍是每日照做不误,丝毫没有迟疑。 

  等到怀里的东西被他焐得比较暖了,他才将牠放进单衣里内侧的暗袋,再穿上一层又一层的衣服下床去梳洗,然后准备吃早饭。 

  一开始还不是那么冷的时候,万宁只穿两件衣服,但是随着气温异常的下降,到今天为止他至少得穿三件衣服才能确保自己不会冷,足以温暖另一个生命。 

  万大爹万大娘第一次看见他穿三件衣服出房门的时候,惊讶地问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否则怎么穿这么多?因为他一向身强体壮,往年甚至会打赤膊上山砍柴,在家也是只穿一件衣服,叫他多穿两件,他也傻笑着说不冷。今年他一反常态,从入冬开始就穿了两件,现在还穿到三件衣服,这对万家夫妇来说可谓奇观。 

  万宁只说觉得今年比较冷,怕受寒不能工作就麻烦了。万家夫妻心想也是,今年莫名地比往年冷上许多,连他们自己都多加了两件衣服,儿子愿意多穿两件,当父母的也就没再说什么。 

  吃完早饭,他一如往常提着斧头和篮子上山,只不过为了怕背带压到左胸前的东西,他只能单用右手背,所以前几天,他又在衣服的右胸前也缝上了内袋,轮流使用。 

  带着怀里的小蛇砍柴,总是让他回想到他们初识时,阿白喝下他的赔罪酒,结果醉了一整天,他只好抱着他去砍柴。不同的是当时阿白是人型,只能放在一旁的草地让他睡,现在阿白必须紧贴着他的身体存活,虽然这对阿白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可是万宁却因此而有那么一点点开心。 

  『真是的,怎么可以这样幸灾乐祸呢。。。。』 

  一但感觉自己心中有『这样也不错』的想法,他就会稍微责备一下自己。 

  约莫是一棵树砍到一半的时间,万宁会停下休息,看看怀里的小蛇。每当劳动后的高温把牠熨得更加温暖,万宁便觉得安心。看到牠睡得安稳恬静,他就觉得满足。 

  太阳落下之后,山上的温度会骤降,这时即使柴砍得不够多,他也会赶紧下山。 

最近变得更冷,他下山的时间也提早了许多,他的工作因此常常被打断,加上树木在寒冷的天气里本来就难以砍伐,导致他的收入比往年都少了许多。 

  家里的收入变少了,万大娘便将之前卖鳞片用剩的钱拿出来当家用。 

  「没关系,还有七八两现银可以用呢!」万大娘安慰地说着。「就算你每天都没砍柴回来,也够我们吃喝好几年了。」 

  「我看,你这个冬天就别上山了,休息一阵子,等天好了再上山。」万大爹跟着附和,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帮他把柴篮拿下来。 

  万宁心里一阵难过。之前卖蛇鳞的钱本来是想可以留着给父母当老本,享清福用的,没想到过没几个月,就又得拿出来当家用。虽然以他们一碗面三五个钱的花费,七八千个钱很是够用,可总是希望能再多挣一些让爹娘花钱花得放心。 

  心里一横,他回房从床头的木盒里满满的鳞片中拿出一片,穿上大衣直冲卖古董珍玩的王大毛那儿,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