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妖》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蛇妖- 第1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看来大蛇大人告诉过你嘛!对了,怎么没看到大蛇大人呢?」 

  狐妖族长一问,万宁像是在溺水时发现浮木一般上前揪住了他的衣服。 

  「阿白、阿白一直没醒来!昨天已经过了,今天也。。。。」万宁说不清楚,便将小白蛇小心地抱出来给他们看。 

  「咦,大蛇大人怎么还在冬眠呢?」狐妖族长看了也觉得疑惑。 

  「会不会是受伤了?」万宁急急地问。 

  「大蛇大人精气饱满,脉息稳定,不像有受伤啊!」红狐观察了一会儿说。 

  「那会不会是我算错时间,他今晚或是明天才会醒来?」 

  「可是大蛇大人的妖气昨天就回复喽!」巧狐用天真无邪的表情说着。 

  「那么到底是为什么啊!」万宁急得忍不住放大了音量。 

  「不知道。」三只狐妖同时对他摇了摇头。 

  万宁这么一听,欲哭无泪地将阿白抱回怀里。「那怎么办呢。。。。」 

  「渡过天劫这种事不是那么常见,所以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天劫都过了,大蛇大人却没醒来?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他的妖气一如以往的强大,身体也没有任何的伤疾。万小哥你别心急,说不定大蛇大人过两天就醒了。」狐妖族长安慰道。 

  虽然不知道何时会醒,但是至少知道阿白健康、没有受伤,那总有一天会醒的,只是这次没人知道要等多久。 

  狐妖们离去前告诉他,寒冬已过,不需要再为大蛇大人保暖了,他已经可以用自身的体温维持热量,只要找个安全的地方安置就可以了。 

  于是万宁将阿白放回藤盒里,藤盒改成绑在衣服外的腰上,然后他灭了柴堆和火炉里的火,收拾好所有的杂物,然后带着所有的家当下山了。 

========================================= 
   回到家告诉父母阿白暂时没办法来的时候,两老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但最失望的当然还是万宁自己了。 

  他回房将藤盒放在床头收藏鳞片的木盒旁,然后升起了小火炉里的火。虽然寒冬已过,但其实也才过去几天而已,整个年节应该还是会笼罩在寒冷之中。不过因为已经不再下雪,大家可以出门买东西、串门子、活动活动,感觉上就温暖了许多。 

  万宁这几天都在帮忙整理家里,清理一些老人家清不到的地方,然后也上街买了些年货,回去让二老当作贺礼发送给邻居亲友。 

  不过他无论去哪里,都会把藤盒挂在腰上带出去,随时观看一下里面的小蛇。遇到旁人问了,便说捡到一条受伤小蛇,想养养看。他心想,与其遮遮掩掩,不如直接告诉别人真相,大家不那么好奇的话,对阿白的危险性也会降低。 

   睡觉的时候,他没有再用布条绑,不过还是把藤盒紧紧的抱在怀里。 

  这天晚上万宁正要睡觉的时候,一个男人从他房间的窗户跳了进来。 

  「喂,白爹爹呢?」 

  万宁本以为是强盗或小偷,反射性地将怀里的藤盒抱得更紧,一看是穿着斑斓虎皮衣的面熟凶恶男人,再听他喊『白爹爹』,这才认出他是阿虎。 

  「我问你白爹爹呢?」阿虎对万宁一向没什么好口气,加上他三个多月没见到阿白了,心里更加着急。 

  万宁原本很高兴阿虎平安回来,应该也是渡过天劫了,可是又想到阿白至今没有醒来,不由得有些心虚地将怀里的藤盒打开给阿虎看。 

  「白爹爹!」阿虎开心地上前抱住藤盒,但是叫了几声发现阿白竟然没有反应继续睡的时候,便觉得有些不对劲。「白爹爹怎么了?为什么还在睡?」 

  「阿白一直都没醒,之前狐妖族长有来看过,说阿白没有受伤生病,也真的渡过天劫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阿白没有醒。」 

  「你!你真的有好好保护他吗?」阿虎狠狠地瞪着万宁。 

  如果说别的他没尽力,万宁可能还会反省自己是不是真的没尽力,但是说到保护阿白这事儿,他是可以对天立誓、拍胸脯保证的有自信。 

  「我有好好保护他,没有冷着他!狐妖族长也说了,阿白没有受伤生病!」因为多日来的担心和难过无处抒发,万宁这会儿忍不住也大声了起来。 

  「白爹爹有一千多年道行,他生不生病受不受伤,那些狐妖们哪看得出来!」 

  「不然谁看得出来?谁帮得上忙?你告诉我我带阿白去啊!」 

  「我如果知道的话还需要这么着急吗?」 

  「你着急我就不着急吗?我比你多着急好些天了!」 

  「那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正当两人大眼瞪小眼、僵持不下的时候,一个小小的身影从阿虎身后撞了上来。 

  「阿虎阿虎,不要生气。」 

  因为阿虎的身型大到可以把他身后那个东西整个遮住,万宁得要歪出身体才看得到。那是一个身高不足五尺的少年,如果以人类的标准去判断年纪的话,约莫是十三四岁。之所以说『人类的标准』,是因为万宁在阿虎腰上那小小的手指指尖上看到细细的茶色须状物。 

  「这位是。。。。」万宁指着少年,看着阿虎问。 

  「关你什么事?」阿虎不悦地吼回去。 

  「阿虎阿虎,别这么凶。」少年摸摸阿虎的肚子安慰了一下,然后从阿虎身后探出头来。「我叫小荷,是阿虎帮我取的名字。」 

  「喔,小荷。那你。。。。是什么妖啊?」万宁觉得自己能这么家常便饭地问出这种问题,心中真是五味杂陈。 

  「我是。。。。」 

  「不用跟他说!」阿虎摀住小荷的嘴巴,将他抱了起来。居高临下的角度刚好可以让小荷看见阿虎手里抱着的藤盒里面的阿白。 

  「咦?」小荷发出一声疑问,但因为太薄弱,其它两人似乎没听到。 

  「既然你没有办法好好照顾白爹爹的话,我要把他带走了。」 

  「不行!」万宁冲上去抓住阿虎的手。「我跟阿白。。。。我们讲好,等他醒来要嫁给我的!」 

  「嫁给你?嫁给一个人类?哼,你也太不自量力了!我的白爹爹可是有一千多年修行的大蛇,像你这种渺小的人类有什么好的?」 

  「不是我这种人类,他只会嫁给我!」阿白这么喜欢自己,阿虎却这样嫌弃他,感觉好像间接也骂到了阿白,这让万宁更加生气。「再说嫁不嫁,也不是你说了就算的!等阿白醒来你自己问他。」 

  「那个。。。。」小荷看了看阿虎,看了看万宁,再看了看藤盒里正在对着他微笑的翠眼金瞳小白蛇,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白爹爹真的。。。。很漂亮呢。。。。啊,可是还是要告诉阿虎才可以,这是大事啊! 

  「阿虎阿虎阿虎阿虎。。。。」小荷抓着他的襟口不断吵闹着。 

  「我当然会问白爹爹,还会说服他不要嫁给你!」阿虎有听到小荷的叫唤,但他只是敷衍地拍了拍小荷的背。 

  「阿白不会听你的,他已经、已经是我未过门的妻子了!」万宁说得脸红脖子粗,但不知道是因为生气还是害羞,或者两者皆有。 

  「可是白爹爹他。。。。」试图插嘴的小荷再度被阿虎摀上嘴巴。 

  「未过门,你也知道未过门啊!再说我白爹爹是公的,他不能当你的妻子!小荷乖,等一下再听你说话。」 

  「谁说公的不能当妻子?小荷不也是公的吗?」 

  「小荷他哎哟!」阿虎将手一抽,瞪大眼睛看着小荷。「你干嘛咬我?」 

  「白爹爹已经醒了啦!」小荷气呼呼地说。 

  阿虎和万宁还来不及看向藤盒,盒子里的小白蛇就瞬间胀大了数百倍,身体变得有车轮那么粗,几乎就要将万宁的房间塞满了。 

  「哇~~」万宁和阿虎分别被挤压在阿白蜷曲的身体里,只有轻巧的小荷一下子就爬到阿白的颈背上。 

  「阿、阿白你怎么突然变这么大啊?」万宁在阿白不断滑动的身体里面被挤来挤去、晃得晕头转向。 

  「笨蛋!白爹爹是在、是在伸懒腰啦!」阿虎也好不到哪里去,只要稍微挣脱就又马上被白爹爹另一段身体压上来到处挤,几次之后就放弃了。 

  阿白的伸懒腰运动持续了将近一刻钟,直到万宁和阿虎都头昏眼花时才终于停了下来。然后在两人。。。。一人一虎的眼花撩乱下,阿白化成了人型,怀里还抱着玩得很开心的小荷。  

  「阿白、阿白!」虽然头还昏着眼睛还花着,但万宁确定这不是作梦。 

  他好几次梦见阿白已经醒来了,结果自己醒来的时候阿白却还睡着。他总是告诉自己阿白明天就会醒来,即使过了好几个明天,他也坚持相信就是明天。 

  只是一天接着一天过了,他已经忘记今天是初七、初八还是初十,唯一知道的是还没过元宵。 

  「真是太好了。。。。」万宁揉了揉湿润发热的眼眶,看着阿白放下小荷,面带微笑向他缓步靠近。 

  一旁的阿虎还想阻止,被小荷用尽全身力气拖住。。。。当然是拖不住的,但是因为总不能让小荷摔倒,阿虎只好无奈地抱起小荷,在旁边咬牙切齿地看着。 

  阿白走到万宁身前,本想扶起还在晕眩的万宁,万宁却一个暴起,快速地将阿白用力搂进怀中。 

  「哎哎、会痛。」阿白惊呼一声,万宁从来没有这么粗鲁过。 

  「啊,对、对不起!」万宁连忙松了一点力,但还是将他紧紧抱在怀里。 

  阿白笑了笑,也将双手缠住他的脖子,伏在他结实宽厚的肩膀上,没有再说什么。 

  「太好了、太好了。。。。」万宁的脑中虽然有千言万语,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该先说哪一件,总觉得每一件都很重要。 

  阿白磨蹭着他的脖子,试图安抚他激动的心情。 

  好一会儿之后,万宁做了几次深呼吸,终于觉得自己可以顺畅地说话了。他看着巧笑倩兮的阿白,阿白也轻轻地抬起了头,等待着他要说的话。 

  小荷在一旁紧张地抓着阿虎的衣服,心想难道万大哥要向白爹爹求亲了吗? 

  阿虎则是又急又气,想上前阻挠,却又隐约知道爹爹也是情愿的,心下更难为。 

  万宁摸着阿白娇嫩的脸,阿白也闭上双眼,享受着久违的抚触。 

  「我想,元宵节。。。。」 

  「嗯?」 

  万宁露出松了一口气的笑容。 

  「元宵节。。。。我就不用担心元宵比你的嘴还大塞不进去怎么办了。。。。」 

  「。。。。。。。。」 

  「。。。。。。。。」 

  「。。。。。。。。」 

  「哎哟!阿白你干嘛咬我?」 

  阿虎和小荷一个抚额冒青筋一个转过身掩嘴窃笑。 

  想和我白爹爹成亲?你还差得远呢! 

  (完) 








番外…劝君莫进雄黄酒 

  这是发生在万宁和阿白认识隔年的事情。 

  这一天是端午节,万宁帮客栈的老板送柴火过去。在等伙计算钱给他的时候,顺便听了说书人讲白蛇娘娘的故事,听得他心有戚戚焉,却也暗自庆幸。 

  “幸好我已经知道阿白是蛇,而且也看过好几遍了,不会像许仙那样被吓死,这样阿白就不用为了我去盗什么仙草了。” 

  故事讲完,伙计刚好也把这个月的柴火钱算好了。万宁拿钱的时候,说书人正在分送雄黄酒,这是客栈老板的节庆贺礼。 

  「来来来,见者有份啊!这是张老板送给各位乡亲的一点小礼。」 

  众乡民纷纷上前领了一小壶雄黄酒,今年省下这笔钱,可以多绑几颗粽子。 

  万宁正想离开,说书人热情地将他拉回来,硬是要塞雄黄酒给他。 

  「阿宁啊,这酒你拿回去给大娘。全家人喝一点,可以避邪的。」 

  「不不不不用了,我们家不用喝。」万宁吓得连忙拒绝。 

  「怎么不喝?万大娘每年都到我们客栈提酒的啊!你现在不拿,晚一点他老人家还是要来的。」说书人跟他们家也有些熟识,硬是将雄黄酒塞到万宁怀里,然后将人推出客栈。「好了好了,回去帮你娘包粽子吧!」 

  万宁想追上去还对方酒,但是却又突然想到,娘亲今天的确有交代他领了钱提一点雄黄酒回去的,而且就如说书人说的一样,他现在不拿回去,晚一点他娘还是会来提的。 

  “阿白看到了会不会生气还是难过呀?” 

  万宁担心地抱着雄黄酒走回家,路上还买了预备要讨好阿白的花果酒,万一阿白生气或是难过,他就拿这酒来陪罪。 

  「回来啦?」 

  门口,万大娘和阿白坐在小凳子上包粽子。 

  「欸欸,阿白啊,这边要压紧、包实了,不然待会儿蒸的时候不会熟喔!」 

  「知道了,大娘。」阿白用白嫩纤指紧压在包裹了糯米、瘦肉、咸蛋黄和栗子的粽叶上,然后拉过一条棉线,仔细地将粽子捆出美丽的形状来。 

  「阿白虽然眼睛看不见,不过手可巧得很呢!」万大娘看阿白在自己的指导下包出一颗颗形状漂亮的粽子,忍不住夸赞道,并有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触。 

  万宁提着两壶酒,呆呆站在门口看着阿白。 

  虽然每年都会看到自家娘亲坐在家门口绑粽子,但是同样的事情由阿白做起来,就像是罩上一层光芒似的。 

  阿白依旧穿着彷佛永远不会脏的白色飘逸丝衫,坐在小凳子上时,衣衫下襬把整张凳子都给盖住了,看起来就像是跪坐在地上一般,格外使人爱怜。那又嫩又白的手指紧紧拉着绵线时,在手指上勒出细细的红痕,随即又缓缓淡去,令人万般不舍。 

  “奇怪,怎么以前看娘绑粽子就没那么心疼过?” 

  万宁抓了抓头,有点疑惑。 

  「阿宁啊!你带了雄黄酒回来没?」 

  「带回来了带回来了!啊。。。。」万宁在思考中一下子就答了万大娘,答完才想起阿白可能会不高兴的事情来。 

  偷偷地瞄了阿白一眼,阿白仍然姿势优雅地认真包着粽子,没有任何反应。 

  万宁在心里暗吐了一口气,但还是有些心虚地把花果酒拿了出来。 

  「阿白,我买了一壶花果酒给你喔!吃完粽子来喝吧?」 

  「好啊!」听到有花果酒喝,阿白的脸上堆满了甜甜的笑容。 

  于是万宁急忙把雄黄酒拿到厨房放,然后把花果酒拿进房里先摆着。 

  晚上吃了万大娘和阿白包的粽子,万大爹和万宁连连称赞,夸说比往年的好吃,万大娘也高兴地说是因为有阿白帮忙的关系,所以粽子的味道都变好了。 

  「其实我偷偷加了百年蜂蜜在糯米里面。」趁着万大爹和万大娘没注意的时候,阿白凑到万宁耳边说着。「可以滋补养颜健身的,算是给大爹和大娘的端午贺礼。」 

  「喔。。。。真是。。。。谢谢你了。。。。」万宁断断续续地说着,一方面是为了阿白待自己爹娘如此用心而感动,另一方面则是由于阿白的气息吹在耳边而感到有些不自在。 

  「欸,说什么悄悄话,也说给大娘听听。」万大娘看见阿白对自己儿子咬耳朵,故意取笑着说。 

  「在说大娘的手艺好得不得了,我刚刚差点将自己的舌头也咬下吞了进去。」 

  「哎哟,阿白真会说话,来来来,多吃几颗!这几颗是专门为你包的蔬果粽,里头可加了很多新鲜的蔬菜和果干,好吃得很!」 

  「谢谢大娘。」 

  一家人(?)和乐融融地吃完了晚餐,万大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