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妖》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蛇妖- 第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涑闪烁ㄒ档目巢袢恕!

  有了新的装备,他工作得更加卖力,也更加得心应手,赚的钱比以往多了几十文钱。因为父母那边已经有九两银子交代,所以他现在赚的钱可以自己攒下来。如果算一算还可以零花,他就会买些吃食到山中小庙去找大白蛇一起吃,不过每次的结果都演变成他吃食物,大白蛇啃他的脖子。 

  虽然万宁安安分份地过着自己(和阿白一起)的生活,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平凡的人一旦有了不平凡之处,总是容易惹来他人的嫉妒。 

  这一天下午,万宁刚砍了一些柴从山上下来的时候,一群官兵便一脸凶狠地趋近,不由分说地将他架起来。 

  「欸?欸?各位官爷,有什么事吗?」万宁惊惶地问道。 

  「还敢问什么事?大胆刁民,你偷了县太爷的玲珑玉晶,还笨到在大街上正大光明地转卖他人,从中获利,人证物证俱在,看你怎么狡辩!来啊,带回衙门去!」 

  「什么玲珑什么玉?大人我是冤枉的啊!」 

  于是怦怦怦怦地,一群官兵将他拖进衙门压在地上,一群百姓也跟着过来围观,窃窃私语。 

  「阿宁是个老实头儿,不可能偷别人东西的啦!」 

  「是啊是啊,那天万大娘说阿宁多赚了点,还买了好些吃食送给街头的乞儿们呢!」 

  「哎哟,还不又是那么回事儿吗!县老爷一定又贪了什么东西,这次想找阿宁来顶罪了。」 

  「真是没良心啊。。。。」 

  「就是说。。。。」 

  一会儿,县太爷从堂后走了出来,颇有一番样子的大喊:『升堂』。 

  「肃~静~」一排衙役们低声齐喊。 

  乡民们掩住了嘴巴,万宁吓得直发抖。 

  「堂下何人?」 

  「草草草、草民万宁。」 

  「大人,」一旁的师爷提醒。「就是他偷了您的玲珑玉晶,拿到市场转卖给周家大小姐的。」 

  「原来是你,大胆!」县大爷用力拍下惊堂木。 

  「没没、没有,我没有。。。。」 

  「还敢狡辩!来呀!传人证及物证上堂!」 

  一名衙役端上一个有着红色绒布内衬的木盒,里面放着三片晶莹剔透美如玉石的椭圆形片状物体,后面跟着的是穿着淡绿色衣服的周家大小姐。 

  「大人。」周大小姐缓缓地跪在万宁旁边。 

  「周梅,妳可认识旁边这名男子?」 

  周大小姐看了看万宁。 

  「大人,当天就是他把那三块宝石卖给我的。」 

  『啪』地一声,惊堂木再拍。 

  「万宁,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大人、大人!我卖给这位周大小姐的是三片蛇鳞,不是什么宝石啊大人!」万宁指着衙役端着的物品。「就是那个,那个是我在山里捡到的蛇鳞,不是什么宝石啊!」 

  「是的大人,他卖给我的时候也坚称那是蛇的鳞片,而且我以前也没看过那样的宝石。」周大小姐看万宁是个老实人,也帮着说话。 

  「大胆!那你们是说本官说谎喽?」县太爷吹胡子瞪眼地怒视着他们。「那个什么玲珑的宝石。。。。」 

  「大人,是玲珑玉晶。」师爷在一旁提示道。 

  「混帐!我知道。那个什么什么玉晶,可是我家的家传宝物,从来没有拿出来给别人看过,妳又怎么会看过这样的稀世珍品呢?不过没想到就在前几天,这个宝物突然不翼而飞了,然后今天,师爷就说看到周梅挂在腰上,这不是很清楚了?就是万宁偷了我的宝石,再转卖给妳不是吗?」 

  周梅是富家小姐,对着些贪官也早有耳闻,现在一听,摆明了是要吞下万宁的宝石。她的宝石被买走,白白花了三十两也没什么,反正还有二十两还没给出。但这万宁搞不清楚头绪,只会一味地说自己没有偷,这样反而是给自己找麻烦。如果他假意地认罪,将宝石给县太爷,县太爷看他识时务,也不会真的判刑的,可惜万宁老实到不懂这些人情事故。 

  「大人冤枉,那真的是蛇鳞,我家里还有几片,可以拿给您看的!」 

  万宁这么一说,县太爷在心中小小一惊,以为心里想的事情没法儿成了。 

  师爷见状,连忙接话。 

  「大胆万宁!竟将县太爷的传家之宝全部偷走!县太爷看你老实,原以为你只偷了三片,没想到你自己说溜嘴了!」 

  县太爷投以一个『做得好』的赞赏眼神。 

  师爷嘿嘿笑着,期盼事成之后可以分一杯羹。 

  「我没有偷,真的没有偷啊!」万宁哭喊着。「那些蛇鳞是我在山里的一间小庙里捡到的,县太爷,我可以带您去看,是真的!」 

  乡民们听万宁这么说,更是唏嘘不已。先别说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大的蛇,就算真有那么大的蛇,也不是说遇就可以遇到的,带他们去山里又能证明什么呢? 

  县太爷与师爷小声的商讨着,想的也跟乡民们一样。 

  「好!万宁,就让你带我们去,如果你没有办法证明这些宝石是在山里的小庙捡到的,本官就要严加判刑!」 

  「多谢县太爷、多谢县太爷!」万宁连连叩头。 

  大家又浩浩荡荡地离开县衙,路上遇到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赶来的万宁父母和邻居亲友,万宁安慰着他们说没事,一起带上了山。 

========================================================================== 

  「怎么了,万宁?怎么突然不走了?」 

  数十个人看着越走越慢、最后终于停下脚步的万宁。 

  「那个,县太爷,各位乡亲,前面的庙里有一只大白蛇住在那儿,鳞片就是牠身上的,不过阿白很温驯,不会伤人的,而且还救过我,请大家不要怕,也不要伤害牠。」 

  此话一出,众人又开始议论纷纷。 

  「阿宁说得好像真有那么回事儿呢。。。。」 

  「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蛇啊?」 

  「唉呀!会不会是杜阿庆说差点吞了他的那一只啊?」 

  「嗟!阿庆说的你也信啊。。。。」   

  县太爷也跟着和师爷交头接耳起来。 

  「师爷,会不会穿梆啊?」 

  「大人,真有那条蛇好了,我们也可以说那条蛇是您家里养的,把蛇抓回去,大人您,就不、用、当、官、了~」 

  「欸~聪明、聪明啊!嘿嘿嘿。。。。」 

  县太爷和师爷商讨完毕后,咳了两声。 

  「万宁啊!本官要先告诉你,本官的传家之宝,除了那个宝石以外,还有一条白色的蛇,是。。。。是本官的祖母所饲养的,所以很多岁了,长得也很大只。但是不巧,最近让他偷跑出去了,如果庙里那只蛇就是本官的传家之蛇的话呢,本官就当你将功赎罪,不处罚你了!」 

  县太爷一说完,四周纷纷传出『真是太下流了』『不要脸』『你祖妈养的蛇最好可以活那么久』之类的细语。 

  只有万宁被唬得一愣一楞的,喃喃地说:「是喔。。。。原来阿白是大人家养的蛇啊,难怪那么乖。。。。」可是如果阿白回县太爷家了,不晓得他能不能去看牠呢? 

  「所以万宁啊,快带本官去吧!我也不许乡亲们伤害我们家的传家之蛇的。」 

  「是,大人。」 

  于是万宁这才放了心,但是另一方面又觉得有些落寞。 

  再走了一会儿,大家来到万宁所说的小庙。庙门紧闭,外观看起来干净素雅,像是还有人居住似的。 

  「那,我开门了喔!大家不要害怕喔!阿白可能会盘在梁柱上睡觉。」 

  众人你抓着我我抓着你,紧张万分地等着要看传说中鳞片会变成宝石的巨大白蛇。 

  门一推开,众人都伸长了脖子往里看。 

  倏地,一只半人高的斑斓大老虎跳了出来,大大张开的嘴里清楚可见一根又一根白森森的利牙。 

  「吼」 

  「哇啊啊啊啊啊啊~~~」 

  现场顿时兵荒马乱、携家带幼地逃了开来。 

  「捕快、捕快!快来保护县太爷啊!」师爷嘶喊着,然后跑到人群的最外围去。 

  于是老虎面前很快地让出了一百多尺见方的空地。 

  被推到人群最前端的万宁在惊吓之中,赫然觉得这只老虎有几分的眼熟。 

  “呃,这么大的老虎应该不会有第二只吧?” 

  老虎也看了看万宁,眼神之中竟然有一丝的不屑。 

  此时,庙里突然传出了温柔悦耳的声音。 

  「各位有什么事吗?」 

… 



(四) 

  温和清淡的声音传到众人耳里,接着从庙内步出了一名面容清秀、肤质白皙、身形修长、有着白色长发穿着一袭白衣、约莫二十岁左右的美丽男子。男子长长的浏海往后梳,任意地扎住,露出光洁的前额,其下的一双眼睛轻轻闭着,两扇羽睫的颜色淡到几近透明,远远看去像是结了霜一般,既奇异又耀眼。 

  在场众人无论男女老幼,都震慑于男子仙人下凡般的脱俗气质与清丽容颜,不禁张大了嘴,惊叹之余也留下几滴口水。 

  男子走到老虎身边,让众人都深吸了一口气,有几个人甚至已经伸出手来想将似乎没看到老虎的男子拉离因为男子的眼睛不曾张开过。 

  「小心。。。。」 

  男子彷若无闻,突然就将手放在老虎的头上拍了拍。 

  「我是从远处的嘎啦哩札山来的,行经贵地,借住在这间小庙几天,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不妥?」男子说完,低头『看』着老虎。「这是我们家从小养到大的阿虎,另外我们家还养了一只很大的蛇,叫阿白,希望没有吓到各位。」 

  众人面面相觑。 

  是拿什么养的?也养太大了! 

  「咦?所以阿白不是县太爷家里养的啊?怎么大家养的蛇都比野外的还大?」 

  万宁这么一说,县太爷连忙从惊艳和迷恋中惊醒。 

  「怎么可能?你以为蛇随便养都能长那么大的吗?」 

  于是乎,四周又传来『你也知道喔』『总算说了句人话』『不然你祖妈是怎么养到那么大的』之类的耳语。 

  「住嘴!哪些人这么大胆敢污蔑本官?」 

  众人都一脸无辜,彷佛事不关己地哄小孩吹口哨挖鼻屎。 


  然后师爷又从远处窜了回来。 

  「大人,」咬耳朵。「这人是外地来的,没什么靠山。我们谎称老虎吃过人把牠抓起来处死,美人。。。。不,主人则是关进大牢,任大人您处置,大蛇之后再派人来抓就好了,这样不是一举三得吗?」师爷再献奸计。 

  县太爷听得口水直流,连连点头。 

  「咳咳,这位。。。。」 

  「我姓白。」 

  「喔,白公子,蛇的事情先不提,我怀疑你这只老虎曾经吃过人,所以必须把你们带回去。来人啊!」 

  「请问大人,是何时发生的?吃了什么人?在哪里吃的?」姓白的男子温柔地问。 

  「呃。。。。」县太爷看看师爷。 

  「是、是昨天吃的!受害者是我第三个小妾刚从外地领养回来的一个孩子!」 

  乡民交头接耳。 

  『领养啊。。。。』『八成是缺德事做太多娶三个都生不出个瓜子壳来。。。。』 


  白衣白发的丽人轻轻一笑,众人如沐春风。 

  「大人,说出来您不信,我们家阿虎和阿白是吃素的。」 

  吃素还能养这么大?!众人不免惊奇。 

  「大人您说阿虎昨天吃了人,是不是有什么明确的证据呢?比如说牠的嘴里还卡着肉屑什么的?」 

  「这。。。。说不定你为了帮牠掩盖,所以刷过牠的牙了!」县太爷硬要颠倒是非。 

  白公子轻步向前,虽然依旧闭着眼睛,却能直直地走到县太爷面前。 

  「大人,以您的智慧和经验应该知道,野兽如果吃了肉类,三天之内嘴里都会有腐肉的味道,我说的对吗?」 

  美人当前,若有似无的花果香一阵阵传来,县太爷顿时觉得口干舌燥。 

  「是、是啊!这是一般常。。。。不不,是少数人才会知道的事,不过本官经验丰富,智慧过、过什么的,当然也知道。」 

  美人牵起县太爷的手,一步一步往后退回原位。 

  「那,就请您来判定一下吧~」 

  「咦?」 

  美人轻轻一踢,踢在县太爷的膝盖后方凹陷。县太爷反射性地一跪,刚好跪在大老虎面前,还来不及反应,一只温柔的手扶住他后脑勺轻轻地往前一推,大老虎极有默契地配合着张开了嘴,然后这么一送一张,县太爷的头就恰恰卡在了大老虎嘴里。 

  「大人!」师爷惊呼一声。 

  乡民们一片寂静,但每个人都狰狞着表情拚命做出鼓掌的动作。 

  「师爷别紧张,我之前说过,阿虎不吃肉的。」白公子『无视』师爷手忙脚乱的紧张模样,一贯轻柔地问着县太爷。「大人别怕,您仔细闻,有没有闻到腐肉味呢?」 

  「救、救。。。。」两边的头皮上都感觉得到一颗一颗的尖牙结结实实地抵着,县太夜吓得尿都快洒出来了,但是美人当前,怎么可以失了面子?「救、救。。。。就只闻到一点点。。。。」 

  「一点点什么?大人请说清楚。」美丽而温柔的男子摸摸大老虎的头以示鼓励,但大老虎却露出『恨不得把县太爷吐得远远的』的厌恶表情。 

  「一点点、一点点。。。。」县太爷虽然害怕得不敢呼吸,但也多多少少吸到了一些大老虎嘴里的味道。。。。咦?好像。。。。真的没有腐肉的臭味。。。。这可怎么办? 

  「大人,我忘记告诉您,我们家阿虎很有灵性的,如果牠没吃人,可是您诬赖牠的话,牠一气之下会对您做出什么事,我就很难保证了。」 

  。。。。头都在牠嘴里了,会做什么事他用头发想也知道。 

  县太爷知道自己的奸计是无法得逞了,于是只好暂时放弃。 

  「白公子,你的老虎养得真好,真的一点腐肉味都没有,我想是我们弄错了。」 

  「那我就放心了。」白公子微笑着将县太爷拉出来,大老虎随即呸呸地吐着口水。 

  县太爷一逃离大老虎,师爷马上凑了上来,被县太爷踹了几脚泄忿。 

  「那大人是否还要找我家阿白呢?我吹一下口哨,牠就会回来了。」 

  「不不不不用了。」县太爷连忙护住自己的头。「既然您一吹口哨就会回来,那肯定是您养的了,不是我们家那条。」 

  「不过!」师爷为了将功赎罪又跳出来。「这位疑犯谎称他在庙里捡到蛇麟,但那一看分明是宝石,你是否有办法证明呢?」 

  「我不知道什么宝石。」白公子摇了摇头。 

  县太爷和师爷一听,露出得逞的奸笑。万宁在一旁苦了脸,前进几步想请阿白的主人帮忙解释。 

  「不过阿白最近在换鳞,掉了好多鳞片在地上。」白公子从怀里拿出一大把闪闪发亮的透明鳞片。「如果大人是说这个的话。。。。不过这只是鳞片罢了,如果大家喜欢,我倒是很乐意送给大家做纪念。」 

  众人激动地小声欢呼,接着白公子往前一步拉住了离他最近的人也就是刚刚向他走近的万宁。「这位小哥,请你从最外围帮我发送吧!送过就可以请大家回去了。」 

  「喔,好。」万宁知道自己的冤屈在不知不觉中被洗刷了,开心地捧过鳞片,跑到人群最外围去,一边发送一边送客。「李大婶谢谢,您老慢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