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妖》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蛇妖- 第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万大婶,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谢谢您。」 

  「哎哟,客气什么!白公子,您不嫌弃就好啦!」 

  「大婶、大叔,请别再叫我白公子,跟万宁一样叫我阿白就可以了。」 

  「这怎么好意思。。。。」 

  万大娘和万大爹是标准的乡下人,看到这种白透透粉嫩嫩的富贵人家子弟,总会忍不住叫一声公子少爷大小姐的,不敢直呼姓名,套一句某恶仆说过的话:『凭你,还不配叫我家公子的名号』。 

  「大叔、大婶,我在家乡也不是什么公子少爷的,而且,你们这样喊我,我心里难过。。。。」阿白一边说着,一边轻皱眉头,并将手揪在自己的胸口。 

  万大爹万大娘看了当然是心疼万分,连忙答应。 

  「那,以后我们就叫你阿白了。」 

  「嗯。」阿白这才露出了微笑。 

  万大爹和万大娘为那纯真的笑容赞叹不已却又觉得惋惜。 

  要是那双眼睛没有问题的话,一定更是人中龙凤之选,真是太可惜了呀! 

  就在阿白和万家夫妇聊得正起劲的时候,其实万宁的鼻血早就止住了。他开心地拿起筷子,正准备要吃饭的时候,却发现翠绿的完整的大块的软的嫩的菜全部都在阿白碗里,堆得像座小山一样高。 

  万宁一边留着口水一边问:「阿白,你吃得完吗?」 

  阿白轻笑着摇摇头,把面前的碗往万宁的方向推了推。 

  有好菜可以吃,万宁开心地冲着他笑。 

  「谢谢!阿白,你对我真好。」 

  两老看在眼里,只觉得阿白对自家那个笨蛋儿子真的很好,两人就像相交多年的好友一样,一点也不像是认识不过几天的两个人。 

  自家儿子拼命吃阿白碗里的食物,而阿白只是温和的对他笑着,那笑容中似乎还带着一点宠溺。 

  万宁是独生子,没有兄姊照顾他,也没有弟妹让他照顾,而阿白的出现完美地填补了万宁这个部份的空缺。虽然看起来是万宁在照顾眼睛不方便的阿白,但某些时候却又是阿白包容着万宁的傻气和不成熟,两人互填互补,令人羡慕。 

  “如果阿白能永远住在这里就好了。” 

  两老心中同时这么想着。 
=========================================================================== 
  吃过晚膳,万大爹拿出了珍藏的老酒。 

  「爹,不行给他喝。」万宁连忙制止。他可还记得,大白蛇光是喝一壶小小的水果酒就可以醉上一整天,而且他对白蛇娘娘的故事可是耳熟能详,万一阿白像白蛇娘娘一样,喝了酒之后露出原型,那可怎么办?爹娘的年纪都大了,经不起吓的。 

  「阿宁啊,来者是客,而且阿白又对你这么好,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啊?」 

  「爹啊,那是因为。。。。因为阿白酒量很不好啦!」 

  「一点点的话还可以的。」阿白插话道。昨天尝过那水果酒的味道后,不知道为什么,他一整天都不断地回忆那香醇醉人的滋味。在过去的几百年内,因为极少与人类交好,所以也没有接触过那样的东西,但没想到试过之后,竟让他如此难以释怀,忍不住想再喝几口。 

  万宁有些讶异又有点生气的看着阿白,眼中充满了『你这醉鬼』的指控。 

  「不行,你一点儿都不能喝。」万宁坚决不同意。 

  「一点点就好,不会怎么样的。」 

  「等怎么样就来不及了!」 

  「阿、阿宁啊,你们两个在说什么,我怎么都听不懂?」万大爹手里拿着酒壶,疑惑地看着他们。「顶多就是喝醉嘛,反正阿白今晚住我们家,而且你不喝酒,真有什么,你照顾他就好啦!」 

  「哎哟爹,不是这个问题啦。。。。」万宁无法直接跟父亲说出他心中的忧虑,原本口才就不好的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阿白见状,也不忍再欺负他。对他来说,酒也不是非喝到不可的东西。 

  「好吧,如果你真的很不想让我喝,那我就不喝了。」 

  万宁喜出望外,但是看到阿白失望的样子又觉得有些于心不忍,所以他凑到阿白的耳边,小声地对他说: 

  「你真的很喜欢的话,改天我买到山上,就我们两个的时候再喝,好不好?」 

  阿白听到万宁许下承诺,便点了点头,开心笑了。 

  「爹,那我们今晚就不陪您喝了。」万宁愉悦地宣布他们的结论。 

  「呷?喔,嗯。」万大爹看着儿子和阿白的相处情形,有一种『如果改天阿宁娶了媳妇儿,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的感触。 

  「那,既然不陪我喝酒了,你们俩就早点睡吧!」 

  「好,爹晚安。」 

  「万大叔晚安,你也早点睡,少喝几口。」 

  万大爹见儿子拉着白发的美丽男子快步离去,尤其男子还穿着万宁的单衣,心中不由得感触万分。 

  「唉,可惜啊!如果阿白是女人的话,不就是合情合意的一对了吗?说不定还可以马上抱孙子呢!」 
=========================================================================== 
  回到房里,万宁突然觉得睡意袭了上来。 

  他原本生活就很规律,标准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但是这几天为了阿白的事情,常常搞得睡眠不足或是没有睡好,所以难得这么悠闲的夜晚,便让他更觉得想睡。 

  背后传来淅淅沙沙的声音,万宁回头,吓了一大跳。 

  「阿阿阿白!你脱衣服干嘛?」 

  虽然屋内没有点烛火,但是阿白□□的身躯在月光的照射下,就像个发光体一样耀眼夺人,想不看到都不行,万宁不小心瞥到,马上用力闭起眼睛睛,还用手摀住。 

  「当然是睡觉啊!我们不像你们人类这么奇怪,睡觉还要穿着衣服。」阿白丝毫不在意地展示着自己细白诱人的身体,从摀着眼睛的万宁眼前走过,爬上万宁的床,超级自然地掀开了被子。「咦,你还不睡吗?」 

  万宁心中一惊,脑中浮现白皙粉嫩、精致无比的身体。 

  「我我我、我还不困!」旁边真躺着人型阿白的话,再大的瞌睡虫也会吓跑。 

  「这样啊。。。。那我可以变回蛇吗?」 

  「当然不可以!」万宁依旧摀着眼睛地低声轻喊。「为什么要变成蛇?要是被爹娘看到怎么办?」 

  「唔,可是。。。。」阿白停顿了一下,然后将音量放得更轻、语气放得更温柔。「我是冷血动物,不会自行产生热量,如果不蜷成一堆团睡的话,会冷。。。。」 
 
 阿白不但越讲越小声,而且还越讲越可怜,让万宁觉得自己好像是没有良心的主人冬天不准仆人睡床上一样恶劣。 

  接着阿白又在万宁挣扎不已的时候给予重击。 

  「啊,如果真的让你很为难的话,我就这样自己一个人睡好了。虽然会有点冷,不过没关系的,我闭着眼睛就可以当作是休息的。」 

  这不就是『会冷到睡不着』的意思吗! 

  于是,万宁抱着壮士断腕的决心,放下双手,用摸的来到床边。 

  「我、我陪你睡就是了!」脱鞋,上床,盖被,直直地躺平。 

  「阿宁,你对我真的好好。」阿白用充满感激的语气这么说着,虽然和他脸上的表情一点儿都搭不起来。 

  「还、还好啦。。。。你对我也很好啊!我、我们是朋友嘛。。。。」 

  「那,如果我睡到半夜,发挥本能缠住你的话,你可以把我踢下床没关系。」阿白用认真的语气说着,虽然他的表情依旧不是那么一回事。 

  「不会啦,又不是没被你缠过,呵呵。。。。」这是苦笑。「啊你不是会冷吗?还不快躺下,真的得风寒就不好了。」 

  「嗯。」 

  阿白看着万宁傻里傻气的样子,宁愿委屈自己也要帮忙别人,不禁感到又好笑又心疼。他心想,万宁大概就是人类口中常说『被人卖了还帮忙算钱』的那种傻瓜吧! 

  阿白窝进被子里,挨近万宁身边,明显地感觉到他全身硬得像木头似的虽然平常就已经够像的了。 

  「万宁,你是不是很紧张啊?」 

  「不不不不不会啊!」 

  明明就会。 

  阿白将头枕在他的肩上,再将他的右手抓过来揽在怀里。 

  原本紧张得快抽筋的万宁被这一枕一揽,却突然注意到阿白身上的低温。在这个有些凉意的夏末初秋之夜,那样的温度格外令人不忍。 

  「你真的是冷的欸。。。。」 

  「我是蛇嘛。。。。」 

  万宁转头面向窗户的位置,慢慢地睁开眼睛。他掀被下床,把屋内的左右两扇窗户都关起来,屋内顿时暗了许多,也比较不冷。 

  “我真是呆瓜,早该这么做的。”万宁暗笑自己竟然没想到这么一举两得的事。 

  他再度爬回床内,果然就比较看不清那个让他心脏怦怦怦怦直跳的物体。 

  「这样有没有好一点?」他躺回刚刚的位置,并主动地挽着阿白冰凉的手。 

  「嗯,好很多。可是窗户关起来,你不热吗?」 

  「不会啊!你凉凉的,刚刚好。」 

  阿白呆愣一下,不禁失笑。他可从来没被人说过『凉凉的很好』这种话。 

  「笑什么?快睡吧!」拿掉那一层紧张感之后,他就又变得想睡起来。 

  「嗯。」阿白看他真的累了,也就不再捉弄他。 

  身边的阿白终于安分下来,于是万宁很快地就睡着了。 

  阿白现在其实并不需要睡眠,他真正的睡眠时节还没来临。 

  万宁沉稳有力的呼吸从他耳边传来,温热的气轻轻地呼在他的前额。 

  他将双手从万宁怀里抽出来,改而环住他的颈,一条腿也跨上万宁的身体,埋进对他而言已经算是高温的双腿间。 

  他让自己全身上下紧贴着万宁,感受那微热的温度传到身上所带给他的颤栗。 

  然后满足地轻叹了一口气。 

  即使修练千年得以幻化人型,他依旧是变温动物,依旧眷恋温暖的地方。 

  然而,这却是他第一次如此地眷恋着某个人。 

… 
(指)看到没,我有让阿白『满足』了喔!@O@//// (被打) 



(十) 

  早上,万大爹和万大娘相偕来叫儿子和阿白起床的时候,被眼前的光景小小吓了一跳,然后两个人便一直站在床前看着。 

  万大娘拉拉万大爹的袖子,小小声地说。 

  「欸,他爹啊,阿白为什么没穿衣服啊?」 

  「唉哟,很多男人习惯不穿衣服睡嘛!」 

  「那,为什么阿宁也没穿衣服啊?」 

  「唉哟,阿宁有时候也会不穿衣服睡的嘛!」 

  「那,为什么他们两个抱在一起睡啊?」 

  「傻瓜,当然是因为一开始脱衣服睡,可是睡到一半冷了又懒得起来穿衣服,所以就抱着睡比较不冷嘛!」 

  万大娘看了看万大爹。 

  「老头子,是你没有神经还是我想太多?」 

  「老婆子啊,总之他们两个感情好,我们就不要想太多啦!走啦走啦!」推推推。 

  「走、走去哪?」 

  「天色还没全亮,我们俩去市场逛一逛再回来做饭吧!」 

  「可是他们、他们。。。。」 

  「好啦好啦走走走,小心看路。。。。」 

=========================================================================== 

  天色些暗些亮,几只早起的鸟儿已经填饱肚子,开心地吱喳乱叫。 

  万宁睡着睡着,突然觉得有些不能呼吸,好像是有什么东西紧紧地缠着他一样。 

  他睁开眼睛,却只看到一片白雾。 

  “阿白又来了。。。。” 

  万宁心里这么想着,但是低头一看,缠在自己身上的却是条大黑条。 

  「呃啊!」万宁吓得退后两步。 

  大黑蛇从他的腰部缠到他的脖子,把他勒得紧紧的,一双金色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他看。然后牠张开大嘴,嘴内赫然惊见两根尖锐无比的毒牙,和其后一排细碎骇人的小尖牙。牠发出嘶嘶的恐吓声,突然快速而凶猛地往他的脖子咬下! 

  「哇」 

  万宁尖叫一声,醒了过来。 

  “。。。。是梦啊。。。。” 

  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咦?” 

  拍是拍到了,但好像不是自己的。 

  万宁低头一看,对上了睁得大大的绿眼。 

  「哇!」万宁吓得撑起上半身,但是趴在他胸口上的阿白不为所动。「你你你、你怎么爬到我身上来?」 

  「因为我会冷啊!」阿白说着,并以行动证明:他收紧了环抱着万宁的双手,脸颊在他□□的胸前蹭了蹭。 

  「哇啊!我、我的衣服呢?」万宁感觉到阿白的脸直接蹭在自己肉上,吓得拚命挣扎,推着阿白□□粉嫩的双肩。「你、你靠太近了,我要穿、穿衣服。。。。」 

  「唉哟!」万宁一推,阿白就发出了轻声痛呼。「别推,我身体不舒服。」 

  「咦?」阿白这么说,万宁当然是马上停了下来,不敢再碰他。「对、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你哪里不舒服?」 

  「肚子,我肚子痛。」既然万宁不再乱动,阿白当然乐得继续舒舒服服地抱着。 

  「喔,有!我家有治肚子痛的药,我去拿给你吃!」 

  「我不能吃人类的药。」阿白按住他的手说。 

  「对喔,你是蛇。。。。」万宁有些不知所措。 

  不过担心之余,万宁还有些紧张,毕竟现在两个人是脱光光抱在一起的,虽然性别相同,不过还是有些尴尬,而且自己的那里,好像已经出现每天早晨会有的情况,这样对阿白很失礼,而且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因而感到不舒服,所以急着想脱离现状。 

  「那,现在怎么办?有什么草药是你能吃的?我去摘给你。」万宁问。 

  「没关系,我趴一下就好。」阿白病厌厌地回答。 

  万宁脸红了一红,因为阿白现在是趴着没错,但是是趴在他身上啊!连腿都压在他腿上,而且一不小心就滑入他腿间,超危险的啦! 

  「你、你光是趴怎么会好?我还是去帮你找药吧!」 

  「真的不用,只要能接触到热源,我就会觉得好多了。。。。阿宁,你是不是觉得很麻烦?」阿白再度抬头,用可怜兮兮的眼神望着他。 

  「这这这、也不是。。。。」万宁不知道该如何说明。 

  「唉,好吧,」阿白软弱无力地从万宁身上撑起。「那我还是不要麻烦你好了。」 

  「不不不不是的!」万宁赶忙将阿白抱住。「我我我没有嫌麻烦,真的、真的!给你趴、给你趴!爱趴多久趴多久!」 

  阿白被有力的双臂压回温暖的胸前,自觉有些坏心地偷偷窃笑。 

  事情已经有个美好的开始,那后面的就不成问题了。 

  万宁有些后悔刚刚动作太快,现在阿白跟他的距离比刚才更近了,碰触到的地方也更多,让他有种莫名的焦躁,尤其他下面那地方的状况又还没解决。他努力地注视着天花板,尽量说服自己忽略身上那个又软又白的生物。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阿白开始有些小动作。 

  他将整张脸埋到他胸前,用鼻子和嘴唇蹭了蹭。 

  万宁心脏怦怦跳,额头冒出一点汗,不为所动。 

  他扭了扭上半身,摩娑着万宁的上腹、腰部和滚烫硬挺的那个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