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妖》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蛇妖- 第9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你这蠢材,本官只不过想要这些宝石而已,这点小事你也办不好,真是。。。。」 

  县太爷还没骂完,外面突然传来了击鼓的声音。 

  「县老爷,草民阿白回来了,请县老爷放了万宁,并归还所有相关物品。」 

  一听到好不容易到手的宝石又得离手了,县老爷心疼得不得了。 

  「师爷,你去外面应付应付,就说我在睡觉!」 

  「睡、睡觉?哪有人在巳时睡觉的呀?」 

  「我不管了,总之你想办法把那姓白的处理掉!」 

  县太爷说完,抱起从阿宁那儿抢来的木盒,躲回房间里去了。 

  师爷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办法,又不能真的把万宁放走,不知如何是好。 

  「我看还是先把那姓白的请进来,别让他和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乡民瞎混。」 

  于是师爷先客客气气地把阿白单独请了进来,再奉上好茶。 

  「呃。。。。那个。。。。白公子这几天是到哪儿去了呢?」师爷面带笑容地问着。 

  「我到哪里去跟县老爷捉拿阿宁有什么关系吗?」阿白笑咪咪地说。 

  「喔,因为县老爷就是因为不知道您的下落,加上您失踪之前恰巧待在万家,所以才会误以为您被万宁杀害了的。」师爷擦擦汗,继续陪笑。 

  「那么,我现在已经回来了,证明万宁没有杀害我,为什么还不能放了他呢?难道县太爷出于什么原因而不想释放他吗?」 

  「没没有!没有什么原因,我请县太爷马上放、马上放!」 

  师爷连忙起身,逃离候客厅,逃到县太爷的房门前。 

  「大人,那姓白的要我们马上放了万宁,我实在撑不下去啦!」 

  「撑不下去也得撑!」县老爷在房里吼着。「不然就再找找还有没有什么罪名可以安给那柴夫的?」 

  「难啊大人!那柴夫每天就是上山砍柴下山卖柴,没做什么其它的事。他做人老实,家里两老待人也客气,所以没跟什么人结怨,相反地,大家都还蛮称赞他的。」 

  「可恶啊!都是那姓白的在帮着他,如果那姓白的没回来就好了。。。。」县太爷自言自语着,突然脑中闪过一个想法。「对啊!如果没有那姓白的,我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师爷,师爷!」 

  县太爷冲出房门,揪着师爷的领子。 

  「那姓白的现在在哪里?」 

  「大人,我、我先把他请进来了,现在人在候客厅里。」 

  「他一个人吗?还有没有别人?」 

  「当然没有,候客厅可不是一般人可以进来的地方。」 

  「那他旁边有跟着上次那只老虎吗?」 

  「没有。。。。」说到这边,师爷倏地明白了县太爷的意图。「大人,您是想。。。。」 

  「哼哼,上次有那只老虎碍事,现在他一个人送上门来,我还怕他吗?」 

  「大人英明!」 

  于是两个狼狈为奸地讨论起要怎么处理那位白公子。 

=========================================================================== 

  这边的阿白等得久了,担心对方会想什么诡计害他们。他自己是不怕的,但毕竟万宁只是普通肉身,抵抗不了种种的阴谋陷害。于是趁着附近没人,阿白睁开翠绿色的双眼,使用透视术观察着这个地方。 

  县衙里有数十名衙役,目前都待在自己的岗位上,没有特别的动静;师爷和县太爷在不远的房间内窃窃私语,从那恶心的笑容看来,大抵就是在讨论怎么处理他了;往地面之下看去,地牢就在县衙后方的仓库之下,里面关了几个犯人。再仔细一看,果然其中一个就是万宁,他自己一个人被关在一间牢房里,现在正走来走来,看起来很着急的样子,不过身体应该是没什么大碍的。 

  然后一位衙役一脸兴奋地冲进牢房里,对着万宁说了些什么,接着万宁也激动地笑了,看来应该是得知他回来的消息了吧? 

  再回头看看师爷和县太爷那边,他们正将一包白色粉末倒进一杯茶里,然后一脸奸笑地向他走来。 

  阿白闭上眼睛,心中已经有了盘算。 

  「白公子,下官招待不周,请见谅啊!」县太爷笑呵呵地从门外走进来。「下官已经派人去将万宁放出来了,请白公子在这里稍等。」 

  「有劳大人。」阿白点点头道。 

  「哎哟,怎么可以拿这么粗糙的茶招待客人呢?」县太爷假意这么说着,其实那已经是府里中上等的茶了,他还在心中嘀咕着干嘛拿那么好的茶叶出来呢!「师爷,快将我平常在喝的上等茶叶拿出来招待白公子啊!」 

  「大人,早就准备好了。」师爷顺势端出一杯茶来。「白公子,请用。」 

  「两位不用这么客气,我没官没职也没钱,实在受不起这样的款待。」阿白婉拒道。 

  「欸,白公子这样说,就是看不起我们县太爷喽?」师爷连忙采用『万一那姓白的不喝』时的说法。 

  「白公子,我之前抓错了人,现在只不过是想用这杯茶表达我的歉意,你不喝,难道是想将这件事追究到底的意思吗?」县太爷帮腔着说。 

  「县太爷您误会了,人谁无错呢?何况大人您只将万宁关在牢里并没有审判,哪有什么原不原谅的呢?」 

  师爷和县太爷互看一眼。 

  『唔,这姓白的嘴巴好厉害!』 

  然后县太爷对师爷使了个眼色,师爷点头表示了解,两人同时欺上前去。 

  他俩欺负白公子眼睛看不见,一个从后方压住他的手,一个拿起茶杯,捏住他的嘴巴,硬是将茶液往里头灌。 

  「唔嗯。。。。」 

  白公子瘦弱无力,完全没有挣扎的余地。 

  一杯茶灌完,两人得意地嘿嘿笑。白公子瘫软在椅子上,精神似乎有点涣散。 

  「那个东西药效快吗?」县太爷问。 

  「应该是很快的,我可是放了三倍的量啊!」师爷答。 

  两人再看了看白公子,发现他已经完全没有动作,呼吸虽然有些急促,但看起来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地安静。 

  两个对视着点了点头,过去探视情况。虽然知道药效已经发作,他们仍是做贼心虚般地轻手轻脚走到白公子身前,同时低下头去看着白公子的脸。 

  突然,白公子睁开了眼睛。 

  有如上等美玉般清澈却又浑厚的翡翠绿充斥着他们的视线,一道金色的细弦竖立在正中央,像是远方的金色瀑布一样又朦胧又耀眼。 

  县太爷和师爷还来不及惊叹,翠绿色的双眼瞬间竟变得像铜锣一样大,双眼间的细致皮肤长出了密密麻麻的鳞片,下方不知何时裂开大缝的嘴里滑出一条前端有着分叉的红艳细舌,那是一种再熟悉不过但体型却过分夸张巨大的动物。 

  「。。。。蛇、蛇、蛇啊」 

  两人吓得腿软,瘫坐在地上无法动弹。 

  巨大的白蛇张开血红大嘴,露出又白又尖的骇人巨牙,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 
度扑向他们。 

  「啊啊啊啊」 
=========================================================================== 

  「什、什么声音?!」  

  在地牢中的万宁和正在帮万宁解开脚镣手铐的衙役纷纷惊愕回头。  

  「大概是县太爷和师爷他们收到我送的礼物太开心了。」阿白一边帮忙衙役解手铐,一边微笑着说。「说来县太爷真是随性,竟然叫我自己来带万宁离开就好了。」 

  「哎哟,本来就是抓错的,当然得偷偷放啊!」衙役豪爽地说着,一点儿也不怕被听到。 

  「衙役大哥,这段时间谢谢您照顾万宁了。」阿白微微笑着,然后从怀里拿出几片鳞片来。「这东西不是什么宝贝,不过看着挺漂亮,如果您不嫌弃就收下吧!」 

  「这这、这怎么好意思?」衙役受宠若惊地拒绝着。 

  什么『不是什么宝贝』,那东西可以卖好多钱的啊!白公子自己不晓得,他可不能占人家便宜,再说他之前已经拿过人家一片了。 

  「白公子,您这东西可值钱了,县太爷也是因为觊觎这东西才会故意抓了万宁的,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怎么好意思再拿呢?」 

  「衙役大哥,这真的只是我家阿白的鳞片而已,我有很多,不是什么稀有的宝物,您是不是嫌我的东西寒酸、不肯收吶?」 

  「不是不是!」任何人看到这样绝艳无双的美人露出失望的表情,都会舍不得拒绝的。「好吧好吧,我收下就是了。如果卖了钱,我再拿过来给您。」 

  衙役收下那几片宝石,心里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很欢喜的。有了这些,他家里的几个小孩就可以不愁吃食地长大了,否则以他一名小小的衙役(加上有个吝啬的上司),还真不知道养不养得起那些孩子们呢! 

  「衙役大哥,您别再跟我客气了,如果阿白的鳞片可以卖钱的话,那我也早就是富翁了,更不用您再拿什么钱过来。」 

  「这。。。。」衙役语结,再想不出什么话来。白公子说得对,就算以前不知道,现在他也已经告知所谓的蛇鳞可以卖钱的事,白公子应该是不缺自己卖蛇鳞换来的那些钱了虽然白公子看起来就已经是十足十的有钱人家公子,应该也不缺那些钱。「那,我就不客气收下了。不过白公子,您以后真的不要再拿这些东西到处送人了,钱财不露白啊,这东西很多人想要的。」 

  「谢谢您的提醒,我会注意的。」 

  「嗯,那我送你们离开吧!」 

  「阿崇,谢谢你啦!」万宁感激地笑了笑,然后用力拍拍衙役的肩膀。 

  「不用谢啦!小时候你好几次帮我背黑锅我都还没谢你呢!」 

  「嘿嘿。。。。」 

  万宁和衙役阿崇都不是什么斯文人,随便互搥个几下就算是道谢了。 

  拿出之前万宁进牢房前脱下的衣服给他替换,然后衙役便领着他们两个离开了县衙。原本等候在县衙外的乡民们见两人平安无事地出来,也就一哄而散,回市集里做买卖去了。  

  才刚走离县衙一条街,到了街口转角的时候,万宁突然把阿白拉进巷子里,确定四下没人后将阿白紧紧地抱住。 

  「阿白你去哪里了?好几天找不到你,急死我了!」万宁气急败坏地说,然后又放开阿白,将他从头到脚看了个仔细。「你有没有受伤啊?」 

  「没有。」虽然不知道万宁为什么这样问,不过他还是乖乖地回答了。「我才要问你有没有受伤呢!」 

  「没有没有,我壮得很,你别担心我。」万宁往府衙的方向看了看。「我听阿崇说啊,县老爷是故意抓我的,还说他以后可能会继续找名目抓我,还说阿白你的处境也很危险。。。。」 

  「放心吧!」阿白露出令人无比安心的笑容,温柔地抹去万宁脸上的一点脏污。「我对他们施了一点法术,等他们醒来,将会忘记和我们有关的所有事物,即使旁人提起,他们也会马上忘记,所以短期内他们不会来找我们麻烦了。」 

  「真的吗?阿白你好厉害啊!」万宁开心地说。 

  「只是刚好狐妖教了我霸王。。。。呃,以外的一些妖术罢了。」阿白结巴了一下,脸颊泛起一丝不明显的红晕。 

  「狐妖?怎么狐妖的法术你也会用啊?」打从遇见阿白之后,万宁就对那些妖啊魔啊之类的名词没啥感觉了,不过这也有可能是他原本神经就粗的关系。 

  「嗯,刚学,还不太上手,所以县太爷他们可能二三十年后就会想起这几天的事了。」不过二三十年也够久的了。 

  「喔。。。。对了,我要跟你道歉,我知道那天你为什么生气了!」万宁愤慨地说。「阿白,对不起,我不应该。。。。」 

  话才刚起头,他的嘴唇就被几根又白又细又软又香的手指头给压住。 

  「我刚回来就跑来找你,有点累了,有事回家再说好吗?万大娘和万大爹已经在家里等我们了。」 

  「喔。。。。好。」万宁脸红了一红,然后欢喜地拉着阿白的手循小路走回家了。 
… 



(十五) 

  还没走到家,远远地就看到万大娘和万大爹着急地在门口往外望。 

  「回来啦回来啦!孩子的娘,他们回来啦!」 

  万大爹这么一喊,万大娘定睛一看,然后开心又着急地向他们跑了过来。 

  「放出来啦?怎么样,没事吧?」万大娘紧张地东摸西摸上摸下摸,把两个人都摸遍了,确认没有受伤,才松了一口气。 

  「唉哟,娘您别摸了,我和阿白都没事啦!」万宁有些别扭地挡开万大娘又要摸过来的手。 

  「你娘从刚刚就一直在门口等你呢!」万大爹呵呵地笑着说。「又让白。。。。阿白救了你一次,阿宁啊,你以后可要好好的报答人家。」 

  「万大爹,您别客气了,万宁把我当朋友,我救他也是应该的。」阿白闭着眼睛,轻轻地向万大爹点了个头。 

  「县太爷可不好惹啊,他三番两次找我们阿宁的麻烦,这次放回来了,可不知道下次又是什么时候。。。。」万大娘担心地说着,眉间的皱纹似乎瞬间又多了一条。 

  「娘,您放心,县太爷不会再找我麻烦了!」万宁连忙安慰道。「阿白已经把这事儿处理好了,我以后不会再被抓走了。」 

  「真的吗?」万大娘难以置信地看着万宁和阿白,万大爹也一脸期待地看着他们俩,阿白根本来不及阻止万宁说出这事儿。 

  「呃,嗯,我已经和县太爷说好了。」阿白只好顺水推舟回答。 

  「说好?用说的就可以好呀?」万大娘惊讶地问。 

  「也、也不是光用说的。。。。」听万大娘这么问,万宁才发觉他刚刚不该将事情说出来,现在可怎么解释好呢?他总不能说阿白用妖术让县太爷忘了这件事吧! 

  「不是光用说的。。。。难道、难道阿白给县太爷银两了?这怎么可以呢!」 

  「不是啦不是啦,阿白没给银两。。。。」万宁有些急了,频频看向阿白。 

  「大娘不好意思,」阿白微笑着往前一步,搭上万大娘的肩膀。「我今天早上刚从远地回来,又马上到府衙去接阿宁,现在真的是有点累了,能不能借万宁的房间让我躺一下,晚一点再跟您好好解释可以吗?」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万大娘听阿白这么说,再看他脸色还是和以前一样地白,便不由自主地心疼起来。「你这几天是到哪儿去了?怎么好像变得更瘦了?等你睡醒,得好好给你补一补。」 

  万大娘一边说着,一边把人带到万宁房间。虽然前一晚被衙役们翻得乱七八糟,不过方才回来的时候,万家夫妻俩早就把家里整理过了。 

  「阿白啊,你好好睡,晚饭的时候我再让阿宁来叫你,啊?」万大娘牵起阿白的手跨过万宁房门的门坎,将他带到床边坐下。 

  「谢谢大娘,晚餐就有劳了。」阿白轻握万大娘的手表示感谢。 

  「哎哟,还跟我客气呢!不说了,你快睡吧!」万大娘也拍拍阿白的手,然后万大爹上前去催了催妻子,拉起万大娘的手走出房间。 

  「哎哟、哎哟!娘您揪我的耳朵做什么啊!」万宁唉唉大叫。 

  「做什么?我才要问你做什么呢!人家阿白要睡觉,你还愣在房里做什么?」万大娘要离开前,看到儿子还像木头似地站在房里,忍不住揪起他的耳朵。「再说了,你刚从牢里出来,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