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机男小茉莉》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心机男小茉莉- 第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外公、外公快拿一件衣服出来啦!”小今扯起嗓门大喊。
  “做什么?”
  八十几岁的老公公从房间走出来,身材清瘦,但脸色红润,银白色的胡子垂在下巴上,炯亮有神的眼睛带着慈祥笑望着他,让男人不由自主放下戒心。
  这家人很容易就让人松下防备。
  “都是你的桑树啦!”小今指着外公哇啦哇啦大叫。
  “现在桑树又是我的了?你喝桑椹汁的时候怎么不说这句话。”外公溺爱地对她笑。
  “你的桑树真的很没有家教嘛,你看,它把客人的衣服弄脏了。”她两手叉腰,一脸耍赖,非逼外公负责不可。
  女孩有恃无恐的娇嗔又让男人心头荡起一股甜滋味,她的眼神单纯得像个六岁的小女生。他不喜欢甜食,但她让他尝尽甜味。
  “知道了、知道了。年轻人,你进来把衣服换掉,让小今她外婆替你想想办法。”老人对他招手。
  这对祖孙很怪,没询问他的名字、没追问他来自何处,自然而然就对他推心置腹,就不怕他是小偷或骗子?
  男人在老人的亲和、小今的热切中乖乖进屋,把身上的名牌衬衫换掉,穿上一件没品牌的手制上衣。
  这件衣服找不到任何剪裁美感,套在身上像穿了一只大布袋,当男人从穿衣镜中看见自己的模样时,忍不住弯腰大笑。
  这样的笑在他十岁之后,就不曾发生过。
  他在充满魔法的屋子里碰到一对满身魔力的祖孙,他们让他重拾失去多年的快乐与温暖,黑暗的心灵射入一道阳光
  
  门板敲两下,一颗小脑袋钻进来,甜甜的笑,又让男人联想到茉莉花香。
  “嗨,如果你换好衣服,要不要先出来?外公把茉莉花茶泡好了。”小今笑盈盈的对他说。
  没见过比她更爱笑、爱说话的女生,难道她不知道,这个世界不顺遂比顺遂多?她不知道说话是件多么危险的事,话说得越多就越暴露自己的弱点,多话只会提供对手更多的攻击资料?
  这些话他摆在心底没出口,因为,他就是那个“对手”,他需要更多的攻击资料。
  “你饿不饿?”小今又笑,笑不停,也不管人家有没有对她释放善意。
  她拿走他的衣服奔出去,五秒后又出现在他面前,抬高脖子对他说话。
  他还是没回答,凝睇她的眼神里,有着解不开的情绪。
  一个单纯到近乎笨蛋的家伙,居然让他感到不知所措,他迟疑了——对于自己即将要做的事。
  她又说话。“妈妈在煮饭了,你的运气好好哦,她要蒸粽子耶,妈妈包的五谷米粽是全世界最好吃的,米饭Q软有弹性,精选的猪肉不太油不太瘦,还有咸鸭蛋,我们家的咸鸭蛋可有来历了,是五婶婆亲手做的呢,五婶婆家的咸鸭蛋不外卖,只肯拿出来跟妈妈交换粽子,你要是咬一口咸鸭蛋,就会知道那些五星级餐厅根本算不上什么。”
  先是情人果,然后是茉莉花茶,接着又是五谷粽,这个女孩的人生是围着一堆食物过活的吗?
  小今歪歪头看他。他真的很不爱说话耶,没关系,每个人负责自己擅长的就好,她擅长说话,话全部交给她来说,他擅长倾听,那么就继续保持安静,认真听她屁吧。
  “你以为我在自夸对不?不对,我舅舅、舅妈、大表哥、二表哥、三表哥常常出国去玩,他们吃遍天下美食,还是认为再怎么昂贵的料理都比不上我妈妈和外婆的家常菜——”
  她叽哩咕噜说一大篇,全是让男人无聊到想打呵欠的话题,直到她发现他的眼光转到窗外,望着院子里的葡萄架,她才住嘴。
  走到他背后,小今笑咪咪地扯着他俗到令人发指的衣服下摆,“妈妈要我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终于想到要问他的名字?这家人总算有个脑袋清醒的人物。
  “蒋擎。”男人回答,眼光重新落在她身上。
  她称不上美丽,但娇妍清丽,一看就知道不聪明,但不能不承认她很可爱,而且全身散发着一股魔力。
  他认识很多女人,但她不是她们其中任何一型,硬要找点词汇来形容她的话,应该说是
  精灵!
  嗯,是精灵,她让他联想到有着透明翅膀,头戴桂冠、身穿白色轻纱的森林精灵,时时张扬着笑声,在树叶间快乐飞舞,魔杖轻轻一点,就让迷路的人们眼光随之追逐。
  “你叫蒋擎啊?很好听的名字耶!你是做什么的?”
  “我画画”他迟疑了一下。
  “画家?更棒了,这是我最喜欢的职业呢!我爸爸也是画家呦,可惜我没有遗传到他的天份,你可不可以画一张画送给我?”
  爸爸、画家?所以,姊夫是她的父亲?
  他的双眼布上阴霾,胸口压入悒郁,他痛恨这个讯息。
  见蒋擎不语,她敛起笑眉,脸庞挂起抱歉。“你是知名画家了,你的画很贵对不对?对不起,我不应该跟你要那么贵重的东西。”
  她的抱歉勾动他的罪恶感,他不是画家,他的画压根比不上她父亲。父亲父亲两字让他无比沉重。
  幸好,小今的笑脸在最短的时间内二度展开。“你想不想看我爸爸的画?他画的图是全世界最棒的呦!走,我带你去看。”
  说着又不避嫌地拉起他的手,她始终学不来对陌生人保持距离,以策安全。
  拉他进客厅,小今向妈妈及外公外婆介绍他。
  蒋擎的眼光落在她母亲身上。她就是贺巧眉吧,她有张和小今极其相似的脸庞,光阴对她非常优渥,没在上面留下太多的岁月痕迹,反而替她添上优雅美丽的成熟韵味。
  她的笑容温柔恬适,和她的女儿一样,教人移不开双眼,这样的女人要他如何下手?
  “欢迎你来作客。”外婆说。
  “打扰了。”他勉强转开视线,对老人家点头,难得地说了客套话。
  “什么打扰,有客人才好,家里热闹一点,我们都很高兴。”外公拍拍他的肩膀。
  “对啊,我们都喜欢客人,你考虑一下,不嫌弃的话,就住在我们家。”贺巧眉对他微笑。
  原来,不对陌生人保持距离,是贺家人的家风,而不是小今的性格怪异。
  他轻点头。
  “妈,我们要先上楼看东西,吃饭再叫我们。”小今说。
  “好,去吧,马上就要开饭喽。”
  点点头,小今从桌上抱起一壶冰凉的茉莉花茶,跳上楼梯,蒋擎对三个长辈微欠身,跟着上楼。
  小今带他到自己的房间,指着画框里的图画。
  “你看,这是我爸妈第一次见面时,爸爸送给妈妈的画哦,这张画里的女生就是我妈妈”
  蒋擎一眼就认出那个笔触,愁上眉梢。
  小今指图说故事,说得生动精彩,横跨二十四年的长篇爱情故事,正在等待结局出现。
  他会是那个编写结局的人吗?他将要扮演命运之神,决定乔宣和贺巧眉之间是喜剧或悲剧收场?
  看着图,他的眼底浮起一抹不易察觉的阴沉。
  这就是爱情?女孩的身影没在姊夫心中淡过,女孩的笑、女孩的腼印嗄昵啊⒍嗄旰螅荚诨骼镏沂党氏帧
  姊夫并不知道自己有个女儿,如果知道他摇头。他能谋杀两个女人的期望,能坚持初衷,替姊夫斩断爱情吗?
  没注意到他的凝重,小今自顾自的往下说:“知道吗?我妈妈很爱很爱我爸爸哦,虽然爸爸一直没回来,可是妈妈乐意等待,她说只要有足够的耐心,总有一天会把爸爸等回来。
  “但说实话,我不是太相信,可我不相信爸爸的话,妈妈一会很难过,所以我只好每天睡觉之前,用力盯住爸爸的画,催眠自己爸爸很爱妈妈、爸爸很爱妈妈,他只是有苦衷,没办法回来,祖母那个人啊,很固执的,爸爸得花很多时间说服祖母接受妈妈,到时候,妈妈和爸爸就会拥有被很多人祝福的婚礼”她喋喋不休,像个欧巴桑。
  因此,贺巧眉从没放弃等待,始终相信丈夫会回来,她含辛茹苦扶养女儿,怀抱希望,耐心等待春天来临,二十几年的时间并没有让她灰心失意,转而投向另一段幸福。
  他是不是应该同情这一对母女?但同情了她们,另一个女人怎么办?
  “你不说话,是不是觉得我在骗你?我真的没骗你啊,我的妈妈真的很爱我爸,妈说短暂爱过比一生不认识爱情来得幸福。”
  小今笑着说话,他眉目挂上哀愁回望她。
  “以前啊,我觉得梁山伯和祝英台的故事很荒谬,也觉得王宝钏苦守寒窑够白痴了,可是,如果你听我妈说爸爸的故事,就知道她等得半点都不辛苦,甚至认为能够等待是件很有福气的事。”
  笨,男人最拿手的是变心,贺巧眉为什么不懂?
  好吧,就算贺巧眉笨,她的父母亲难道不会教导女儿青春有限,不应该浪费在不回家的男人身上?为了女儿好,他们早该替女儿寻找一个可以照顾她们母女的男人。
  蒋擎烦躁的转身,视线接触到地上的拼图。
  小今顺着他的眼光望去,主动改变话题。
  “你喜欢拼图吗?我很喜欢耶,破碎的东西被东一片、西一片补起来,变成完整,那种成就啊——”
  “我没时间。”他阻止她往下说。
  “哦,对啦,我是比较有空,不过你有没有想过,人生就像拼图,必须小心翼翼、谨慎仔细拼凑,才能拼出完整的人生。要是一不小心拿错片,固执得不肯换过、硬要压进洞洞里,就会一步错、步步错,把一幅图弄得乱七八糟,得花更多倍的精神重新来过。拼图教会我,每次的选择都很重要,不能轻忽。”
  至于妈妈的人生拼图是对或错都不重要了,她已经拼了一大半,不想、也回不了头。
  蒋擎看着她,在心里反驳。
  不对,拼图绝对不是人生,人生没有从头来过的机会,错了,只能一路错到底。
  小今笑脸迎人,拉住他的手臂问:“阿擎,现在是你做决定的时候喽,说吧,你要留下来当我们家的客人,还是要我陪你到洪伯那里,让他帮你指引旅游道路?”
  他正确的做法应该是速战速决,下楼,找到贺巧眉,直接告诉她乔宣在美国已经成立另一个家庭,她可以停止无意义的等待了。然后,转身走开。
  但是,贺巧眉温婉的笑容勾动他的不忍,但是,小今咬唇、偏头说话,娇憨的模样像个长不大的女生。
  她真的非常可爱,可爱到足以令他做出错误决定。
  也许他会一步错、步步错,可是管不了了,眼前,他不想看见贺巧眉的哀伤,只想顺从心意留在这个魔法屋,让有魔法的女孩为他驱走心底阴霾。
  于是他点头。“如果不麻烦的话——”
  瞬地,他听见小今绕着他大叫,“好棒哦,阿擎要当我们家的客人!”
                  第三章
  蒋擎竟然真的在贺家住下来。
  虽然隔天清醒时后悔过,但后悔只有一下下,因为小今很快就把他的后悔扑灭。
  贺家上上下下皆发挥乡下人的好客精神,将他当成贵宾,无条件供他吃住和住房服务,小今则提供免费导游。
  短短一个星期,他走过姊夫当年走过的每个角落。
  于是,他理解了姊夫的思念。
  这里每个人都是好人,单纯的老人、单纯的中年人、单纯的小今,这么单纯的地方,逐步地刷掉他多年抑郁,洗涤了他的心灵,让他几乎忘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他是个不擅长聊天的男生,但她,开发了他的说话本能。
  小今的全名叫做贺惜今。
  她说,妈妈要她珍惜今日,因为过了今日,明天就再也不会拥有今天的幸福,小今说,爱是重视身边的每个人,珍惜每段缘份。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她的缘份,但他亲眼看见她珍惜两人之间。
  “等我十分钟。”
  打开房间窗户,小今探出半个身子,用力朝他挥手,从二楼往下喊。
  蒋擎仰头,眉头陡然皱高,她的危险动作让他捏一把冷汗。这家伙想当空中飞人?
  “别担心,她的轻功好得很。”贺巧眉提着菜篮从外面走进来,看见他的担心,浅笑说。
  他回身,对她点头。
  她是个好女人,仁慈、善良、体贴、处处替别人着想,但是她还没有好到让他愿意改变初衷。
  昨天晚上,他和小今在院子里乘凉,台湾的炎热夏季并没有对山区造成太大的影响,他注意这里的人家很少装冷气。
  他问小今,万一热得受不了怎么办?
  她理所当然的回答,“就睡在外面啊,这里的夏夜,比杨唤笔下的更美。”
  说着,她默出几首有关夏夜的新诗,然后,他知道她在写小说,不很红,但能够丰富小气财神的存款簿,也才相信这年头还有人不办提款卡、信用卡,成天带着存折四处跑。
  他们并躺在草席上,仰望天空群星。
  她对他说一个和星星有关的故事,是改编版的卖火柴女孩,故事结局,卖火柴女孩变成小公主,飞到王子身旁。
  她说:“我不喜欢悲剧。”
  他说:“没有人喜欢悲剧。”
  她说:“可是有人很努力地想把生活过成喜剧,但无可避免的,她就是生活在悲剧里。”
  说完,她唱一首歌给他听。
  是谁导演这场戏 在这孤单角色里 
  对白总是自言自语 对手都是回忆 看不出什么结局 
  自始至终全是你 让我投入太彻底 
  故事如果注定悲剧 何苦给我美丽 演出相聚和别离
  (摘自独角戏)
  她的歌声清亮悠扬,却无端端地,听得他的心跳紊乱。
  “我妈妈的爱情里面,有数不清的喃喃自语,和为数稀少的甜言蜜语,我不懂一个人,为什么可以容忍自己在孤独角色里待那么久,为什么要让自己投入太彻底?”她嘟着嘴说。
  他张开手臂,让她枕着自己。“执着不是好事。”
  她侧过脸看他,“如果让我碰到同样的事呢?我会不会相信爱情已经是悲剧,不必去期待等不到的结局,或是像妈妈一样,沉溺在回忆里,假装爱情一直美丽?”
  “你不会这么笨。”他与她对视,不经意地,爱上她闪闪发亮的眼珠子。
  “如果我就是这么笨呢?”她翻身,更靠近他一点。
  他一口否决,“你不会。”
  “为什么你相信我不会?”
  “因为人类是经验的动物,你不会重蹈覆辙。”
  所以他和她一样,不赞成妈妈的等待?小今微笑,很高兴有人和她站在同一边。
  “我相信爸爸变了,心变,爱情也变。”
  他看她。这次,她猜错。
  姊夫没变,横在他们中间、阻挠他们团圆的是命运、是人力。以前,那个人是姊夫的母亲,现在他接手了新任务。
  当贺巧眉走进院子的时候,他们很有默契地同时闭嘴,相视一笑,两人都喜欢彼此之间的默契。
  
  贺巧眉问:“阿擎,你知道MODERN画廊吗?”
  蒋擎这才回神,把昨夜的情景摆到脑后。
  “MODERN画廊?”
  “对,你听过吗?”她把菜篮放到地上,仰头,对着高壮的客人讲话。
  听过,他的资料夹里面有。
  MODERN画廊的总经理姓黄,当年姊夫把他的画作通通交给他,他们之间建立了不错的交情,姊夫一直想联络他,企图从黄总经理身上探访有关贺巧眉的消息,是他抢在前面阻止,承诺会飞一趟台湾,替他把事情办好。
  “没听过。”
  他移开闪烁的眼神,对向她身后的莲花池。
  “小今的爸爸刚到这里时,希望能够成为一个画家,他讲这些话的时候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