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e族·4月号》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惊悚e族·4月号- 第1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我会的。〃我点点头,〃可是仇人是谁?〃   

  银药突然紧张地看看我的身后,低声在耳边问道:〃你难道真的不记得若玉的来历吗?〃   

  我摇摇头。银药点点头道:〃这也不怪你。你虽然渐渐恢复神智,大概还没有想起太早以前的事。官人,你听我告诉你。那若玉来历不明,身份诡异。〃   

  〃噢?〃   

  〃是的。〃银药接着道,〃我清楚的记得她来的那一天,天上云特别的红,像鲜血一样,就像大嫂死的那一天!我早就知道她来者不善,可是大嫂不听我的。大嫂也是一心为了这个家。她想让王家早点开枝散叶,我也不争气,和你在一起三年也没有为你生一个孩子……〃   

  〃你的意思是说她……〃   

  〃她就是那个红毛怪!〃银药坚定地看着我大声道。   

  我摇摇头,冲她一笑。银药一下子抓住我的手,大声喊:〃官人!你已经被她迷住了!你再不动手,她就要害死我们所有人了!天生异像,她就要亮起她的牙齿咬断我们所有人的喉咙,我们不能再等了!〃   

  〃一个妖怪怎么可能怀上孩子呢?〃我摇头道。   

  〃孩子!她不会生下孩子的!就算生也会生下一个小毛怪!〃银药的胸脯一起一伏,非常激动地大声喊道,〃官人!你不要再痴迷不悟了!你不要再傻了!你醒醒吧!〃   

  我还是摇头,虽然的我的心中已有所动摇。         

。§虹§桥 虫 工 木 桥 书§吧§  

第47节:精变(8)         

  〃啪〃一声脆响。我只觉得自己的右脸一阵痛麻,抬起头看到银药痛哭的脸。我伸了手想要安慰她一下,却突然看到那被子的下面露出一尾我不应该看到的东西。血红的,毛毛的东西。   

  我只觉得浑身冰冷,心脏仿佛就要停止跳动。   

  银药却因为激动什么也没有察觉,冷笑着骂我:〃你真不是一个男人!〃眼里全是鄙夷。   

  我冲她点点头,拖着发麻的腿蹭到门口,回了头冲银药道:〃我会杀了她的,这个可恶的狐妖!〃说完,转了身飞快的离去。   

  我跑出聚银阁。慢慢地向前走,我突然耳清目明,不用回头,我便能感觉到有一双犀利阴沉的细眼正飞在空中跟踪着我。我只是急急地来到厨房里,向正在杀鸡的厨子要了一把最锋利的刀,然后在众人的惊讶目光中走到我若玉的房间。秋日晶莹的透过碧绿的窗纱,若玉正坐在窗前缝制着小孩子的衣裳。听到门响,高兴地抬起头来笑道:〃官人!你看这是我为我们的孩子做的衣服。还有,你那天不是问我认不认识一个叫王婴的人。嘻嘻,你姓王,我们生的孩子不正是〃王婴〃吗?官人……〃突然看到我身中的刀。若玉的脸瞬间变得惨白,她捂着胸口颤声道:〃官人!你要……?〃我不说话,快步地走上去,站到她的面前,狠狠地瞪着她。   

  若玉手中的小孩衣服无声的落到地上。她挣扎着向后退,终于退到不能再退。   

  〃你到底是人还是妖?〃我向若玉举起了寒冷的刀。   

  若玉惊讶地看着我,眼睛里全是惊惧。她伸出颤抖的手紧紧地抓住刀刃,鲜血随着寒光慢慢地滴到地上。我依然狠狠地望着她,再次大声道道:〃妖是不能存在这个世上的!我要杀尽世上的妖!长着红色长尾的妖!〃   

  若玉突然浑身一颤,眼中的惊惧渐渐消去,一丝的闪亮渐渐的充满她的眸子。她叹口气,突然冷笑三声道:〃哈哈哈!王元丰!既然你认出了我,我也只好承认好了。是的,我就是那只经常出现在你梦里的红毛怪!你的大嫂大哥都是我害死的,还有你的好弟弟也是我吓疯的。你动手呀!杀了我呀!王元丰,你亲手杀了你的孩子〃王婴〃吧!〃说到这里,挺起了高隆的肚子。   

  看着狂笑的若玉,我的眼珠慢慢变成红色,我咬咬牙,闭上眼睛,大喊一声举起了刀。   

  〃啊〃的一声惨叫……   

  一道白光闪过,银药突然从门里像个纸片人一样挤进来。她满脸兴奋,径直走到倒在血泊里的若玉面前,蹲下身仔细地察看。   

  〃呵呵!我的克星终于死了!哈哈哈……〃银药突然放声大笑。她像个疯子一样跳到我的面前,大声喊道:〃那个臭道士!我的好师傅!他想用〃千年神婴〃来灭掉我,可惜却被我识破!这个臭女人一死,你们的宝贝儿子也随着消失无踪!〃王婴〃一死,谁还是我的对手!我忍了几千年,应该是我大开杀戒的时候了!现在,就让我动手吧!亲爱的,你一死,这个世上便没有了〃王婴〃的父亲,也就没有了王婴,我也就安心了。〃         

§虹§桥书§吧§。  

第48节:精变(9)         

  我冷冷地看她,轻声道:〃我真后悔当初那么爱你!云……我本来想和你快乐的生活一辈子的……〃   

  〃嘿嘿。〃银药向前一步阴笑道:〃你因为我真的爱你吗?要不是我遇上了千年天谴;我才不会依靠你!你的心里也根本没有我,你的心里只有这个臭女人!无论前世今生还是未来,你永远都只爱她一个!不过现在,你却亲手杀死了你最爱的人!〃说到这里疯狂的放声大笑。   

  〃是吗?臭红毛长尾老怪!〃我轻轻笑着骂道。   

  〃你说什么?〃银药一愣,停住笑看着我。   

  〃红毛长尾老怪!〃银药的身后突然响起一个清脆的童声。   

  银药浑身一颤,慢慢地回过头去。她的一双凤眼越睁越大,渐渐被恐惧填满。   

  〃啊……〃一声惨叫。一道光亮瞬间穿透了她的身体,一个光洁滑溜的身体扑到了我的怀里……那是我和若玉的宝贝:王婴!   

  银药身上出现了水桶一样的大洞,透过那洞我看到了躺在地上的若玉惨白的笑脸……刚刚生产不久,还要坚持演完戏,真是太辛苦她了。   

  〃哈……我因为我是天下最有智慧的人……〃木头一样直立的银药轻叹一声,〃没想到……没想到……〃说到这里,突然一道红烟从她的头顶升起。她慢慢地歪倒在地上,身体抽动了几下,渐渐缩小,最后化成一条死去的长尾白狐。   

  〃咯咯,父亲。〃怀里的王婴突然大笑起来。好一个可爱的孩子,皮肤白嫩,大大的眼睛,像极了他的母亲。   

  我亲亲他。他却一下子跳下我的手跑向他的母亲。   

  我甜蜜的笑着向他们望去。我不会再回去了。我要和他们永远生活在一起。我幸福的想。   

  可是突然……一条雪白的小尾巴随着那光洁的小屁股一摇一摆的出现在我的眼中……天呀!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儿子他……竟然也是……   

  我按住狂跳的心,用手扶了墙向若玉望去,只见她正慈爱的把我们的白尾小儿搂在怀里喂奶,而她的裙摆之下也正跳动着一条又长又白的尾巴……   

  〃官人,其实我也是……我们是一对狐狸姐妹。师姐是红狐,我是白狐。〃若玉慢慢抬起头来眼含泪光看着我轻声道,〃师傅让你开车回到古代,一直暗恋你的我便擅自随你而来,附身到若玉的身上。没想到师姐她也跟着我们而来……我本想跟你一辈子。可是狐狸就是狐狸……〃   

  〃不要!〃我只觉得冰凉入骨,眼前突然一阵白烟升起。我伸出手向前抓去,可是整个世界瞬间又变成了漆黑一片。   

  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还坐在车里面。抬头看天,见众星捧一弯新月。四周虫声啾啾,松涛阵阵。   

  车的前窗破烂一片,上面的弹孔似乎还在冒着青烟。我低头望去,见白色的T恤上洞如蜂巢。……我死了吗?但仿佛还活着……   

  我摇摇头,费力的打开门跳下车。   

  沿着柏油路,踏着月光,慢慢地向山上走去。我要去寻找我的师傅,把一切都告诉他。走不多久,突然就听一声怪异的叫声从路边的森林传来。我忍不住扭头望去,只见月光下的一棵柏树旁有一个长满野草的土包,土包的前面立着一块青色的墓碑。墓碑之上盘着一尾白狐。   

  我心中一动,快步走上前去。在清亮的月光下墓碑的字清清楚楚的显现在我的面前,那上面正是我的名字……王永印。   

  我木然的抬起头来。白狐突然跳下墓碑跳隐在草丛中,我再也寻觅不见了。         

※BOOK。※虹※桥书※吧※  

第49节:哭楼(1)         

  哭楼   

  一枚糖果/文   

  (一)爱你就像爱自己   

  姓娄的人可并不多见,西北医学院护理学系大三年级的王莉莎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的娄小刚,很高大,但明显有点营养不良,瘦弱的胳膊,穿着一件稍短的白色衬衣,领口很干净。   

  王莉莎想,可能是农村来的孩子。去年入学的时候,自己倒是并没有感到什么特别的优越感,旁边的男生开着小奔,那倒是可以拽的。   

  那个男生叫凌海风,现在是自己的现任男友,认识他以后,王莉莎学会了开车,经常在情侣双双的校园街头呼啸而过,围着丝绸围巾,戴GUCCI墨镜,旁边是优质男友,车里的音乐经常是11O〃ClockTickTock,许多人都羡慕他们,而王莉莎跟凌海风就像明星一样理所当然的接受别的同学羡慕夹杂嫉妒的目光。   

  那男孩手里拿着一张皱皱巴巴的报名表,旁边是个大编织袋,红蓝相间,很大,但看不见里面有什么东西,鼓鼓囊囊的。这一季LV出的新款包包就有点走这种中国风的感觉。想到这里,正在帮学校登记新生资料的义务劳动者王莉莎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娄小刚只是看着自己的双脚,鞋子也是母亲临时在县城买的,虽然是皮鞋,但很明显不是真的皮,只是人造皮,里面是纸壳,一到下雨天就会开口大笑。百货公司售货员警告过他,下雨天,千万不可穿。   

  〃我不知道宿舍在哪里。〃娄小刚很小声道。   

  〃要不我带你去吧。〃王莉莎填好表格,盖上个戳给回他。又叫旁边一个戴眼镜的女生顶了自己位置,顺手拿给娄小刚一瓶娃哈哈纯净水,红色的塑料皮上变形的王力宏呆呆的呆在上面,还有一行红字,爱你就等于爱自己。   

  娄小刚报的是药学系,填志愿的时候很简单,他固执认为父亲之所以这么快的离开自己是因为用不起贵的药,只是吃几块钱一盒的心痛定和氯化钾溶液之类。深夜父亲病发的时候已经临近高考,没来得及见到最后一面,下葬的时候因为学校要筛选考试也没赶上,成了终身的遗憾。         

。§虹§桥书§吧§  

第50节:哭楼(2)         

  娄小刚经常梦见父亲,眼睛缝隙里流血,抚摸自己的头,然后一把一把的吃药,红色的心脏悬挂在黑暗中,像一轮太阳。   

  〃你是哪里人啊?〃王莉莎好奇地问,看了看头顶的烈日,九月了,怎么还这么热,从包包里拿出防晒霜涂抹着脖子,她的脖子很白,像最嫩的那颗白菜的鲜美颜色。   

  想到白菜,娄小刚肚子咕噜咕噜开始抗议,的确,从早晨到下午三点,只在火车上吃了一包贵的要死的方便面,连汤带汁吃了干干净净,不争气的肚子又饿了。   

  以至于还没来得及回答王莉莎就开始问第二个问题了,〃你吃饭了吗?〃   

  娄小刚点点头,心想早饭当然吃了,现在要吃就吃你的白色脖子和吸你白色脖子下面的牛奶。忽的被自己这样的想法吓一跳,二十三岁,学习,学习,好好学习。娄小刚握紧拳头,鼓励自己赶走邪念,饥饿让人产生幻觉。   

  〃哦,你们宿舍就在前面,写了一个大大的12字,带着你手里的单去找舍监安排你的铺位吧,我走了,太阳太大了,我会被晒死的。〃王莉莎准备告别去带下一个分在东区的新生。其实学校东区除了教学楼和体育馆,也有几栋宿舍楼,还有最东的那个角落的13号宿舍楼,因为年代已久,年后就准备拆迁。学生们早就已经搬到旁边的公寓式12号宿舍,13号宿舍因为日晒雨淋,爬山虎非常茂盛,几乎把窗户都爬满了,夏天又有许多蛇在藤上乘凉,也许13这个数字的缘故,那栋宿舍楼给人不祥的感觉。   

  娄小刚推开宿舍的门,惊呆了,比起自己高中的宿舍来,12号楼603简直就是天堂,光洁的地板,崭新的被子,还有大阳台、落地窗、台灯……感谢上天,让我能够读这么好的学校。   

  学费是个企业家资助的,据说身价千万,却从不吝惜,娄家村这几年才出了这样名牌大学生,不能让他因为贫困辍学。村里报到县里,说是可以安排,但是要配合,上台拿着奖金要哭,要感谢县长,感谢政策,感谢慈善家。   

  临上学前,娄小刚登了台,头低低的,领过一张大的纸板支票,红着眼,那企业家有点肥,戴着眼镜,面容和蔼可亲。对着麦克风说的那番话,到现在为止想起来一片模糊,只是谢谢,谢谢,无止境的谢谢,一副中暑的表情。   

  四个男生很快就混熟了,一个叫田文的男孩请大家吃饭,说大家以后就是兄弟了,凡事都要照应着,其他三个自然是乐不可支,去学校附近的一家餐馆吃的东北菜,娄小刚吃的皮带裂缝了,这才去洗手间撒了一泡啤酒尿,爽就一个字。忽然想起家里的母亲省吃俭用的,心想要是剩下的酱骨架能打包就好了,坐火车送回去,热一热,骨头还可以给家里的黑虎,它一般吃剩饭,有时候运气好也有剩菜,但这样的机会多半是过年才有。         

。←虹←桥书←吧←  

第51节:哭楼(3)         

  娄小刚有时候想法很天真,这是后来吸引王莉莎的原因之一。   

  (二)冬至   

  教学楼有点远,田文和宿舍的费天宇都配了山地车,每天自然就起得晚些,这两个月以来,每天最早起来的是娄小刚,因为是班长,点名签到的责任落在他头上。接着就是睡自己下铺的姜介红,姜介红是蒙古人,性格粗圹,力气也很大,每天晚上打飞机的时候好像整个床都要被摇散。娄小刚看着他的黑眼圈,拍拍他的肩膀,〃兄弟,注意身体啊。〃   

  娄小刚很少做那事,即使做,也是斯斯文文的,宿舍无人时才用被子盖住身体,枕头旁边放着叠得整整齐齐的专用小方巾,刹那的定格是王莉莎的雪白的脖子及其上半身。总是希望在学校能够再次碰见她,道声谢,但一直都没能如愿。世界太大,世界真的太大。   

  那瓶矿泉水就在桌子里放着,上面写着爱你等于爱自己。   

  药学主讲教授姓王,叫王图强,五十五岁终于评了正教授,戴着眼镜,深沉又枯燥。讲课也是,肚子里一肚子的药理,班上女生七个,早就有了七仙女的绰号,除了尤清雅还勉强能称得上美女,其他都是外表平平。大部分漂亮女孩都在护理系,护士是大部分男人的YY对象,而那些护士都觉得将来大部分都会嫁给医生。   

  王图强喝了一口杯子里的普洱茶,咳嗽了一声,问道,〃谁来说说干扰素?〃   

  〃干扰素是最先发现的细胞因子,是1957年被发现的,他是一类分泌性蛋白,具有广谱抗病毒,抗肿瘤和免疫调节功能。根据产生干扰素来源不同,理化性质不同和生物学活性的差异,可分为α…干扰素,β…干扰素,和γ…干扰素,它们分别由白细胞,纤维细胞活化T细胞产生。1980年,美国基因技术公司把人体白细胞干扰素基因转移到大肠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