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e族·4月号》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惊悚e族·4月号- 第1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回来的时候身上准备一起吃饭,身上有点微微淋湿,迎面而来的是凌海风,今天没有开车,王莎莉牵着他的手向娄小刚打招呼,〃陪女朋友吃饭哦?〃   

  娄小刚有点不好意思,心想,谁叫你有男朋友了,否则……嘴上道,〃你们准备去哪里?〃   

  凌海风请客吃牛排,突然尤清雅的勺子掉在对面凌海风的地面,低头去捡,顺着地面看见她的短裙下的脚,十分漂亮,还有那粉红色的三角形。   

  (六)爱谁谁   

  娄小刚与尤清雅在一起,谁也不觉得奇怪,两个人的身高外表都很般配。王图强一家都很欢迎他们一起来,就像自己家孩子一样,有了好吃的就叫娄小刚带着尤清雅来家里吃饭。王莎莉和凌海风照例在家缠绵,非得敲门叫吃饭才出来。         

§虹§桥§书§吧§。  

第57节:哭楼(9)         

  因为王图强的关系,娄小刚找到了一份实验室助手的工作,十分感激,因为兼职来的钱完全够自己的生活费,母亲不必再走五里路去镇上的邮电所给自己寄钱了。   

  秋天,四个家伙去秋游,然后从山上摘了很多熟透的板栗,挖了些红薯,晚上就着篝火烤着这些新鲜的野味,香喷喷的。   

  帐篷是双人的,也不宽敞,娄小刚的怀里躺着尤清雅,轻轻道,〃毕业以后嫁给我吧。〃   

  秋天深夜的风,树叶沙沙响,疲惫过后,把套套挖了一个深深的洞埋了起来,就像埋葬自己的孩子。王莎莉不用这样做,因为她喜欢小孩,倘若有了就生下来。   

  当午夜来临,尤清雅从帐篷里爬出来,走到那块大石头旁边,裹着毛毯,点燃一根烟,叹息一声,烟柱是细细的,从小巧的嘴喷出去。   

  腰上的两只手很温柔,尤清雅笑了笑,回头看了看凌海风,〃不怕吗?〃   

  〃她睡着了。你那只呢?〃   

  〃当然。〃尤清雅的双唇贴了上去,凌海风的回应十分迅速,他的身体就像磁铁一样紧紧吸牢着她的身体。   

  只有在眼皮底下的偷欢才是最现实的,一切如果都是顺理成章、天经地义的理所当然,便不会有那么多怨妇恨男了。   

  凌海风第二天早晨拄着一根树棍下山,娄小刚不怀好意的笑道,〃怎么样,不行了吧。〃   

  尤清雅有点尴尬,捏了捏他的胳膊,〃说什么呢,快点走啊。〃   

  王莎莉倒是一点也没发觉,昨天睡的真是香,只是隐约听见有个女孩在唱歌,迷迷糊糊的也听不清在哼些什么。   

  暧昧的味道太暧昧,被敏感的人发现,被麻木的人忽略,于是我们轻易的爱谁是谁,也不管那还沉浸在习惯中难以自拔的人们。   

  尤清雅依然对娄小刚很温柔,到他宿舍给他洗衣服,拧干,在太阳下眯着眼睛幸福的样子。娄小刚被宿舍的男人羡慕着,自己也深深感动着,即使少许怀疑,也是一闪而过,他对我这么好,怎么可能如他们谣传所说跟另外一个男生深夜在湖边的椅子上亲吻。   

  端着一杯柠檬茶准备好好犒赏一下在阳台上洗衣服累得满头大汗的尤清雅,娄小刚忽然把柠檬茶倒在洗手间里。   

  尤清雅回头笑道,〃过来帮我晒衣服。〃   

  不可否认,她笑起来是个天使。   

  但她球鞋上的泥土沾着的半片珙桐树叶像一把刀子撕开了娄小刚的心,全校只有一株〃鸽子树〃,就在湖边种着,上面钉着一个牌子〃珍稀植物,手下留情。〃   

  尽管如此,她再向自己撒娇的时候,娄小刚还是笑着受用了,让她坐下,自己给她捶背,亲昵甜蜜的小动作,尤清雅从包包里拿出一枚糖果放到自己嘴里,甜到心里。         

※虹※桥※书※吧※BOOK。※  

第58节:哭楼(10)         

  到底是为了什么。   

  娄小刚很想知道对方是谁。   

  爱谁谁。   

  (七)那些花儿   

  娄小刚的母亲病了,老家的亲戚打电话过来。娄小刚没有接到电话,他跟踪女朋友去了。姜介红去图书馆找他,不在,他跟踪女朋友去了。   

  只有挂了电话。   

  在的时候就没有找自己的电话,一出去,准有很重要的电话。   

  喜欢他的时候总是有另外一个人也喜欢他,不是现在的,就是过去的,要么就是将来的,自己总是中间的。   

  超市结账的时候自己前面的那个人总是买很多东西。   

  提着很重的东西总是打不到出租车,越来越错,错的前面也是错,吸取经验也是错,渐渐出错,件件出错,一念之差,顺着思想错下去,就忘记什么是对的了。   

  到了晚上,田文终于在湖边的草丛里发现了娄小刚,像猎人一样蹲着寻找猎物。   

  〃你家里人打电话来了。〃田文掏出手机,〃回一个吧。〃   

  娄小刚神经质一般盯着前方,〃嘘,他们快要来了。〃   

  田文摇摇头,走了。   

  尤清雅说要复习,暂时不要见面。但还是有小道消息说她在跟男生约会。今天是她的生日,也没有来找自己。   

  天黑了才看见尤清雅的影子,戴着帽子,帽檐很低,旁边的男人,即使比较远,也能看见是凌海风。   

  他们?   

  尤清雅没有注意到蹲在草丛里埋伏着的娄小刚,她低着头慢慢地走,旁边的凌海风有点得意的表情。   

  他们朝十三栋宿舍走去。娄小刚贴着学校小卖部的小路走着,始终跟他们保持距离。   

  凌海风不怕,余水水死了,是真的死了,世界上根本没有鬼。尤清雅选的地点很刺激,符合他的个性,跟王莎莉在她那张床上腻了,在酒店也腻了,上次说半夜去教学楼她也不肯。   

  娄小刚呆呆的在楼梯上看着他们接吻,大大的天台,有月光,照着几乎叠在一起的影子。   

  有人在唱歌,一边哭。   

  耳边响起的歌声让娄小刚发抖,天台上的凌海风迅速推开尤清雅,〃你听到有人唱歌了吗?还有人在哭。〃   

  尤清雅慢慢地抬起头,〃听说这里有个女生跳楼死了。〃   

  娄小刚啊了一声,尤清雅回头说道,〃娄小刚你跟了我很久了,上来吧。〃   

  凌海风往后一步步退,〃你是谁?〃   

  唱歌和哭泣的声音停了,多了一个女人说话的声音,〃你撒谎……你说你会爱我,你说你不会离开我……〃   

  凌海风捂着耳朵,身体发软,〃别唱了,别说了,别说了……〃   

  尤清雅走到娄小刚身边,〃你不是很爱我吗?不是要娶我吗?杀了他!〃   

  娄小刚恍惚中看见了凌海风跟尤清雅光着身子在地上滚来滚去,一会好像又变成另外一个女人,看不清脸。         

▲虹桥▲书吧▲BOOK。  

第59节:哭楼(11)         

  手里多了一把刀,就这样走近,扭打,一刀一刀的砍,使出浑身的劲。凌海风躲闪不及,刀子直接戳到眼睛里,满脸的血,惨叫着……   

  尤清雅慢慢地走下楼,没有回头。   

  田文骑着摩托车在门口等着,递给她头盔,还是那辆去血库偷血做血脚印的摩托车。   

  ……   

  尤清雅对母亲说道,这样我的姐姐就可以上天堂了。   

  王图强对尤清雅说道,我爱她胜过自己的生命,这样的垃圾不能接近我的女儿。   

  王莎莉对新男友说,背叛爱者不得好死。   

  娄小刚对母亲说,你为什么不让我见你最后一面。   

  田文对尤清雅说,这样总可以答应嫁给我了吧。   

  校领导对施工队说,提前拆了那座楼吧,跳楼都死了三个了。   

  我们不知道该爱谁,该自私还是该禁止,该前进还是该后退。   

  那是一盒临终前托付给家人的录音带,那是一枚毒糖果。         

。←虹←桥书←吧←  

第60节:迷宫(1)         

  迷宫   

  文/妖刀   

  周围很黑,似乎还在下着雨,随着脚步声脚下有轻浅的水花溅动,隐约的夜色中看到身处在长方形狭小空间,四壁各有不同的门,墙很高,却没有屋顶。雨丝凉凉地洒在脸上,很真实的感觉。   

  但,这是哪里?我迷茫地想不出头绪。   

  唰、唰、唰……我向一扇门走去,脚下溅起一片水花,不知从哪里也传来轻轻的脚步声,站下来静静地倾听,在沙沙的静雨中似乎隔墙有什么人悄悄地走过,若隐若现地有三两声低低的笑,然后一切又归于寂静。   

  我推了推对面墙上的那扇门,吱吜一声,带着潮湿气息的木门颤抖了一下向外张开一条门缝,一股夹带着细密雨丝的冷风忽地从门前吹过,朦胧的光线下似乎有更实质的物体在那股风里一闪而过。  

  是什么?!我冲出门去,却发现外面是个更广阔的空间,有四通八达的走廊和无数个一模一样的木门。那阵风消失了,头顶上的雨仍在不紧不慢地下着,被我推开的门吱吱吜吜地掩回,最后竟嗒地一声定住,再也推不开。  

  咯咯!那个笑声又从哪里钻了出来,有杂乱的脚步声在不远处的雨水中响起,有人来了?是谁?在做什么?我警觉地靠着墙向周围张望,忽然脸旁出现了一股比秋雨更凛冽的寒意,有只柔软凉滑的手穿墙而过抓住了我的手臂。   

  〃找到了……呵呵……〃   

  [I]   

  〃爸爸就是这点不好,怎么能让你喝酒,而且还喝得醉成这样!〃妈妈坐在我床边的椅子里帮我吹着一碗热粥,一边不停地抱怨着老爸。   

  〃哎呀,他已经是个大学生了,再过一个月就十八岁,男人不会喝点酒怎么行。再说难得一次嘛,庆祝石川考上了西冷大学!〃老爸站在我房间门口笑吟吟地看着我们。   

  昨天我收到了西冷大学的录取通知,这是一所有百年历史的高等学府,占地近三百公顷,校园修建得与其说是一座大学毋宁说是一座美丽的园林,这是本省学子们梦寐以求的地方,以师出西冷而自豪。   

  爸妈拿着我的通知比我还要开心,从昨天一直忙到今天上午,为的是今天中午办一次家宴为我小小地庆祝一下,来家里做客的还有我最好的两个铁哥们儿,孙启和冼道,他们和我同样考取了西冷大学,我和孙启同在物理系,冼道学的是建筑设计。   

  爸爸特意拿出了一瓶珍藏多年的酒,他说古时候人家生了儿子就在地底下埋上酒,待儿子考取功名时再挖出来宴客,酒名状元红。咱家没有状元红,但也要像征性地喝上一杯。这是我第一次喝酒,饭没吃一半我就醉倒了,之后似乎沉入一个阴暗冷郁的梦里,久久不能醒来。   

  〃再休息一会儿吧,晚饭喝点粥,好好睡一觉,明天就不会难受了。〃妈妈摸摸我的额头,〃刚才做什么梦了,你大声地叫,把我们都吓了一跳。〃   

  〃我……做梦……〃我努力地回想着。   

  细雨,高墙,木门,冷风,还有依稀的脚步溅起的水花……还有……不记得了。   

  〃不就是喝醉了酒做个梦嘛,有什么大惊小怪。儿子没那么脆弱。〃老爸笑话妈妈还把我当个乖宝宝似的看护着。   

  〃石川,我们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吧。报到那天来找你一起去。〃孙启和冼道在门口向我道别,眼角唇边带着可恶的笑意。我靠在床上难堪地向他们摆摆手。   

  终于等到开学的日子,我十八岁生日的第二天,我和孙启、冼道一起走进了西冷大学的校门。   

  新生接待处有各年级的学长协助我们办理报到手续,并带我们找宿舍。孙启与我被分在同一寝室,冼道因为不同系,离我们比较远。   

  宿舍管理很严格,每层的楼梯间门口都挂着一块通告:每晚十时至次日五时禁止外出。带我们去宿舍的大二学长赵勤阳说因为学校历史很久,校园内总有些不好的故事在同学间流传,曾经有学生因为好奇半夜溜出宿舍闹出事来,为了加强管理才会采取这些措施。   

  通过楼梯间的门走进宿舍的走廊,整洁明亮的通道令人感觉非常舒服,孙启接着赵勤阳的话茬说:〃哪个学校没有传闻啊?现在连中学都开始闹鬼故事了,嘿!小川,哪天咱们出去看看?〃   

  〃别去!〃不等我答话,赵勤阳立刻严厉地打断了孙启的兴致,也许注意到自己失态,他又犹豫地解释了一句:〃如果让人发现,会被开除的。〃   

  〃太变态了吧……〃我和孙启吐了吐舌头。   

  赵勤阳转移了话题:〃你们是609号,就是这间。〃他伸手拿过孙启的行李走进屋去。         

◇BOOK。◇欢◇迎访◇问◇  

第61节:迷宫(2)         

  宿舍是四人一间,这时另外两个同学已经来了,他们是湖南的卫青和杭州的南宫途。床铺上的名牌已经贴好了我们的名字,孙启在我上铺。   

  赵勤阳还有其他接待工作,把我们安顿好后留了个电话就匆匆离开了,临走时我看他好像还想说些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说。   

  第一天的大学生活就在忙碌中结束了,晚上去洗漱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其他屋里已住上了人,大家都是新生,很兴奋地自我介绍着,不久就相互认识了。每层有十间寝室都在一个方向,走廊另一侧是水房、卫生间、盥洗室、浴室和一间电话室,里面分别有校内分机、市内电话和长途直拨电话共六个座机,以方便大家联系。墙上贴着一张纸,上面非常周到而详细地列着楼下门卫的电话号码和校内各个机构的电话,连校园各门岗的号码都一一写在上面。   

  南宫途看着这张密密麻麻的电话表说:〃真是个严格的学校,为我们提供这么多方便其实就是为了让我们乖乖地听从管理,别乱跑出事。〃   

  〃严就严点吧,不就是时间上受管制么,无所谓的咯。〃住隔壁608号的钱谦在一旁说,〃南宫,难道你有女朋友一起考进来了,晚上要溜出去约会呀?〃   

  大家都好奇地笑起来,南宫途不好意思地摆摆手溜回屋去,他没承认但也没否认。   

  十点的时候,楼下的宿舍管理员吴老师上来确认每个房间的同学都已经回来,然后在大家的关注下,他走进楼梯间从外面锁上了门。   

  不一会儿楼道里的灯被关掉,变成了两侧的脚灯,大家索然无味地各回各的寝室。屋里的灯也已经熄灭,门口有一只脚灯在闪着淡绿色的光,卫青开了台灯在看书,我们三人爬上各自的床。   

  不知什么时候外面开始下起了细密的雨,听着沙沙的雨声我很快就睡着了。   

  [II]   

  第二天早晨还不到六点钟,我们被匆忙的敲门声惊醒,隔壁的钱谦在门外说楼下403寝室的一个新生昨天半夜离开寝室后再也没回来,而且因为昨天第一天报到,他同寝室的同学都很疲倦,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去的。   

  〃昨天晚上吴老师上来清点的时候他还在的,晚上屋里的同学也看到他上床睡觉,怎么会溜出去就没影了呢?〃南宫途趴在窗台上向下张望,〃咱们这楼层高有两米五以上,从四层根本不可能跳窗跑出去吧。〃   

  〃是不是想家了?要不就是没在外面住过不习惯。〃孙启躺在我上铺的床上翻了个身,〃这里多舒服啊,跑什么跑?今天没事,我可要再多睡一会儿。〃   

  夏天的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