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e族·4月号》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惊悚e族·4月号- 第1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要再多睡一会儿。〃   

  夏天的燥热被昨晚的雨消减,空气中有了些初秋的凉意,我们待在房间里没有出去,冼道跑来找我们,听说楼下有新生外出未归他也觉得很惊奇。虽然晚上的管理很严,但白天并不禁止同学互串宿舍。         

▲虹桥▲书吧▲BOOK。▲  

第62节:迷宫(3)         

  中午在食堂吃饭时,三个男生闷声不响地坐在我们旁边吃着,钱谦坐在离我们不远的位置上朝他们努了努嘴,示意他们就是住在403室的同学。还没等我们找到话茬去搭话,只见吴老师走了过来。   

  〃林楠外出的事学校正在调查,你们也不要太担心和自责,学校保卫处的老师们已经开始组织高年级的同学在校园内查找,以前也曾经有新生因为道路不熟在学校里迷路的情况,所以晚上要遵守规定,不经允许不要离开宿舍。〃吴老师对那三个同学和气地笑笑:〃不打扰你们吃饭了,要是想起昨天晚上有什么值得注意的情况可以随时去找我。〃   

  挨着我坐的那个同学一直低着头,吴老师走远后另外两个同学低声说:〃你怎么不告诉吴老师你看到的事?〃   

  〃我……〃他的头埋得更低了些,〃我睡得迷迷糊糊也不能确定,万一是我记错了或者根本就是我在做梦,那多不好。〃   

  〃什么事?看到什么事了?〃坐在我对面的孙启也听见了,伸着脖子过去探听。   

  三个同学警惕地盯着孙启看了一眼,起身走了。   

  过了两天,那个外出的林楠仍然没有回来,学校已经通知了警方和他的家人。我们的课程也逐渐开始,不久大家就把这件事淡忘了。   

  有天下午孙启和钱谦他们去打篮球,回来满身大汗地跑去冲了个冷水澡,晚饭后变得萎靡不振默不作声,连上楼都没了力气,摸着他像是发烧了,我们连忙安顿他躺下,给他打开水吃药,我抱怨他不应该出汗的时候去洗冷水澡,他懒洋洋地应付我,也不反驳。   

  这时外面下起了倾盆的大雨,关了窗后外面的水帘遮挡住了一切视线,连对面的宿舍楼都消失在瀑布一样的雨雾后面。晚上点名时吴老师听说孙启病了,他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留给我们,如果晚上孙启的情况严重起来需要去校医院的话就打电话通知他。   

  〃要不咱们晚上轮流看护他?〃卫青抬头看着孙启的床铺,他平时不怎么跟我们说话,此时见他眉头轻轻地攒着,似乎很担心。   

  〃没事,就发个烧没什么大不了。〃孙启向我们摆了摆手,〃赶紧睡吧,我又不是病危了要你们守着。〃我和南宫途准备上床睡觉,卫青开着灯在桌上写着什么。   

  不知不觉窗外的雨声渐渐小了下去,但仍在沙沙地下着,我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儿,听见有人在叫我,我含糊地应了一声,睁眼看见孙启从上铺探着头,〃你去把灯关了,开着我睡不着。〃   

  原来卫青已经睡了,但他却没有关灯,只是把灯头压得很低按在一张纸上,却因为那张纸的颜色浅反而把灯光均匀地折射到房间里。我起身去关了灯,顺便问孙启好点没有,他含糊地说了句没事,就翻过身去睡了。我知道孙启一向体质很好,估计应该是没什么事了,也就放心倒在床上。         

虹桥书吧BOOK。  

第63节:迷宫(4)         

  半夜,有什么东西在我脚上碰了一下,醒来发现是孙启摸着黑爬下床来慢慢往门口走去,门口的绿色脚灯不知什么原因没有亮着,我小声问他要不要陪他一起去,他没有答话径自拉开了门,门外也很黑,一股凉意扑进屋来,他脚步沉重地迈出去,随手带上了房门。   

  〃咣!〃关门的声音响得就像金属铁门的撞击声。我把脸埋进被子里想孙启这下子病得可不轻,连扶个门的力气都没了。   

  当我再次被什么弄醒的时候天已经有点亮起来,卫青弯腰站在我床前正在推我,见我睁开眼立刻问:〃晚上你看见孙启出去了么?〃听他这么问我立刻坐起了身。   

  [III]   

  孙启失踪了。   

  早晨快五点的时候卫青醒来见自己特意留下的小灯被我关上了,又发现孙启没在床上,于是就出去找,楼梯间的门仍好好地关着,走廊两侧的窗也严密地锁着,他把水房卫生间等小屋挨个找了个遍,却没有发现孙启的踪影。   

  屋里的光线还有些昏暗,门口的脚灯仍然亮着,我们拉开门又到各处找了一圈,还是没找到孙启。正在这时,只见隔壁寝的门忽地被打开,钱谦迷蒙着双眼走出来,见到我们奇怪地问:〃出什么事了?怎么你们都在外面?〃   

  我们告诉他孙启晚上出来后就没再回来,他挠着头说:〃昨晚我们屋吃坏了肚子,夜里轮流上厕所,几乎没断过,这一晚上除了我们之外没见谁出来过。〃    

  怎么回事呢?我明明看见孙启走出去的。   

  孙启就这样在门窗未动的情况下消失不见了,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吴老师叮嘱我们不要向外传扬。南宫途和冼道陪我跟着吴老师去学校保卫部把夜里见到的情况做了汇报,卫青说要查些重要的资料一大早就赶去了图书馆。   

  下午我因为一夜没睡好又开始犯困,躺在床上看见上铺的床板想不出孙启能上哪儿去了,而且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他们的失踪和学校这些严格的安排是分不开的,也许正是因为学生们的失踪才使得校方不得不采取这样一系列的管理措施,但显然这些措施并没有阻止这类事情的继续发生。   

  雨声又沙沙地响在耳畔,身上有点冷,刚才还在耳边响着的说话声已经听不到了,刚才令我眼皮沉重的睡意慢慢消失,我睁开眼,看到似曾见过的高墙,细密的雨从高空落下来打湿了我的头发和衣服,四面墙上各有一两扇门,不知通向哪里。试着迈出两步,积存的雨水在脚下溅开发出唰唰的声响,隔墙隐约传来低低的笑声,有什么人匆匆地踩着水花走过。   

  忽然身后的门被打开,一个威严的男性站在门外叫我出去,我走出门去,外面竟然一滴雨也没有,几名侍卫模样的人跑来把门拉上,〃咣〃地一声巨响似乎什么时候听到过。那个男人对侍卫挥了挥手:〃走!〃我被人强行搀扶着离去,不断回首中只见细雨仍在那片迷宫上空不紧不慢地下着。         

◇欢◇迎◇访◇问◇。◇  

第64节:迷宫(5)         

  我心里涌起一阵难以名状的疼痛,想要冲上前去,却被那个男人紧握住手臂不得挣脱,而心中想要呼喊出来的话却被堵在胸口不能发出声音来。   

  〃小川!〃有人在我耳边大吼一声,猛地把我惊醒,只见卫青和一脸无措的冼道站在床前望着我。   

  〃我……又做了那个梦。〃头有点疼,我想起这个似曾相识的梦在夏天的那次酒后出现过,只是后来的情形有些不同。   

  我把梦里的情节讲给他们听,卫青听得出奇地仔细,不仅要求我把其中的细节完全讲出来,更再三问了很多莫名其妙的问题。然后他沉默着思考了许多,突然冒出来一句:〃这间学校有问题!〃   

  就在我做梦的时候,卫青去学校图书馆查找了西冷大学建校前的历史资料和建校后的学生会记录以及各种轶事年鉴,由此得知此处在清代乾隆年间曾经是一个王爷修建的园中园,是个类似北京圆明园那样的游戏场所,那个王爷请来一批西洋建筑师在这里建造了一个占地二百多公顷的巨大迷宫,经常在这里举办藏宝游戏取乐。清末外国人入侵时这里被毁于战乱,荒废了一段时间后才被几位富豪和学者集资建办了这间西冷学府,建国后被正式命名为西冷大学,当时校园内还有些迷宫的残留部分,在文革中被彻底拆毁破坏,后来经过多次重建和装修,迷宫的原貌已经消失殆尽了。    

  〃原来是这样,那么我梦里出现的高墙就是当时的迷宫么?〃我觉得这真不可思议,为什么我会做这种梦,如果真是迷宫的话我又怎么会梦到那么久以前的事。   

  〃资料里没有当时迷宫的完整图样,更没有平面图可供参考。二百多公顷是个相当巨大的面积,这样大的一座迷宫想从里面走出来应该是非常困难的事。资料中有记载王爷府中曾经有家仆在迷宫中走失,不得不派侍卫墙顶放梯下去将他们搭救出来。但也因为有这样的措施,并没有发生过真正走失的情况。〃卫青翻着他的笔记本,那上面被他画符似的写得密密麻麻的。他迟疑地敲了敲本子对我们说:〃发生走失情况是在建校之后。〃   

  根据以前历届学生会的轶闻记录,西冷学府每年都会有几个男生在夜间走失,但因为当时管理制度不严格,有些年轻人无心向学或有心去参战,不告而别的事也常有发生,所以这些失踪并没有引起注意。建国初期的几起走失事件被定为学生舍不得离家或吃不了苦而辍学出走,文革后校园重建恢复了学制,从此有了正规的学生会,历年的轶闻年鉴都有专门的学生会成员来记录和管理,走失情况被记载得更加详细,但不知为什么却也从此变得更加隐讳和模糊。   

  〃最近几年新生走失的情况仍有发生,但都是未被侦破的失踪案,没有一个人回来。在学生会的记录里却没有相关字句的记载,如果不是我有心查找根本看不出记录里的特别之处。〃卫青拿出几页复制纸给我们看,那是部分学生会记录的复印件,在一些年份后面写着某月某日某幢宿舍,然后是姓名、年龄、性别以及学籍。所有学生都是大一新生,事情发生在九月中旬到十月下旬这四十多天时间里,从时间上来看,几乎就是刚开学入校就开始发生了。         

→虹→桥→书→吧→BOOK。  

第65节:迷宫(6)         

  所有这类记录后面都有当届学生会主席和几个主要负责人的签字,但就像卫青说的那样,如果不是我们有心查找的话,谁也不会知道这些记着几位新生名字的纸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如果我猜测得不错的话,这应该是个从科学上无法解释的灵异事件。〃我们三人正要笑话卫青的歪理邪说,却见他一脸凝重的神情正严肃地看着我们。   

  [IV]   

  卫青从小体弱多病,幼年的时候他在老家遇到一个外乡来暂居的狩灵师,那人说卫青阴气过重容易伤身,就教他一些驱灵的小技巧,卫青并没在意只当是游戏一样学着玩,很快就掌握了,他的聪慧很招那人喜欢,不久就成了正式的师徒,那人跟着他回到城市,一直到三年前卫青上了高中才离开,那时卫青已经把大多数法术技能都学会了。   

  〃以前不相信,初中时帮一个同学家里净化了一次之后才明白师傅教我的这些都是有用的。〃卫青颇有些不好意思地在我们崇拜的目光下笑了笑,〃这些年我的身体强壮起来,师傅说阳气过盛就会对那些东西有所抵消,不容易敏感地察觉到。进入校园后我有一点点感应,但没有感觉到恶意就没太往心里去。403室那个同学走失后我才开始调查这个学校的,昨天孙启身体不舒服,天又下了雨,我担心会有什么东西乘虚而入,所以特意等你们睡下后用台灯的光把符咒应在屋里,只可惜……〃   

  〃啊!〃我失神地叫了出来,〃晚上孙启说灯亮着睡不着,让我把灯光掉了!〃如果不是我关灯,也许孙启就没事了吧。   

  〃你先别自责,也许那就是孙启被控制后要求你关灯的,如果你没关,我想这么多年养成的功力,那东西最后会让孙启自己下来关掉台灯。〃卫青停顿了一下忽然有些为难地说:〃其实我对驱灵这些事并不是很熟练,师傅一直说我心太软,即使对那些有恶意的东西也不能当机立断地下手,我学得最深刻的是净化它们,让它们脱离苦海。咱们看的那些故事里,它们都是有委屈有怨恨才会变成那个样子的。〃   

  〃你……什么意思?〃南宫途不放心地拉着卫青,〃你告诉我们这里闹鬼,你有点法术,然后现在又想说你的法术不灵吧?〃   

  卫青皱着眉头:〃不是,因为我心里抵制强力驱灵,所以在实施的时候会有阴滞,我还是偏向于把它引出来,知道原委之后把它净化掉。〃他想了想又问:〃你们谁有关系比较好值得信任的女性朋友么?〃   

  我们一起看着南宫途,他有个高中时期一直很要好的女生,最近好像已经发展成他的女朋友了,而我们都还是光棍一条。南宫途摸了摸兜里的手机,红了脸:〃她……能帮咱们做什么事呢?〃   

  〃咱们都是男的,不适合做灵媒,我想找个女生做媒介引它出来问个明白。〃卫青对南宫途保证道:〃你放心,我有办法叫它出来,也一定有办法让它回去,绝不会纠缠着她。〃         

※BOOK。※虫 工 木 桥 虹※桥书※吧※  

第66节:迷宫(7)         

  南宫途在寝室里装病才使得我们经过吴老师的允许把韩园园带进了宿舍,卫青已经准备好各种符纸和道具,等我们进来后就锁上门窗贴上不同的符咒,又用毯子蒙住所有外来光源,只在屋子正中点了一支白蜡。   

  韩园园有点紧张地坐在我们对面,之前南宫途已经把事情经过向她讲了一遍,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对我们信任地点了点头。   

  卫青嘱咐我们无论看到听到什么都不要出声也不要有任何动作,得到我们再三保证后,他开始低低地念着我们听不明白的咒语。   

  寝室外面噪杂的声音渐渐消失了,屋里一片寂静,被我们围在中央的烛火轻轻地跳动了几下变成一团将熄未熄的小火苗,四周的温度开始变得寒冷,有一股凝重的阴冷空气在房间里凝聚着。韩园园原本安详的面容变得有些扭曲,闭合的眼皮下能看到她的眼睛在不安地转动,突然,她的眼睛睁开了。   

  我听见南宫途长长地倒吸了一口气,虽然我和韩园园只相识了几分钟却仍然可以清楚地判定眼前这个女孩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卫青抬起一只手,手指捏着咒诀,他轻轻地问女孩是谁,在这里做什么,有什么心愿,女孩的目光被锁定在卫青那只手上,像被催眠了似的轻轻地对我们讲述她的故事。   

  〃墨婵是侍奉老福晋的婢女……无意……相识一男子……十八岁……暗里往来……才知是贝勒爷……他说带我远走……出城四十里便被王爷派人追回……苦苦哀求……老福晋传话放墨婵一命只须逐出王府……王爷不允……贝勒爷求情……雨夜……王爷将我们带至此地……须在迷宫中寻到贝勒爷双双走出……不仅饶得性命,更可将墨婵赐与贝勒府……遍寻不着……迷失宫中……隐约寻到多人……都不是〃她断断续续地说着,间中夹杂着我们不能听懂的语言,最终还是听明白了这个古往今来不知发生过多少次的伤感故事。   

  〃墨婵,现今时日已过去二百多年,你的贝勒爷也早已不在人世,你再也找不到他了,不如早早回去,下一世再和他相聚。〃卫青显然不习惯说这种话,听上去怪怪的。   

  〃不!〃女孩的眼神开始变得慌乱,烛上的火焰突地升高了一点,空气变得更冷了,〃他应承我的,他一定会来……可来来去去的都不是他……一个又一个……都不是……〃   

  〃那些都是受你所惑误入迷宫的学子,迷宫早已被损毁,这里是全国各地学子前来学习的地方。墨婵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