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e族·4月号》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惊悚e族·4月号- 第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李保看了她一眼:你看到了?   

  第娜摇摇头。   

  李保说:我说尸体也就是个猜测,那是为了咱俩的安全,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要是说到报警,就得谨慎了,万一不是怎么办?我说,咱还是少管闲事吧。   

  第娜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五   

  他们在镇子深处终于找到一家小旅店,门口的灯箱绷着白布,想是日晒雨淋已久,早已泛了黄。   

  灯箱上红漆写着旅店的名字:喜悦旅社。   

  但看旅店里面的样子,似乎一点都不喜悦,进了门,一股霉味直冲鼻子,墙上贴着五六张90年代的香车美人挂历,挂着一层灰,灰尘覆盖下的那些汽车现在看起来已经显得土里土气。紧靠门里一侧是张暗红色的长条桌,桌上横着两个卷了边的笔记本,歪歪扭扭的写着〃喜悦旅社〃的大名。屋里阒静无人。正对着门是一条黝黑的小走廊,里面没开灯,走廊尽头依稀可以看见半截楼梯。   

  李保喊了声:有人吗?   

  走廊里响起了拖拖拉拉的脚步声,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从走廊的暗影中走到灯光下,穿一件黑色的旧西服,削瘦,头发稀疏,右嘴角一个豆大的黑痔。   

  住店?老头扫视他们两个,目光阴鸷。   

  李保恩了声。   

  一间,还是两间?   

  两间。   

  登个记。老头把笔记本推到李保面前,手背上青筋纵横交错。   

  房间在二楼,两间房格局一模一样,都极简陋,阴暗潮湿。屋里仍是一股霉味,墙皮斑驳,大片大片的水迹渗出,在墙上形成千奇百怪的灰色图案。   

  开了门,老头便背着手慢腾腾地下楼去了,脚步声在走廊里空洞响起。   

  聊了一会天,李保便告辞回房间了。也许是累了,他的情绪看上去不是很好。   

  插了门,看看时间,已是将近十点,第娜熄了灯,在床上翻来覆去半天,就是睡不着,一闭眼就仿佛感到床头站着个浑身青灰色的人,平伸着两只同样泛着青灰色的胳膊,直勾勾地望着她。   

  她干脆爬起来,穿好衣服到李保的房门前看了一眼,发现屋内已经熄灯了,不便打扰,想起明天还要坐车去蒙镇,也不知道所在的这个镇子叫什么名字,离蒙镇还有多远,明天该怎么乘车,匆忙间也都没有询问,该事先弄个明白。想到这里,她摸索着穿过晦暗的走廊,下到一楼。   

  老头披着衣服,背对着她,佝偻着腰身站在门口,正透过污浊不堪的玻璃往街上看。老头的背影像一只巨大的黑色乌鸦。         

§虹§桥§书§吧§。  

第7节:运尸(7)         

  第娜轻咳了一声,老头回过身,直眉毛瞪眼地望她,那神情把第娜吓了一跳。   

  老头翻了翻眼睛,沙哑着嗓子问她:有事?   

  我、我想问问这个镇子叫什么。第娜的声音像只怯懦的小猫。   

  恶斗镇。老头直截了当地回答。   

  第娜心里一凉,这个镇名听起来很凶。   

  你一定奇怪这个镇子为什么起这么怪异的名字。老头嘴角抖了抖,向前走了两步,说,你看世界上的事多奇怪,很多明明是事实的东西却被人讨厌,有些人起名字,叫什么张有财,李富贵,可名字里的东西一辈子都未必摸得着,还不如叫张死,李死,总归会实现,你看这有多贴切?我们恶斗镇就是这样一个名字,不好听,但字字都不虚,文革有一年,恶斗镇老百姓分成两派,手持锹镐菜刀混战了一个月,全镇死了二百多口,真正的血流成河,地里的泥土都给染黑了,那年的玉米蔬菜长势特别的好……   

  老头眼睛放出光来,讲得兴奋,竟手舞足蹈地比划起来,仿佛手里正挥舞着一把铁锹砍杀。   

  第娜看得浑身一阵发冷,她弱弱地打断老头的话头:那这里离、离蒙镇还有多远?   

  蒙镇?老头晃晃脑袋,咕哝道,蒙镇?你去蒙镇?去蒙镇怎么跑到我们恶斗镇来?   

  第娜犹豫了下,干脆把一路上的经过简略地跟老头讲述了一遍,也提到了那只吓人的手臂,特意强调可能是自己处于半梦半醒状态的幻觉。   

  老头嘿嘿一阵怪笑,不是幻觉,你这一说,我大体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小姑娘你要不要听?   

  他的话令第娜吃了一惊,忙说愿意听。   

  老头的脸阴郁起来,他说我如果没猜错,那车里的确有一具货真价实的尸体,而且应该是具女尸。当时车一颠簸,袋口松了,尸体的手就滑了出来,碰到你的腿,开车那人拿跟管子出来,只不过是种掩饰。不过话说回来,那人未必是个杀人犯,没准只是个尸贩子。   

  尸贩子?第娜莫名惊诧。   

  对,老头点头道,也就是贩卖尸体的,这涉及到我们这儿一个古老的习俗,你们城里人称之为陋习,也就是冥婚。依我们这儿的讲究,年青人未婚而亡,要给他找一具女尸合婚,这样才能避免他死不瞑目,闹得家宅不得安宁。可哪有那么多的女尸?于是有些人就专门到外地搜罗女尸,贩卖给要办冥婚的人家,有利可图呐。   

  老头一席话听得第娜毛骨悚然,但又止不住好奇问道:那尸体贩子怎么知道谁家要女尸,总不能挨家挨户的去上门推销吧。   

  老头嗤了一声,表示不屑:你不懂,这里面有中间人专门牵线搭桥,一个电话打出去,尸体就送上门了,按新鲜程度、年龄大小,以质论价,说句不好听的……,老头忽然向前逼近了两步,别有深意地笑起来……像你这样的小姑娘,要是马上变成一具尸体,卖个几万块钱,那是丝毫不成问题。         

▲虹桥▲书吧▲BOOK。▲  

第8节:运尸(8)         

  说着,他的手慢慢向口袋里摸去。   

  第娜脸色大变,后退了几步转身跑向楼梯,老头在她身后嘿嘿怪笑起来。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小瓶烧酒,拧开,美美地抿了一口。   

  他这个孤老头子很久没这么开怀笑过了,看样子,今天是个不错的日子。   

  老头喝光了那瓶酒,已是午夜时分,他正要关门打烊,一阵汽车的马达声由远及近传来。那声音最后停在喜悦旅社的门前,戛然而止。   

  老头蹒跚着凑到门口,透过门上的玻璃,他看到那是一辆天蓝色的五十铃卡车隐在门前的黑暗中,在夜色中折射着冰冷的光芒。车门打开,又响亮地关闭,一个黑瘦的年轻人仿佛影子般推门进来。那人眼窝很深,目光冷森森的。   

  住店。他阴郁说道。   

  六   

  喜悦宾馆那天夜里死了一个人,这在恶斗镇并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警车呼啸着从县城驶到这里,小镇的凌晨被不少警察点缀成深蓝色。   

  夜里发生的事情,第娜一辈子都不想再提起。   

  半夜里,她睁开眼,看到了那双充血的眼睛,杀气腾腾。   

  她感到自己喉咙被猛地箍紧,像缠绕上一条蛇。她的意识渐渐模糊,感觉到自己正在跌落黑暗。十几年前,当她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曾经有过一次溺水的经历,这次和她当初沉向水底的感觉如出一辙。   

  眼前浮现起一片刺眼的光亮,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水中漂浮起来了,向着光亮飞去。   

  醒来时,她已经在雪白的医院里,暖暖的眼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在如此好的阳光里回望那天深夜的经历,也同回忆一场噩梦如出一辙。   

  两个警察走进病房里给她做笔录。   

  待做完笔录,合上本子,年纪较大的警察告诉她,你应该感谢那个叫刘福龙的卡车司机,他救了你一命。   

  又说,歹徒陈黎光,人称老六,是个专门骗杀年轻女孩并贩卖尸体的恶魔,李保只是个假名。他的犯罪手段很有蒙蔽性,一般在网上搜罗目标,然后以校友或网友的身份接近受害者,利用结伴出游的方式想方设法将受害者骗到目标地,伺机杀害、卖尸。据我们了解,已经有五个花季女孩朝气蓬勃的生命凋落在他手里,你是第一个逃脱他魔爪的幸存者,这也是不幸中的大幸吧。也因为你们过于轻信陌生人,麻痹大意给了犯罪分子可乘之机。   

  年轻较轻的警察补充说,嫌犯已经在那晚的搏斗中被刘福龙击毙,第娜同学,你不要有阴影,他再也不能伤害到你了。   

  第娜仰脸问他:我想见见我的救命恩人,见见那个司机,可以吗?   

  小警察尴尬地清了清嗓子,支吾道:这个嘛,现在大概不可以,第娜同学,刘福龙他还在看守所,他、他的拘留期限还没有满呢。         

▲BOOK。▲虹桥▲书吧▲  

第9节:运尸(9)         

  十二天后,第娜在乌仓看守所门前接到了刘福龙,刘福龙还是一副沉默寡言的样子,但第娜觉得他眼里似乎多了一缕温情。   

  第娜请他吃饭,席间问了个一直没想通的问题:你怎么看出来那个家伙想要杀我。   

  刘福龙笑一笑:他把包落在我的车上,到下一个镇子我发现了,打开一看,里面有十几把大大小小的刀子,有钢丝绳,还有毒药,全是杀人的家伙,我赶紧往回开,我知道那个镇上只有那一家旅店,就蒙大运找去了,没想到你们还真在那。我盯了他半晚上,他进你屋时,我就躲在门口,手里攥把修车的扳手,他掐你脖子时,我一急,冲上去给了他一扳手,谁知道他那么不抗打,稀里糊涂就把他给打死了。   

  问到那晚在车上遭受的惊吓,刘福龙沉默了一会,最终承认他车里的确有一具尸体。他说这也正是他被拘留了半个月的原因。但他强调,他不是一个尸体贩子,他与那些人有着本质的区别,他问第娜,你看过那部叫《落叶归根》的电影吗?   

  第娜点头,刘福龙说他的工作跟电影里的主角有些相似,〃我只是帮那些客死异乡的人回家,顺便挣一点小钱养活我自己。〃他说他不知道自己触犯了法律,不过这次从拘留所出来他知道了,回去以后他就洗手不干了,找一份正经营生做。   

  临分别时,刘福龙特意叮嘱了第娜一番,他说你们学生都太单纯,你可要在这件事上吸取教训,可别再轻信坏人。第娜笑着说,你怎么跟警察一个口气啊,放心吧,我就这一条小命,还不得好好珍惜呀?一定努力做到。   

  此时正是下午,漫天阳光中,他们面带微笑,挥手做别。         

虹←桥书←吧←BOOK。←  

第10节:房贷(1)         

  房贷   

  戚小双/文   

  一   

  去年夏天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件怪事,银行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给我办了一笔住房贷款,这事玄乎得我至今还是晕乎乎的。这件怪事由接到张廷的那个电话开始的。   

  那天我正满腹心事地走在街上遛弯,刚不久跟女朋友吵了一架,情绪有点低落。正走到西直门大街的时候,突然手机响了,我随手接了起来,那边劈头就是一句:〃我靠,轩子,你个崽发财了啊,想不到两年不见,你居然买了栋豪宅了,不错啊!有什么财路,记得照顾小弟啊……〃   

  我一听愣住了,这人谁呀?听口气像是我的老熟人了,一般的人都叫我胡轩,客气点的叫我胡作家,只有死党才会叫我轩子的,可是这个手机号码陌生得很,声音也不大熟悉,但他又如此称呼我,不免有些好奇,顿了一下问:〃您是……〃   

  电话那边像是很不高兴说:〃我靠,我的声音你都没听出来啊,贵人多忘事啊,发了财的人就是不同啦,是我,张延呀,大学同学啊,还记得不,我就坐在你前排的那个!〃   

  经他一提,我脑海里顿时蹦出了个尖耳猴腮的人影出来,脱口而出说:〃我靠,是猴子你啊,好久不联系了啊,最近怎么样?听说你下深圳发财去了,混得不错吧!〃   

  张延说:〃哎,别提了,人都快饿死了,早知如此,跟你混好了!〃   

  我说:〃不是吧,猴子你也太谦虚了吧,听他们说你在做房地产啊,这行可是暴利,怎么可能会饿死呢!〃   

  张延长叹说:〃哪里啊,我只不过是在家房地产中介公司上班而已,房地产也不好做,尤其是像我们这种中介公司,竞争太激烈了,我都两个月没业绩了,这个月再没有,就得卷席滚蛋了。还是你好啊,都在北京买房了,我们这帮兄弟,就属你最有出息了,毕业不过两年就挣到一栋房子了。牛啊!〃   

  他起初提房子,我还没怎么在意,这会又见他提到,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说:〃房子?是在说我吗?我没买房啊!我哪里有钱买房啊!现在吃饭都成问题了,写的稿子没人要,郁闷死了,刚才还跟女朋友为钱的事儿吵架呢。唉,心哇凉哇凉的,正考虑找份工作做了,这鸟自由撰稿人混不下去了。〃   

  张延极度不满说:〃轩子,你太不够意思了吧,怕我向你借钱啊,装那么可怜干吗!放心好了,我不是来向你借钱的,我是来向你打听一个人的,听说张默然回国,人就在北京,你有她的联系方式没?〃   

  这个张默然也是我的大学同班同学,是张延心仪的对象,读书那会紧追人家不放,可惜人家对他不甚感冒,可他就是不死心,死缠烂打的黏着,后来逼得张默然无奈出国了,上个月才回来的,也不晓得这家伙从哪里得来了消息,又找上门了。我呵呵一笑说:〃猴子,你消息蛮灵通的嘛,怎么,还不死心?〃   

  张延说:〃早死心了,我现在找她,只不过想找她叙叙旧,你有没有啊?没有我就挂机了!〃   

  我说:〃有,不过,你得先告诉我,你说我买房了,听谁说的?不是我装孙子,是真的没买,北京的房价你又不是不知道,一平方米一万块多,随便买栋最少也得一百多万,我上哪里找那么多钱去?就算把我卖了也卖不了那么多钱啊!你听谁造谣啊!〃   

  张延冷哼一声说:〃切,还在装,我亲眼看见的,难道还有假!〃   

  我心里更犯迷糊了问:〃你亲眼看见的?你在哪看见的?〃   

  张延说:〃北京中天集团的客户表上看见的,我们公司正跟中天集团谈合作的事情,我无意间,从他们的客户名单里看见了你的信息。上面白纸黑字写着你在中天集团旗下的〃北京印象〃,购置一栋一百多平方米的住宅!〃   

  我吓了一大跳说:〃不会吧?〃北京印象〃我听说过,是城西一个比较有特色的小区,按照清朝时代最流行的四合院布局所建,房价虽然不是最高,但一平方米至少一万五以上。照我目前这种状态,就算不吃不喝,这一辈子也买不起啊。你看错了吧。〃         

←虹←桥书←吧←。  

第11节:房贷(2)         

  张延有点不耐烦说:〃靠,我要是看错了,能照上面的手机号码联系到你吗?算了算了,不问你了,没事了,你忙吧,打扰了。〃他话一说完,便气匆匆地把电话给挂了。   

  我有点莫名其妙,明明没这回事啊,怎么突然无端冒出了栋房子来了,我要问个清楚,于是回拨了过去,但是那边死活不接,再打居然关机了。张延这个人的脾气我知道,很小心眼的,要是不得罪,得罪了,他顿时会翻脸不认人的,想不到两年了,他还是老样子。   

  我愣住原地好一会,也没把这事想明白过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