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e族·4月号》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惊悚e族·4月号- 第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印!  

  我愣住原地好一会,也没把这事想明白过来,听猴子的口气,不像是在说笑,他也不是个喜欢开玩笑的,但是事实我没买什么房啊,怎么我的名字会出现在那份客户表上呢?想来想去,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张延看错了,心里顿时释然。   

  二   

  可是事情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等我瞎逛到吃午饭回去的时候,另一件更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上午跟我吵架那会像只母老虎的女朋友楚琉璃,这居然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一改上午的盛气凌凌,温驯得像只小猫。我人还是刚刚进门,她就像糖蜜一样贴了过来,搂住我就是一个吻,然后拉着我来到桌前,夹着夹那的给我吃,温柔得我直起鸡皮疙瘩。   

  在回来的路上,我还琢磨着用什么方式哄她开心,路过一个花店的时候,还专程跑进去买了朵玫瑰,这下好了,什么都不需要了,我心里自然乐开了花。可是慢慢地我觉得有点不对劲,越见她殷勤,就越觉得不自在,这种感觉我也说不清出,反正很怪。   

  正所谓〃无功不受禄〃,见她这般,我心里很是打突,甚至一度怀疑,她是不是吃错药了,但是为了不破坏气氛,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压制自己往好处想,可是我这个人向来是心里藏不住话的,到了最后我实在忍不住了,开腔问:〃楚楚,你没事吧?〃   

  正在给我装饭的楚楚回答说:〃没事啊,怎么了?〃   

  我见她若无其事的样子,〃哦〃是一声说:〃没什么。就是觉得你今天对我实在是太好了,不会有什么……〃   

  后面的话,我虽然没说出来,但是意思已经很明白。楚楚也不傻一听就听出味来了,她把给我装好的饭重重的在我面前一放,柳眉一竖说:〃咋地?难道还怀疑我对你图谋不轨?你这人怎么这样,对你不好吗,你说我不够温柔,对不好了,你又怀疑我有什么企图,姓胡的,你说你想我怎么做?!〃   

  我就知道自己那么一说,肯定没好果子吃,连忙哄着她说:〃楚楚,不好意思,我错了,我是多嘴,我该死,来来,吃饭,吃饭。〃   

  楚楚没好生气的说:〃我本想好生问你来着的,可你就是不知趣,好了,老实交代吧,为什么买房那么大的事儿也不跟我商量一下,是不是压根就没当我是你女朋友,还是想过阵子一脚把我给蹬了另找新欢?〃         

→虹→桥→书→吧→。  

第12节:房贷(3)         

  房子?又是房子?我一怔说:〃我什么时候买房子了?你从哪听说的?今天怎么了,怎么每个人都说我买了房子了呢?〃   

  楚楚说:〃又在给我装死了是不是?你自己看看,银行都追债来了,没那么多钱,干嘛买那么贵的房子啊,打肿脸充胖子也得要有本钱啊,一百多万,这要还贷到什么时候啊?〃她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张单子丢在了桌上。   

  我疑惑地拿起来一看,原来是张银行的房贷追债单,一共贷款一百多万,还贷时间一百二十个月,购置的是〃北京印象〃一栋一百多平方米的住宅,等我看清上面的贷款人姓名和身份证号码的时候,身上猛地冒出了一身大汗,这不就是我吗!   

  楚楚看我沉默不语,以为我默认了,口气一松说:〃我知道,你不告诉我,是想给我一个惊喜,但是,一百多万呢,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你至少也得跟我通个气吧。以我们目前的这种状态,就算不吃不喝,这笔钱,这一辈子也还不起啊,我真想不通,你怎么那么冒失就贷了呢,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我回过神来说:〃我没贷啊,真的没贷啊,我的底细你还不清楚啊,我每月稿费就那么一点,吃饭房租都不够,有时紧的时候,还要你给补助一下,我哪有钱去买什么房子啊!〃   

  楚楚很是生气说:〃这会你还在跟我装蒜啊!名字有重名的,身份证号码总不会有重的了吧,死不承认干嘛啊,是不是想蹬了我啊,明说啊,用不着来这一套!姓胡的,你成,你厉害,我知趣点,不用你蹬,我现在就走行了吧。〃说完,她气呼呼地离开了桌子,进了房收拾东西去了。   

  我一见心急了,赶紧追了进去,安慰说:〃楚楚,别这样啊,我真没骗人你,我们先冷静下来好不好,估计是银行找错人了,我真的没贷款买个什么房子,我怎么可能买得起房子呢!别走,我们好好说吧。〃   

  楚楚哪听得见去,一边翻箱倒柜地找着她的东西,一边激动地说:〃我就说嘛,上午我不就是顺便说了你两句,你就生那么大的气,敢情是玩腻我了,早想把我给蹬了,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姓胡的,算我瞎了眼,没看清你的真实面目。以为你对我好,放弃了江苏的一切,专程跑来北京找你,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哈哈,我真是天真啊,可笑啊,真是太可笑了,我罪有应得,哈哈!〃   

  我说:〃真没有啊,你怎么就不信我呢,日子都过得如此紧巴了,我可能会去贷款买房吗,我这不是找抽嘛我,一定是银行出了错,你先别激动,有话好好说。〃   

  楚楚任性的说:〃还有什么好说的,事实都摆在面前了。算了算了,不说了,我不想在提这事了,你买了也好,没买也好,都不管我的事,麻烦你让一让,这些东西都是我买的,我有权带走它们。〃         

虫工木桥◇BOOK。◇欢◇迎访◇问◇  

第13节:房贷(4)         

  我瞧她这副歇斯底里的样子,心里很是难受,再三解释说:〃真没那事,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我们在一起半年多了,我你还不清楚,先把东西放了,我们出去好好说说,这里面一定是个误会,我们去银行查证一下好不?〃   

  楚楚说:〃你好烦啊,我都说我不想听了,我们完了,就算没今天这事,我告诉,我也不想在跟你处下去了,难道你还没看出来嘛,这半年以来,我一直都在忍着你,现在我真的忍无可忍了,你说你整天除了码字之外,可有半点关心过我没,我每天上班累得要死,下班后还得像奴隶一样伺候你吃喝拉撒睡,这样的日子我受够了,你大人有大量,你就放过我吧,求你了!〃   

  我知道这会我说什么都没用了,越说只会惹她更生气,只是一个劲儿地把她装好箱的东西又重新放回远处,可是她哪肯就此罢休,又翻了出来,如此捣鼓了两三次,她愤怒了,东西也不收拾,一摊手说:〃好好,你不让我带走,我还不要了呢。〃说着,她推了我一把,把我推在了一边,转身出去了。   

  等我追出去的时候,她已经上了辆的士绝尘而去了,我心里那个急啊,赶紧掏出手机拨打她的手机号码,可是她死活不接。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妈的,都怪我自己口不遮掩,早知如此,我问那么多干嘛啊!我真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巴掌。我一脸懊悔望着她远去的方向,好一会儿才像一只斗败的公鸡回到住处。   

  三   

  回来之后,我看着桌上的那张银行房贷追款单,心里的火一下子〃腾〃了起来,妈的,都是这张该死的追款单惹的祸,我拿了起来,当即就有一种要将它撕毁的心理,可后来一想,这破单子害得我那么惨,不能就这样算了,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在捣鬼,于是我按下心来,好好把这单子细看了一下,了解了一个大概,然后找上这家银行兴师问罪去了。   

  本以为找上银行一切真相大白,可是没想到却越弄越复杂了。我找到那家银行讨说法,但是却没想到他们一口咬定我确实贷款过,并且出具了相关材料证明,最让我感到恐怖的是,文件上面的签字赫然真是我的笔法。真他妈的,见鬼了!可想而知,我当时惊诧到什么程度了!霍然间,觉得这银行青天白日里都鬼气阴森,心里凉飕飕的,像有什么东西钻进了我的身体里,浑身上下都紧绷在了一起。   

  银行出具的材料,白纸黑字,证据确凿,我一时还真不晓得该说什么,看着那些文件,只觉得头脑一阵发白,脑壳里空荡荡的,像被人抽干了似的。这事也真是邪乎了,难道不成,我真来贷款过,不然怎么会有这些材料?可是为什么我一点印象也没有,莫非是……我突然想起了我父亲有梦游症的病史,并且还蛮严重的,有一次差点把我母亲给掐死了。难道我也遗传了这种病症,某天梦游过来贷款买房了,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打了个哆嗦,空荡的脑壳像进了水一样沉重了起来,压得我头重脚轻,两脚直打颤悠。         

虹←桥书←吧←BOOK。←  

第14节:房贷(5)         

  本来是气匆匆的找上门要他们给我赔礼道歉的,这下倒好了,给人他们逼得我无话可说,事实就摆在眼前,哪容得我再做辩论,我只好一个劲儿的道歉,然后灰溜溜地出了银行大门。   

  出了门,给冷风一吹,我心里一个激灵:既然我确实贷款过,那买的房子一定还在,我去那地方看看不就清楚了,要是真是我梦游买下的,那我赶紧转手把房屋卖了,还贷也就成了。我于是按照催款单上显示的购房地址找了过去。   

  我来到了〃北京印象〃小区,立马按图索骥,寻找那栋〃春华路74号路北京印象D座701室〃,可是下车之后,一连问了好几个人都说从来没有听过有D座的,后来问到一阿姨,她沉思了一会说:〃D座?还真从来没听说有这栋楼房,这里只有ABC三栋楼盘,不过春华路我倒是知道,可能D座是最近开发商盖的新楼吧,你沿着……〃说着,给我指明了方向,我谢过了她,依照她的指示,拐了两条大街,穿过了一个小胡同,附近的居民楼越来越稀落,天也渐渐暗了下来了。   

  我在路过一个菜市场,又西行了几百米,终于看见了〃春华路〃的路标,这会天完全黑了,已是掌灯时分了,估计是因为这里人烟稀少的缘故,偌大的街上居然没几个行人,我沿着街道,对着路牌挨个地寻去,走了一圈,奇怪的是居然没看见〃74号〃。   

  这条春华路虽然很大,但是并不长,也就两三百米长的样子,街道两边都是些破旧的老房子,一看就知道是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产物,它们在昏暗的灯光下,参差不齐站在那里,像一群随时都会咽气的老人。不仔细看时,倒没什么感觉,细看之后,我心里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涌上了一阵莫名的战栗,那些残破的窗子,像一双双空洞的眼睛在瞪着我,瞪得我有点发毛。   

  我重新又走了一遍,依然还是没看见〃74号〃,街上已没其他行人,我鼓起勇气,敲开了一家人家的大门,向户主询问。   

  那家户主是个六十多岁的大娘,一脸的皱纹写满了沧桑,当她得知我要寻找〃74号〃的时候,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然后嘶哑的回答说:〃74号?你找那里干吗?〃   

  我一脸笑容说:〃我去那找个朋友。〃要解释我那档子事,可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所以我干脆随便编了个理由。   

  大娘看我眼神更怪了,眼神充满了不可思议,她说:〃上那里找朋友?那里没人住啊,你要是真想看朋友的话,白天去吧,那里最近不大太平,这么晚了,你要是没事,我建议你还是别去了。〃   

  她的话很是让我莫名其妙,我一怔说:〃哦,那里怎么了?〃   

  大娘四周看了一下,低声说:〃那里最近闹鬼,闹得很凶,时常有人听到那里有人在哭哭啼啼,前几天,那个看场子的徐老头都给吓死了,现在晚上都没人敢靠近那地方了。〃         

※BOOK。※虫 工 木 桥 虹※桥书※吧※  

第15节:房贷(6)         

  我还以为什么呢,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不用多说又是危言耸听,老人家就爱偏心这个,我心里想是这么想,但是脸上没表示出来,依然保持微笑说:〃哦哦,没事,我就过去看一下,看完之后,马上走人,大娘,74号到底在哪里呀?整条街都找过了,就是没看见它。〃   

  大娘叹了口气说:〃小伙子,你不信,我也没办法,74号就在那个胡同里面。〃她指了指斜对面那个黝黑的拐弯处,然后像避瘟疫一样关上了门。   

  当时我对大娘的话很不以为然,甚至还觉得这老人家脑子有点问题,但是当我走进那个胡同,找到了那个〃74号〃门牌的时候,骤然觉得浑身血液倒流,满身发冷,原来〃春华路74号〃居然是一座墓园!   

  其实早在找到这春华路的时候,我就已经觉得这事不对劲了,〃北京印象〃虽然不是什么豪华住宅,可在城西还是数一数二住宅区,怎么可能会在如此偏僻的旮瘩里呢,可大老远跑来了,不管怎么样,不弄个水落石出那肯定是不会罢休的。所以尽管心下狐疑,还是坚持着,即使在走进那栋残败的墓园之前,我依然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直到看见满园的墓碑,我这才如坠冰窟。   

  这片墓园按照ABCD划分成了四区,我地址上的那〃D座701室〃是一个叫周荆南的男子的坟墓,从墓碑上的照片来看,这个男人估摸四十出头,脸型消瘦,留着两片像鲁迅一样的小胡子,脸上的表情极为诡异,像是在笑,又像是在哭,看得我汗毛直竖。   

  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祟还是其他的什么,我总觉得这里阴风阵阵,满园的墓碑就像一群人的倒影,每一块墓碑都倒影一个人,那些泛在墓碑上的青光,就像是这些人影的微笑,他们像是在冲着我笑,我的心莫名的一紧,突然想起那位大娘说的话〃这里最近闹鬼〃,哪敢再做停留,撒腿就跑了,跑出了这条春华路,拦了个的士,迅速地离开了那个鬼地方。   

  回到住处的时候,我的心终于安静下来了。本以为寻到了催款单上那栋以我的名义购买的房子,所有的事情就都能弄清楚了,可是万万没想到找到的居然是一座墓园。事情到了这一步,发生在我身上的贷款谜团非但没有解开,反而越滚越大了。先是莫名其妙出现在中天集团旗下〃北京印象〃住宅购置客户表上,然后是收到银行那边一百多万的房贷催款单,可是当我按照地址去找那栋住房时却发现那里是一片坟墓,如此蹊跷的事儿,看来也只能用匪夷所思来形容了。   

  我对这件房贷事件真是越来越迷糊了,就算我梦游去购买了房子,可我总不会傻到去座墓园里买个位置吧。更让我感到恐怖的是,那栋房子根本不存在,然而那笔一百多万的房贷款可是实实在在压在了我的身上了,那么多钱,以我目前的状态,我得还到什么时候!我越想越觉得害怕,本来平静下来的心霍然又悬了起来。         

§虹§桥§书§吧§BOOK。  

第16节:房贷(7)         

  四   

  到了第二天,我还是坐立不安,由于前一天去找那栋以我名义购买的楼房根本不存在,我就有点不明白了,当初银行是怎么为这个子虚乌有的房产给我办理贷款手续的呢?所以我决定再到审批和发放这笔贷款的银行走一趟,寻求答案。   

  这时事件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当我赶到银行的时候,表明身份,接待我的银行大堂经理,含笑地跟我说:〃哦哦,是胡先生啊,我正想给您发张房产解除抵押通知书过去呢,没想到您亲自来了,正好,这份通知书我就当面给您了。您那一百万的房贷款,昨天下午已经有人替您还上啦!〃   

  我闻言,真比见了鬼还吃惊,我还以为我听错了,直到接过那份通知单,大概浏览了一下,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