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e族·4月号》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惊悚e族·4月号- 第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股侠玻 ā  

  我闻言,真比见了鬼还吃惊,我还以为我听错了,直到接过那份通知单,大概浏览了一下,才确认这事还真是真的。我按下波涛汹涌的心绪,忙问:〃谁给我还上了啊?〃   

  那大堂经理一怔说:〃难道你还不知道吗?是个男的给您还上的,他自称姓周,说是您舅舅。〃   

  我一愣说:〃我舅舅?我没有舅舅啊,我妈是个独生女啊,没有兄弟姐妹啊。〃   

  那大堂经理奇怪的看着我说:〃不是吧,那我就不知道了,昨天下午五点半的样子,我们银行正要关门了,他跑了进来,向我们道明了来历,当场开了张一百万的支票给了我们。〃   

  姓周,姓周,我脑子里使劲的想,这人到底是谁,突然一个人影闪过脑际,本来这个人我是不应该想的,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这样从脑海里跳了出来,怎么也挥不去,心下一寒,但是还是鼓起勇气问:〃他是不是叫周荆南,四十上下,脸消瘦,长着两片小胡子?〃   

  那大堂经理点头称是说:〃是啊,是啊,就是他,您想起来了。〃   

  听了他这话,我人像抽筋了一样,身子一软,差点椅子上滑了下去。我的舌头有点打结的说:〃那人……那人可曾留下什么地址或者电话没?〃   

  那大堂经理说:〃电话没有,不过,他身份证复印件,我这倒有一份。〃   

  我说:〃能不能借给我看一下?〃   

  那大堂经理迟疑了一下说:〃可以,本来这是不让人看的,但是因为此事与你有关,所以我破例给你看一下。〃说完,他返回银行内部,拿了份资料出来,翻到某页的时候,把资料转到我这边,指着上面的一个人头说:〃就是他。〃   

  我凑近一看,血液顿时凝结了,消瘦的脸,诡异的笑,两片像眉毛一样的小胡子,不是前一天晚上在墓园里见着的那个死者周荆南还会是谁!我浑身止不住打起来了哆嗦。   

  那大堂经理见我一脸恐惧之色,关心地问:〃胡先生,您没事吧。〃   

  我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深呼吸了一口气说:〃没事,没事,能接用一下你的笔吗?我想抄下他的地址,等下登门拜访,好感谢他给我还上这一百万贷款。〃我借用了一下他的笔,匆匆把周荆南身份证上的地址抄了下来,辞别了那大堂经理,然后照着那个地址寻人去了。         

▲虹▲桥▲书▲吧▲。  

第17节:房贷(8)         

  尽管我还没摸清这件贷款事件的来龙去脉,但是我肯定这个周荆南一定是整个事件的关键人,只要找到他就一定能解开所有的谜底,所以不管他是人是鬼,我得去查证一下。   

  周荆南身份证复印件上的地址是〃蓝靛厂西路42号安逸小区2栋楼403室〃,那地方我知道,所以很快,我便找到那个小区,找上了2栋楼,敲开了403室的大门,可没想到探出头的却是一个青年的女士,她一脸惊诧地看着我问:〃你找谁呀?〃   

  我告诉她,我找周荆南,她一听摇头说:〃你找错地方了,这里没这个人。〃   

  怎么可能呢,身份证上明明是这个地址,我连忙把周荆南的外貌描述了一下,那位女士依然摇头说:〃真没这个人,这是我家,你找错地方了。〃   

  我瞧她的样倒也不像撒谎的样子,忙问:〃那请问你一下,你在这里可曾见过这个人没有?〃   

  那女士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是今年才搬过来的,小区里的人认识的不多,不过,你可以问问楼下开电梯的张阿姨,她估计会知道。〃   

  我谢过了她,钻进了电梯,于是向那个开电梯的张阿姨询问周荆南的消息。我故意先跟那张阿姨闲谈了几句,然后说:〃阿姨,那个周荆南去哪了?他以前不是住在403室吗?〃   

  那张阿姨一听,好奇问我:〃你找周荆南干吗?他不是死了吗!〃   

  我觉得血液都冲上脑顶了,颤声问道:〃周荆南死了?他是怎么死的?什么时候死的?〃   

  张阿姨叹气说:〃出车祸死的,去年夏天啊,难道你不知道吗?去年周荆南酒后驾车撞上了路边的栏杆,当场死亡了。〃   

  我倒吸了一口说:〃咳,这个还真不知道呢,我是他以前的一个朋友,后来没怎么联系了,这次出差北京,顺便过来看看他,没想到他居然死了,那他死后埋在了哪里?〃   

  张阿姨说:〃春华路那个春华园公墓里。〃   

  这个春花园,不就是前一天晚上我去的那个墓园了吗,难道周荆南真的埋在了那里?!一想到墓碑上他那张诡异的表情,我心里就一阵寒气涌来,一时间,就在这电梯里,他那张不寒而栗的脸也似乎在某个角落里看着我,我仅有的一点勇气都给吓走了,我像逃命一样逃离了金光小区。   

  这件诡异的房贷案发展到了这里,可谓是玄之又玄了,看来这一切都是这个早已死去多时的周荆南干的,也只有鬼才有那么大的神通,不仅弄到了我所有的资料,还能弄通银行那边层层的审批,尽管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干这些事,他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可是这事若不是这个鬼做的,那真可是没办法解释了,所以尽管我是一个唯物主义者,但是还是一度相信这事真是鬼干的,直到我遇上了一个人,我才知道这一切背后还有内幕。         

虹桥书吧BOOK。  

第18节:房贷(9)         

  五   

  我遇上的这个人就是我的好友子云。子云本在英国逍遥快活的过着惬意的日子,后来估计闲腻了,回国去了沈阳做起了房地产。去年春节的时候,他要回英国过年,我特意跑到首都机场前去送他,在机场的咖啡厅里,我闲得无聊,于是把我遭遇的这件玄乎的房贷事件跟他说了一通。   

  他听完之后,哈哈大笑了几声,拍着我的肩头说:〃胡老弟啊,这事其实一点也不玄乎,只是你不知道其中奥秘而已。今儿就让老哥我跟你上上课。要解释你这件匪夷所思的事件,我得先把房地产市场的〃潜规则〃告诉你,你因为是局外人,肯定不会知道,其实……〃于是他像开了话匣子说开了。   

  原来每每新楼开盘的时候,开发商的内部人用贷款先把房子买下来,造成房源紧俏的假象,等到楼价被他们炒高之后,他们再将房子卖出去,赚取差额。有时候一些中介公司也会参与进来,内外勾结,炒高房价。在这个过程中,银行是一个重要的环节,个别工作人员在利益的驱动下,也参与进来,成为〃炒房〃的主角。由于房子多,身份证少,而且使用自己的身份证存在风险,他们就寻找他人的身份,以他人名义在银行贷款,我便是这样变成了有名无实的〃房主〃。   

  听了他的讲解,我这才恍然大悟说:〃我靠,原来是这样啊,我就说嘛,这事真是邪门了,怎么莫名其妙地背上巨额债务,而且还出现在了征信系统的黑名单上,敢情是这群奸商在背后〃阴〃了我一把。可是我还有一点不明白,那就是既然银行和开发商勾结了,按道理来说,那份催款单应该不会发到我手上呀。〃   

  子云说:〃关于这个问题,我也不清楚,不过我猜测,估计是银行那边最近有人事变动,有人在不明情况下,误把那张催款单发给了你,以致有了你这次诡异的房贷案事件。〃   

  想想也只有这个可能了,本来我是还想把这件事情追查到底的,可是后来我又跑了这家银行调查取证,他们一直不搭理我,我一个普通老百姓能有多大的能耐,所以这件事拖了一阵子,我也懒得去折腾了,只是偶尔路过这家银行的时候,心里堵得慌,像吃了一只苍蝇一样,觉得恶心无比。         

▲虹▲桥▲书▲吧▲BOOK。▲  

第19节:韩国恐怖小说系列之嘴巴(1)         

  韩国恐怖小说系列之   

  嘴巴   

  金鍾一(韩)/文   

  焱淼/译   

  一   

  当我宣布减肥时,没有一个人相信我会成功。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因为连我自己也不相信。157厘米的身高,84公斤的体重在加上不爱运动的天性,这些足以让我抛弃减肥成功的任何希望。   

  外貌至上主义称霸世界,人们狂热于〃身体美〃〃S线〃〃V线〃之类的流行,在这种时代,肥胖就是罪恶。〃性感〃一词成为级别最高的赞美词汇,书店里与减肥相关的书籍挤满了书架,网络上随时都会弹出各种减肥之类的窗口。   

  然而在腰围达到三尺四时,我仍然没有感觉到减肥的必要性。不论是只要肚皮上的肥肉增加1克,就像面临世界末日一样惊恐万分的室友,还是深夜里在公寓前面的中学操场上跑步的家庭主妇们,都能让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无忧无虑的人。我不用计算送入嘴里的汉堡到底有多少千卡的热量,也不用计算吃一包拉面后到底需要跳多少个绳,因此我比她们更加潇洒地生活着。   

  天生不喜欢逛街、从事编剧工作、可以连续两个月不出门、网络购物……虽然我的腰围达到3尺4,157厘米的身高重达84公斤,但这一身体条件对我的生活毫无妨碍。   

  如果没有碰见他,我的生活不会出现任何变化。   

  〃咳,烦死人了!我到底是怎么啦?放任了几天,又长胖了!〃那天,站在体重秤上量体重的室友又开始为自己的体重发牢骚。我装作没听见,继续敲打键盘。导演要求我在三天内修改完剧本,让我增加女主人公的份量。我一开始设定的女主人公是身体胖墩的淳朴女性。而导演启用的女演员却拥有通过整容手术打造的魔鬼身材,肥肉和肌肉全部蒸发,只剩下骨头和皮的干柴火般的身材。用一句话概括,她的外貌与剧本中的女主人公之间有天壤之别。天啊!怎么能把这样的女人拉入我的剧本里面?剧本内容中有很多依赖于女主人公的部分,整个剧本几乎要从头改写。   

  〃看来,该换掉体重秤了!这家伙最近老出毛病。〃看到我没有搭理自己,室友故意调高嗓门,瞟了我一眼。   

  〃到底胖了多少斤?有没有10公斤?〃我很情愿地应付了一句。   

  她夸张地皱着脸,挥起了手:〃姐姐净说吓人的话!你想吓死我呀?两天就胖了一斤。天啊!今天是跟秦圭约会的日子,天这么凉,连线衣都不能穿了。〃说着她颓废地坐到沙发上,用背着世界上所有苦恼般的表情,抓起还不到1厘米厚的肚皮摇晃起来。   

  〃秦圭又是谁?前几天见面的叫泰珍的家伙又怎么办?〃   

  〃跟泰珍约会,纯粹是玩玩而已,而跟秦圭是真心的。〃   

  〃你到底有几个男朋友?如果再见两三个,快有100个了吧?难道你没想到,这样做会对不住你未来的丈夫吗?〃   

  〃该死的道德经……又开始了。人活着就得享受,反正这个身体死后都是要烂掉的……〃   

  〃既然是要烂掉的身体,何必又那么在乎体重呢?〃   

  〃烦死了!好,我要出去了。〃   

  叨叨咕咕地走到门口的室友回头问我:〃姐姐,我去买炒年糕,你吃吗?〃   

  〃……〃   

  〃到底吃还是不吃?快说!〃   

  〃多添几个煮鸡蛋和油炸饼。〃   

  高中时代的我还是像室友一样的瘦子,连绰号都是〃棍子〃。高中毕业时,我的体重只有46公斤。我的父母都不是胖人,也许是因为遗传,两个姐姐和一个弟弟也都偏瘦。         

※虹※桥※书※吧※。  

第20节:韩国恐怖小说系列之嘴巴(2)         

  尽管我特别喜欢煎鸡蛋和炒辣白菜,但我对吃从来不太感兴趣,甚至厌烦一天吃三顿的人类的进食规则。那时候,我一天只吃一两顿饭,准备毕业考试时,我甚至觉得吃饭就是浪费。   

  然而进入大学后一切都变了。曾经隐藏的食欲缓缓抬头,以前并不吸引我的所有食品开始刺激我的食欲:冒着热气的米饭粒在口里被嚼时,感觉到的那种味道无法用语言形容;打入鸡蛋煮开的热乎乎的拉面面汤,在口腔里旋转后越过食道进入胃时的味道是那么刺激;放入很多核桃的冰淇淋,被舌头融化时的味道是那么甜蜜;洒满香肠的皮萨饼与粘粘的奶油,一起圈进舌头时的味道是那么令人陶醉……   

  高中时代毫无吸引力的食品突然带着想象不到的魅力与诱惑在向我逼近!走在街道上,只要闻到从烤肉店里飘出来的排骨味道,我就会不知不觉地流口水;同学聚会时,只要有人开玩笑说想喝大酱汤,就会产生恨不得一口气跑到学校前面的小餐馆的冲动。   

  我根本无法查出这种突如其来的食欲的根源。问老家的父母,也没有得到任何答案。   

  〃是啊……我怀你的时候,什么都想吃……〃   

  〃你是不是要长个儿?你叔叔参军后也长了不少,那个时候他什么都想吃。〃   

  然而我没有怀孕,也没有长个儿。而身体却以惊人的速度在膨胀。衣服号码从44号到55号,从55号又到66号,最后66号终于变成了77号。人们记住我时,再也不需要记住其他身体特征了。他们只要记住我的胖身材就可以了。但这一切对我自己的吃喝毫无影响。   

  出去买炒年糕的室友到了半夜都没有回来。打她的手机,只能听到〃对方已关机〃的话务台声音。我心里猜想可能是中途接到男朋友的电话去约会了吧,但同时一种不祥感油然而生。果然不出所料,过了12点,附近的派出所给我来了电话。   

  原来当室友来到公寓对过的食品店时,她与三个女孩子之间发生了1VS3的肉搏战。室友对面坐着和室友一样狼狈不堪的三个女孩,正在瞪着眼睛喘着粗气。   

  不过,走进派出所时,我第一个看到的不是室友,也不是那几个女孩子,而是中间站着的一名男子,看到他的一瞬间,我开始相信人真的是会发光的。说实话,他真的在发光!最后才知道,那个男子正在打架现场,劝架后又跟到派出所,为我的室友做辩护。   

  〃现在的孩子都那样。不过……您也不简单啊!〃   

  走出派出所,他看着胸部还粘着炒年糕的室友微笑。他的微笑是那么的美丽!男子的脸有点像电影演员李俊基。那天夜里,我们在小吃部里吃了烧酒和生拌鱿鱼。生拌鱿鱼的味道非常鲜美。不知为什么,那一天我一点都不想把筷子伸向菜肴。         

→虹→桥→书→吧→。  

第21节:韩国恐怖小说系列之嘴巴(3)         

  他用深沉的眼神注释着说话的我,用巧妙而讨人喜欢的应酬语让我感到十分愉快。当然有时室友也插入几句,扰乱对话。例如我跟他正在谈论小说家,室友突然插嘴,提起她被捉进监狱里的经历。但我一点也没有在意。他非常有礼貌地应酬室友的这种唐突,使我和室友深感舒服。   

  〃希望有机会再次见到您。〃离开时,他问我的手机号,说出这一句话时,我差一点儿喊出〃我也是!〃我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冲动,别说手机号,连家里的固定电话号、身份证号都想告诉他。如果他提出要求,我自己的信用卡都会毫不犹豫地借给他。   

  在短短的两个小时后,我第一次体验到了〃一见钟情〃的滋味。而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一体验即将以什么样的方式毁掉我的人生……   

  二   

  从此我就迷上了他。   

  修改剧本时,脑袋里都是他的形象,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