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e族·4月号》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惊悚e族·4月号- 第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考涞拿哦夹枰死嗟木窳α俊6钔飞隽死浜怪辍!  

  肚子饿了。   

  被缝上的嘴巴时而蠕动一下,现在不像缝上的那一天那样痛了。嘴唇左边只留下吸水用缝隙,将其余部分全部缝上时的感觉犹如用烤得火红的熨斗烤。线穿过的每个洞时都在流血。   

  肚子饿了。   

  右边的锁骨下面的疼痛也缓和了许多。照镜子一看,锁骨下面竟然出现了伤疤,不知什么原因,伤疤并没有流血。减肥的日子里,几乎没有一天是清醒的,我不知道伤疤食怎么来的。它是如此之深,并且非常疼,但我无力去医院或药店接受应急治疗。我能做到的只是爬到卧室里,倒在床上。   

  我站在摆着很多美味佳肴的高级西餐店里,手里拿着空盘子。我不知道该先吃哪一道菜好。这是愉快的犹豫。   

  然而,就在那一瞬间,我看到手中的盘子里竟然装着不断地伸出红舌头的一条活蛇,毒蛇撕开我右侧锁骨下面的肉,向外面深出了头。   

  噩梦就在这一时刻结束了。   

  我打开了冰箱门。冰箱里空空的。我把吸管插入缝嘴唇时特意留下的缝隙里,吸了一点水。凉爽的液体流入嘴里。但不够。肚子仍然很饿。在右侧锁骨下面,肌肉开始起痉挛,食欲变得更强。   

  我拉下了吊裙的肩带。好像有什么东西。走到镜子前面,我右边锁骨下面的伤疤不仅没有愈合,反而变得更大。更确切地讲,伤疤变成了别的东西。   

  那是第一次看到的,也是经常看到的器官……嘴!   

  怎么会在锁骨下面出现嘴了呢?我将颤抖的手伸向锁骨下面的嘴。嘴自己张开,露出了红色口腔。令人吃惊的是,嘴里面还长出了很多锋利的小牙齿。当手指快要贴进嘴上时,嘴突然向前伸出来,咬住了手指。我喊着想拽出手指,但嘴拼命地咬住手指前端,不愿意张开……         

▲虹桥▲书吧▲。  

第27节:韩国恐怖小说系列之嘴巴(9)         

  〃门都不锁,干吗呢?〃   

  室友一边发牢骚一边走进卧室。她好像还没有发现躺在沙发上的我。我想提醒她不要开灯,但嘴唇缝着,无法说话。   

  〃哎哟,真是快要成废人了。还为那件事生气呢?多亏我脾气好。倒在这里干……〃   

  室友突然停止了说话,手里的塑料袋落在了地板上。室友哆哆嗦嗦地后退,用颤抖的声音问道:〃妈……妈呀!姐……姐姐,你的嘴怎么啦?〃   

  我饿了。   

  突然食欲大增。不知从哪里涌出那么大的力量,我从沙发上弹了起来。锁骨下面的嘴不断地蠕动着。当锁骨下面的嘴推开衣服,出现在衣服外面时,室友尖叫了起来。   

  〃啊……〃   

  但室友的喊声很快消失了。使劲挥动的我的手重重地打倒了室友。   

  我太饿了。   

  〃姐姐!不,不要这样,好不好?求,求你了……〃   

  身体僵硬的室友哆哆嗦嗦地哀求。但我的理性已经处于锁骨下面的嘴的支配之下,大脑的控制意识已经被无法阻挡的锁骨下面的嘴的食欲麻痹得硬梆梆的……   

  尾声   

  嘴控制着我扑向室友。她向后倒下,锁骨下面的嘴本能地用锋利的牙齿啃着室友的脖子。   

  〃咔啊啊……〃   

  室友疯狂地摇动着身体,但嘴知道这种反抗持续不了多长时间。嘴凭借从太古时候开始咬断无数生命的喉咙的本能,咬着猎物的颈部不放。猎物断气后就会变老实,成为无力的肉块。   

  猎物身体出现一阵痉挛,无力地跺脚。猎物断气了,身体无力地垂了下来。打猎结束了。剩余的是一顿饱餐……   

  锁骨下面的嘴把室友彻底吃掉了。然而肚子依然很饿,饿得受不了。   

  突然响起了手机。好像吃猎物时也响过几次。观察周围,终于发现手机铃声的发源地是室友的手提包。掏出手机一看,出现了熟悉的电话号码。是他!按下接听健,立即传出了他的声音。   

  〃为什么不接电话?也不给我打电话……你知道我多担心你吗?你说重新搬到肥猪那里,现在还在那里吗?〃   

  〃……〃   

  〃怎么不说话?现在还在那里吗?〃   

  〃嗯……〃嘴在我没有察觉的情况下答复他。   

  〃声音怎么这样?感冒了吗?〃   

  〃嗯〃   

  〃我想见你,可以去接你吗?现在是你自己吗?〃   

  〃嗯〃   

  〃知道了。我现在就跑过去,过一会儿就到!〃   

  挂掉电话时,我深感男人是多么单纯的动物。光靠一个含糊地答应,就把我当成室友的可笑的家伙!我站起来,打开工具室的门。男的虽然单纯,但体力方面很难战胜他。   

  没有适合做武器的东西。翻弄了半天,才发现了室友锻炼肩膀用的铁棒。由于中间是弹簧,容易弯曲,因此只要突然袭击,也许在压制新猎物时能起到作用。         

虹桥书吧。  

第28节:韩国恐怖小说系列之嘴巴(10)         

  我熄灭屋子里的所有灯后,打开大门,站在门旁。室内一片漆黑,是绝好的打猎机会。过了半个小时,门铃响了。我贴着墙壁摆出用铁棒击打的姿势。没有人回答,他悄悄地推开大门走了进来。   

  〃搞什么名堂。开着门,关着灯……这是什么味道?〃   

  他完全进屋后,我悄悄地关上了门。他听到关门的声音,回头看的刹那,我用铁棒使劲击向他的头部。   

  〃啊!〃   

  遭到突然袭击的猎物抱住头部弯下了腰。这一打击似乎没有造成致命伤。   

  〃是哪个兔崽子,该死的……〃   

  再次抬起铁棒时,猎物突然扑向了我。猎物和我猛烈地撞在门旁的墙上,又成为一团向客厅方向滚去。   

  〃兔崽子,你要找死……〃猎物骑在我身上,胡乱挥动拳头。我的嘴唇列开了。眼前不断冒出火花。我无法集中精神,这样下去,我会成为他的猎物。我用锁骨下面的嘴使劲咬上了他的拳头。   

  〃啊啊……〃   

  猎物用另一只手击打我的胸脯,拼命地想从嘴里拔出拳头,但嘴死咬不放。我伸出手摸到了地板上乱滚的化妆品。我握住其中最大的玻璃瓶子,使劲敲打猎物的额头。   

  〃啪!〃   

  猎物倒在了我身上,好像完全失去了意识。我锁骨下面的嘴正在像恶鬼一样,贪婪地啃着猎物拳头上的肉……   

  很快就把他吃掉了,可是我的肚子还是饿,我靠着墙壁蹲了下来。由于低着头,正好看到了长在肚皮上面的嘴。肥大的嘴不停地蠕动着,希望吞食更多的食物。我再也不能满足这些嘴的食欲了。我的室友,曾经心爱的人都被这些嘴吞噬了。就算是把这栋公寓里所有生命都吃光了,也不能满足这些嘴的食欲。   

  散发出永无止境的食欲的这些嘴又可恶、又可怜。我看着长在肚皮上的嘴,开始数长在里面的牙齿数量。上嘴唇后面有12个牙齿,下嘴唇后面有11个牙齿,最后一个牙齿正在往上长。恐怖电影和恐怖漫画中看到的那些人类幼稚的想象力的产物竟然展现在我的眼前,同时勾起了更大的食欲。   

  肚皮上的大嘴终于伸向了我的头部,像垂柳一样垂下来的长头发开始一口一口地被吃掉。我没有躲开,压根就不想躲开。   

  嘴用牙齿咬住我的头发,蠕动着吞食我的头发。到大头发根部,嘴用强大而执著的力量拽住头部。我听到了自己的脖子折断的声音,现在嘴可以轻松地吞掉我的头了……   

  我太好吃了。         

虹←桥书←吧←BOOK。←  

第29节:黑客(1)         

  黑客   

  宾峰(英)/文   

  楔子   

  我叫古轩言,绰号古农,是老皇城惊悚悬疑杂志社的编辑,负责〃口述恐怖亲历〃栏目。   

  因为这个栏目的稿件,主要来源于读者亲身经历的恐怖故事,为了保证故事的真实性,我往往需要亲自面对故事的亲历者,做一些采访、核实的工作,所以我会有记者证,所以我会经常出差,尽管我其实只不过是个杂志编辑。   

  前几天,刚去了趟郑州做采访。这一趟差出得令我有些筋疲力尽,倒不仅仅是因为车马劳顿,更主要的是,想不到我竟然会经历了一场心惊胆战的恐怖旅程。由于整个栏目就只有我一个编辑,所有工作都是我〃一脚踢〃,辛苦程度可想而知。从郑州回来后,马不停蹄地又要往杂志社里赶,得尽快把这次采访到的稿件整理出来,做好印刷出版的前期准备。   

  虽然今天是礼拜天,但杂志社里,各栏目编辑和工作人员们来来往往,繁忙依旧。他们并没有对我的归来有太多的注意。他们大概对于我突然消失几天,又突然出现,早就习以为常。又也许是我在大家心目中,其实根本就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   

  我匆匆来到自己的小办公隔间里,在堆满各种稿件、资料的办公桌前坐下。我机械地打开电脑,双目无神地望着不断跳换开机画面的显示屏,大脑一阵麻木,所有的思维似乎都在这一刻停止。我喜欢这样元神出窍般,两眼发直,木木地坐一会儿,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已经成为了我的一种特殊的休息放松方式。   

  电脑进入系统,开始启动各种开机自动运行程序,一切都如往常一样周而复始、按部就班。我虽然思维僵硬,但潜意识始终注意着电脑的一举一动。因为等到网络连接完成,QQ登陆,电子邮件接收程序自动接收完邮件后,我就得赶紧清醒过来,撸起袖子开始干活了。   

  等了半天,QQ登陆了,但邮件接收却始终没有进行。这种事情经常发生,根据以往的经验,要么程序出错,要么感染上了病毒,总之就是系统出了问题。似乎不论什么样的系统,如果不出问题,那就不能称之为系统了。   

  我只好尝试手动启动邮件接收,可我手刚碰到鼠标,还没来得及点击任何图标,忽然屏幕上弹出了一个QQ聊天对话框,上面写着:   

  ……没用!今天你收不到任何电子邮件!   

  这是什么东东?!一阵莫名的好奇,刺激我大脑立刻清醒了许多。我仔细查看了一下对方的昵称,想看看是谁这么无聊。可是我惊奇地发现,对方QQ号竟然是10000!   

  地球人都知道,这是QQ客服的号码!他们怎么会发这样的信息给我?我不假思索地回复道:   

  ……为什么?   

  想不到QQ客服10000立刻回了过来:   

  ……因为你的一举一动正在被监视当中!   

  这是什么回答?!我收不到邮件是因为我被监视?不会是在开玩笑吧!谁会这么无聊拿我开涮?可问题是,对方明明就是QQ客服10000!这是怎么回事?难道QQ的服务器被人〃黑〃了?就算真是这样,千千万万QQ用户,为什么这位〃黑人〃偏偏要找上我?   

  我不过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杂志编辑,离明星大腕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一个很郁闷的事实是,做了近十年编辑、记者,我竟然连一个社会知名人士都没有机会采访过),谁会这么吃饱了没事干来监视我?         

。§虹§桥 虫 工 木 桥 书§吧§  

第30节:黑客(2)         

  ……你一直在我的监视之中。   

  没等我发问,对方已经给出了答案。   

  这个人到底是谁?想干什么?恶作剧吗?   

  ……这不是恶作剧!相反,这是件很严肃和严重的事情!   

  难道他(她)还能看透我的心在想什么?   

  ……你必须按照我说的去做,否则后果很严重很暴力!   

  我知道了,这一定是哪个电脑高手,不知通过什么方法盗用了10000这个号,故意在捉弄我,或者想吓唬我,达到不可告人的骗财、骗色的目的。   

  切……我心里长嘘一声,打算不再理会,关掉QQ,想改天找〃生活版〃美工小李,我们杂志社的〃电脑专家〃,来帮我杀杀毒,重装下系统。   

  我插上U盘,准备将郑州之行收集到素材和稿件,做进一步的整理工作。还没等我点击打开存稿件的文件夹,忽然屏幕上出现了一条指令确认信息:   

  你确实要把此文件夹彻底删除吗?   

  ……是(Y),否(N)选项刚闪现出来,光标立刻自动点向了是!   

  不要!!那可是我出差上千里,辛苦好几个日日夜夜的劳动结果呀!   

  我疯狂地点击垃圾箱,去找刚才莫名其妙被删除的文件夹。可是垃圾箱里干净得像我的钱包一样,什么也没有!文件夹已经被彻底删除了!   

  我腾地从座椅里蹦了起来,正想要来个歇斯底里般的怒喝:到底是谁这么无聊!   

  还没等我喊出口,隔着几个小隔间的另一头,有人冲着我喊了起来:   

  〃古农、古农!你妹妹古月轩正在跳楼!你还不赶紧过去看看,要不就来不及了!〃   

  这又是谁在开什么国际玩笑?!可是我定睛一看,冲着我喊的不是别人,正是杂志社的主编、我的顶头上司……李元霸!   

  我都快疯了!   

  一   

  李元霸是从警察局马科长那里获得的消息,于是他第一时间通知了我,当然不会有假。   

  可是我妹妹古月轩,一个平时活蹦乱跳、乐观开朗的小女孩,整天叽叽喳喳、天不怕地不怕的公主格格似的角色,怎么可能会去跳楼?你就算打死我,我也不会相信她会去干这种事。据我所知,我们家几代人里也没有过精神病史呀!   

  现在什么稿件早已不重要了,QQ病毒更加不值一提,我必须马上赶去跳楼现场看看。是不是马科长搞错了,同名同姓、或者长得像的可是大有人在。要知道现在的美容技术如此泛滥,女孩们个个把自己整的仿佛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一般。   

  阳伟大厦就在我们编辑部大楼旁边,我冲出编辑部大楼时,马上就看到一堆人聚集在大厦的北角。人群后面围着警戒线,赶到现场的警察们来来往往地忙乱着,一辆消防车呼啸而至,大概正往这边运送充气垫准备放在楼下,接上面往下跳的人。         

虹桥书吧。  

第31节:黑客(3)         

  我一眼就认出屋顶上,高高站在楼顶护栏上的那个女孩子,她那一头秀发随着微风向前飘逸,抖动的裙角仿佛在向下面的观众招手致意。如果古月轩不是在跳楼,这可真是一幅令人心驰的美景。   

  我试图穿过警戒线,到楼顶去。电影里不是经常有家人到场,做说服工作的情节吗?可事实是,无论我怎么说,甚至报上了他们马科长的大名也没用。因为马科长就在现场,他更是极力阻止我靠近半步,说这是警察的事,说服工作交给谈判专家去做就行了。   

  我抬头望着古月轩摇摇欲坠的样子,实在无计可施、心急如焚。这时,忽然手机响了。谁这么会挑时候?偏偏现在打来,真是添乱!我不耐烦地掏出手机,正要关机,恍然看见预览滚动信息里,出现了这样的字样:   

  ……不看你会终身后悔!……   

  我下意识地摁下OK键,竟然是一段视频短信。视频里显示的,仿佛是一间狭小而破旧的房子,靠墙的一面似乎堆放着一些废弃的设备。光线很昏暗,但还是能看清里面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