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茉莉与暴躁龙》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小茉莉与暴躁龙- 第1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那只证明我也喜欢女人,你没听说过‘双性恋’吗?”他悠哉的拿着手里的照片扇风道。
  “雷沃,你到底想怎样?!”雷远之忍住怒气问。
  “这就要问你了,看你是要接受我公开出柜说自己是同性恋,还是接受我娶笙笙,哪一个会让你比较满意?”雷沃咧着笑,很大方的让父亲二选一。
  “你在威胁我!”雷远之震怒得两手重拍桌面。
  雷沃双手横胸,丝毫没在怕,依旧凉凉的开口,“再怎么说你都是我老头,我怎么敢威胁你?我只是提供你一个选择的机会,看你觉得哪种比较不会让你那么没面子。”他知道老头很爱面子,绝不会容许自己儿子是个同性恋。
  那天可是他先拿杨管家的去留来威胁的,自己只是依样画葫芦的奉还而已。
  而且,他觉得自己比老头厚道多了,起码还给了两个选择。
  雷远之一脸阴鹜,“你就这么不想娶商晓静吗?我叫你娶她,也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还是为你自己好?你只不过是想藉着跟商家联姻扩大自己的事业版图,满足自己的野心,如果你真的为我好,就不会不顾我反对硬要逼我娶一个不爱的女人。”
  “将来我的事业还不是全部留给你们兄弟俩,难道我还能带进棺材里吗?你太让我失望了!”
  雷沃回敬道:“你早就让我失望很久了,我对你从来不曾期待什么。”父亲以为失望的人只有他一个吗?他一年有三百多天待在情妇那里,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也没比陌生人好上多少。
  雷远之闻言勃然大怒,上前用力甩了儿子一巴掌,“你敢对我这么说话?!你这个不肖子!”
  雷沃的头被打偏了,他伸手抹去嘴角渗出的血丝,面无表情的看向父亲,“你打够了吗?打够了就快做决定吧,是要我公开出柜?还是让我娶笙笙?”
  “你公开出柜对你们有什么好处?只会让你被人指指点点,受尽嘲笑。”他气得血压都飙高了。
  雷沃不在乎的说:“那些人要怎么指指点点是他们的事,我根本不在意,况且,现在大家对同性恋的接受度越来越高,会没见识、嘲笑同性恋的人已经越来越少。”
  “你……好、好、好  ,你翅膀硬了,你想做什么、想娶谁都随便你,你的事我再也不管了,以后我的财产,你一毛钱也别想分到!”雷远之对这个儿子寒透了心,撂下重话。
  看父亲被自己气得不轻,雷沃终究有些不忍,但是父亲逼婚在先,他这么做也是逼不得已。
  离开前,他放缓神色,对父亲说出了几句心里的话,“我不在乎雷家的财产,因为我自己有能力赚钱,但是,爸,就算让你赚到全世界,身边却没有一个真正爱你的人,每个跟你在一起的人全都是为了你的钱,你不觉得孤单吗?”
  突然听见儿子叫了自己一声爸,雷远之讶异的抬头望向他,他已经记不得有多久没听到他叫自己爸了。
  “金钱买不来真正的爱。”说完这句话后,雷沃走了出去。
  留下雷远之怔怔的在原地,想着儿子说的话——每个跟他在一起的人,都是为了他的钱……
  他突然想到,如果没有了钱,他还剩下什么?
  他与妻子之间没有任何感情,与两个儿子也都不亲,情妇不少,却每个都是他花大钱养的,一旦不再给她们钱,她们还会再跟着他吗?
  他不用想就知道答案了。用钱买到的只是顺从,一旦没有了金钱,那些顺从就会跟着消失。
  他忽然觉得很空虚,拚命的扩张事业版图、拚命的赚钱,他究竟是为了什么?
  雷沃以为当他带着好消息回去时,顾笙笙已经在家等他了,但他兴匆匆回来之后,客厅里依然一片漆黑。
  他打开她的房间,房里也是一片黑暗,显示主人不曾回来过。
  他拿起电话,每隔几分钟就打一次她手机,两个小时内连打了几十通,几乎要把自己的电话给打坏了,她的手机却仍然还在关机状态。
  已经快十二点了,笙笙从来不曾这么晚归,他猛然一惊——她该不会出事了吧?
  他急忙打电话回雷家大宅,询问杨玉娥。
  “笙笙今天早上传了一封简讯给我,说她要暂时离开一阵子,至于去了哪里,她并没有说。二少,你跟笙笙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杨玉娥回答完,关心的问。
  “我跟她……吵架了。杨管家,如果你再接到她的电话,麻烦叫她打给我。”
  脸色阴沉的挂断电话,雷沃走进顾笙笙房间,按亮电灯。
  她房里整理得很干净,床也铺得很整齐,看起来跟以前没什么两样。
  但他仔细再看一遍,发现她摆在床头的闹钟不见了,床柜上那幅她跟她妈妈的合照也不见了。他打开衣柜,看见自己之前为她买的那些名牌衣服全都好好的挂着,只有她自己常穿的那几套衣服不在里面。
  她真的走了。
  问题是,她能去哪里?这里是她的家,她向他保证过自己会永远待在这里,哪里也不去,只要他想见她,随时都可以见到……
  对顾笙笙不说一声就突然消失不见的举动,雷沃气炸了。
  他走回客厅,愤怒的踹翻茶几、掀开电脑桌前的椅子,椅子撞到电脑桌,一封放在桌上的信被撞了下来。
  看见那封信,他连忙上前捡起来,开口没封,他迅速抽出里面的信纸——
  雷沃: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离开了。
  对不起,我骗了你一件事,那晚你问我看了那天的报纸没有,其实我看到了。
  我必须承认,那带给我很大的震撼和冲击,因为我一直不知道你居然有这方面的性向。我没有怪你隐瞒我这件事,因为我想你应该也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吧。
  我相信你对我是有感情的,但同时喜欢同性和异性,你应该也很挣扎。
  因此,我决定暂时离开,到一个没去过的地方生活一阵子,好好整理一下自己有些混乱的心情。
  你不用担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等过一阵子我就会回来。到时如果你愿意,我们再好好谈一谈。
  笙笙
  看完信里的内容,雷沃两手的拳头握得咯咯作响。
  该死的!她竟然以为他真的喜欢男人?!
  他火冒三丈,两眼都快喷出火光来。他辛苦安排这一切目的是为了要让老头答应自己娶她,并且不去为难她母亲,结果,就在老头终于退让的时候,她竟然给他落跑了?!
  他快被她气死了!
  等找到她,他绝对会好好的惩罚她一顿!
  接下来,雷沃找了很多地方、问了很多人,但都没人知道顾笙笙去了哪里,她甚至工作都辞了。
  一个星期很快过去,接着,两个星期也匆匆飞逝,三个星期、四个星期过去  了,她还是没有回来。
  雷沃的早已怒火濒临爆炸的边缘。
  “你这样像没头苍蝇一样到处找,也不是办法。”雷攸劝他道。
  “那你认为我该怎么办?不要再找她了吗?我办不到!”他满脑子只有她,都快急疯了,等找到她,一定要狠狠狠狠的跟她算这笔帐。
  “我知道你不会放弃找她,我有一个办法,你要不要试试?”雷攸说。
  “什么办法?”雷沃急问。
  接着,第二天,有人在各大报纸上买下了半版广告,刊登了一则启示,内容如下——
  该死的笨女人,如果你不希望你想保护的那个秘密被揭露,限你在八月十二日我生日前回来见我,若你没有如期回来,后果将会很严重。
  这则启示一刊登出来,很多人都充满好奇,想知道这则广告究竟是谁登的。不少人猜测这可能又是某家广告公司出的怪招,目的是想先引起大家注意,之后再公布要推销的商品,以造成吸睛效果。
  网路上则有众多乡民们留言,猜测着广告的商品,从各种家电、化妆品、女性私密用品、男性用品、情趣用品、生活用品等都有人猜,内容无奇不有,甚至还有人为此开了赌盘。
  广告刊登的时间,距离八月十二日只有五天,大家都在等着这一天公布答案。
  “司机先生,能不能请你再快一点?”
  坐在由机场开往市区的计程车上,顾笙笙心急如焚的催促道。现在已经是十二日的晚上十点多了,她很怕来不及在十二点以前赶回去。
  “再快就要超速了,会被开罚单。小姐你有急事哦?”司机大哥从后视镜瞥了她一眼。
  “我十二点以前一定要赶到我给你的那个地址。”超过十二点就是十三号了,她不知道雷沃会不会一怒之下揭露那个秘密。
  事情一旦曝光,母亲便无法再待在雷家了,她不能让雷沃那么做。
  “安啦,我保证一定在十二点前把你送到。”司机拍着胸脯说。
  “谢谢。”顾笙笙神色忧急,握紧双拳放在大腿上。
  这一个多月来她人都在日本,因为刚好有个大学日语社的同学应征到日本一个教中文的工作,却因为临时有事无法如期赴日,所以四处询问以前的同学,想看有没有人可以先帮她过去顶两个月,之后她再接手。
  就在她见到雷沃那些照片的当夜,这个同学打电话来询问她,她刚好也想暂时离开一段时间,让自己能静一静,所以便答应了。
  翌日,她到公司请假,不过公司无法让她请这么长的假,她只好辞职。
  原本她是想亲自跟雷沃说一声的,但一直到她出发离开前,他都没有回来,她只好留下一封信给他。
  她是两天前才在网路上看到有人转载这则启示,一看到内容,她几乎没有多想便知道这一定是雷沃登的,八月十二日正是他的生日。
  因此她立刻联络那位同学,表明自己有急事必须回台湾,偏偏同学的事还没处理好,要她再等两天,为了等同学今天赶来与她交接,所以她才会搭这么晚的班机回来。
  她拿出手机低头看着,因为想一个人静一静,到日本的这段时间她一直没开机,谁晓得回来后打开手机,她才看了几封简讯就没电了,而那几封简讯,全都是雷沃传给她的——
  你在哪里?立刻给我回来!
  你到底跑去哪里了?还不给我滚回来!
  你再不回来,以后就不要回来了!
  该死的!立刻给我回来听到没有?登在报纸上的那张照片是……
  因为看到这里手机就没电了,她不知道后面的简讯还写了些什么,离开一个多月,她也不确定自己是否已能心平气和面对他。
  她不明白雷沃为何要用这种方式急着找她,如果她赶不回来,难道他就真的打算揭露那个秘密吗?
  那个秘密里除了她母亲,另一个是他妈妈呀,这样一来不止会伤害到他们两人的母亲,也会伤害到他雷家的声誉。
  就在思绪纷乱时,计程车赶在十二点前抵达位于阳明山的雷家大宅,她连忙付了车资下车。
  门口值班的守卫见到是她,有些意外。
  “噫?笙笙,你怎么这么晚过来?”
  “黄大哥,我来找二少。”
  “二少他没回来呀?”
  “他没回来?那你现在人在哪里?”顾笙笙一脸错愕,她以为雷沃应该回到了雷家大宅。
  “这我就不知道了。”
  “那怎么办?”她急得看了下腕表,差五分就十二点了。
  见她着急的模样,守卫好心说:“要不然我帮你问问杨管家,看她知不知道二少在哪里?”
  “我妈?好,那麻烦你了。”
  守卫联络了片刻,放下对讲机说:“你等一下,杨管家说她马上就过来。”
  不久,只见杨玉娥开了一辆车出来,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笙笙,上车。”
  她站在车旁,没有立刻上车,“妈,你要载我要去哪?我急着找二少。”
  “我就是要载你去见他。”
  听见母亲这么说,她赶紧坐上车。“妈,他现在人在哪里?”
  杨玉娥瞟了女儿一眼,“你忘了他前阵子都住在哪里吗?”
  顾笙笙一愣,“难道他……还住在我们家?”
  “他一直在找你。这段时间你到哪里去了?”杨玉娥问。
  她在一个多月前收到女儿传来的一封简讯,告诉她自己要暂时离开一阵子,还汇给她一笔钱,请她帮忙代缴父亲住疗养院的费用,之后就没有消息了。
  她不是不担心女儿,不过她相信女儿会处理好自己的事,既然会想暂时离开必定有原因,等想清楚了就会再回来。
  “我去日本,帮一个同学代课教中文。”顾笙笙简单把同学找她去日本两个月的事告诉母亲。
  “你没告诉雷沃,他急疯了,天天打电话来问我有没有你的消息。”
  “我有留一封信给他,只是没说我去的地方而已。”
  杨玉娥瞥了女儿一眼,叹口气,“见到他,好好跟他谈谈。”她不知道女儿和二少之间出了什么问题,不过她看得出来二少很在乎女儿。
  “嗯,我知道。”顾笙笙颔首,她这次回来是打算好好跟他谈一谈。
  第10章(2)
  来到之前的住处,杨玉娥放女儿下车后便离开了。
  顾笙笙走进管理室,搭电梯来到自家大门外,深吸一口气才开门进去。
  门一开,浓浓的烟味和酒味随即迎面扑来,她忍不住伸手轻扇。
  走进屋里,看见雷沃倒卧在沙发上,不知是否醉过去了,茶几上放着几只酒瓶,还有一个用来堆放烟蒂的碗。
  她心头一紧,放下手中的行李、走过去扶起他。
  “雷沃?雷沃?”
  雷沃缓缓睁开眼,迷蒙的视线逐渐映入一张熟悉得让他心痛的脸孔,他下意识伸手捧住她的脸凑近她,似乎想看得更清楚一点。
  “你是……笙笙……”
  “是,我是笙笙。你怎么喝这么多酒?”他醉得都坐不稳了,还要她搀扶着他才不会跌到地上。
  他像受了莫大委屈的孩子,突然指着她的鼻子埋怨道:“我等你,一直在等你,可是你都不回来……今天是我的生日,十二点都过去了,你还不回来,你到底要我怎么做才肯回来?”
  见他说着醉话,搞不清她现在人已经在面前,她心里好疼,抚着他憔悴的脸庞说:“我回来了。雷沃,我回来了,你看清楚一点,我真的回来了。对不起,我以为你回雷家大宅了,所以跑过去那里找你,才会错过了回来的时间。”
  他没听懂她的话,还在醉言醉语,“我一直在找你,可是都找不到……你到底躲到哪里去了?等我找到你,我要狠狠把你绑起来,让你以后哪里也不能去,只能待在我身边……”
  “雷沃……”听见他的话,她眼眶泛红,心疼得快碎了,“我去倒杯水给你喝。”她欲站起身,他却紧紧拉住她的手,不让她离开。
  “你要去哪?不准走!”
  “我哪里都不去,我只是去帮你倒水。”
  “我不想喝水,我要去尿尿……”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跌跌撞撞的朝浴室走去。
  怕他摔倒,顾笙笙只好扶着他走进去,让他站到马桶前才出来等他。
  等了须臾,她听到里面传来水声,接着响起一声重物落地的闷响。
  她急忙推开门,只见他摔倒在地板上,莲蓬头的水洒得满地都是,弄得他的人和身上都湿了。
  她焦急的走过去察看,“怎么了?你有没有受伤?”
  “痛死我了!”雷沃揉着后脑勺,这一撞,把他的酒意撞醒了几分,下一瞬,他像突然意识到什么,震惊的抬起头望向她,“你回来了?”他用力抓住她的手,唯恐这只是自己幻想出来的影子。
  “我回来了。雷沃,你有没有撞到哪里?我看看。”她忙着为他检查。
  他看见自己的手牢牢抓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